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真实意
    就在陈锐缓缓落于地面之上时,不远处有五道狼狈身影被丢了过来。

    这五人当中四死一重伤。

    紧随其后是一身白衣,脸色略有苍白的流星,其周身青光涌动,剑气逼人。

    果然,那剩余的五人,已经不是流星的对手。

    “还是解决掉了。”陈锐有些惊讶的看着流星。

    这一伙九人,最强的应该是无面,户坤和冷凌奇只不过是中层,因为他们只是聚灵中期。

    流星这几年当中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聚灵中期,可她一人竟然能将四个聚灵中期一个聚灵后期快速解决,着实是恐怖。

    易地而处,陈锐不敢妄言自己有获胜的机会。

    “哇!”

    陈锐喷出一口鲜血,一直被他压制的内伤终于在获胜后开始爆发,整个身体都摇摇晃晃起来。

    他有些颤抖的缓缓坐于地面之上,眼睛一抬,看向远处的无面。

    “那骨剑的威力果然不凡,只要再挨上两剑,我反倒要先支撑不下去了。这种斗法方式太过危险,下次要注意。”

    陈锐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疗伤用的丹药吞下,并随手打出一些灵石,开始吐纳了起来。

    两个时辰后,老祭祀的身影也是颤颤巍巍的从远处走来,手中还拿着一本黑皮书,他目光在祭坛四周扫了扫。

    “你们……你们将他们全都打败了?”老祭祀的声音中带着些不可思议,更有激动。

    “前辈,部族的大仇,我们已经帮你报了。”陈锐睁开双眼,看着老祭祀,平静说道。

    老祭祀全身颤抖,竟然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大恩不言谢!”

    陈锐长叹一声,说道:“前辈,不必如此?帮助朋友是应有之义,况且我和这些人本来就有恩怨。”

    老祭祀依然没有起身,只是缓缓说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请说。”

    老祭祀沉吟片刻,方才说道:“如今黑塔部落活下来的族人只剩下老夫与狂狮。老夫年事已高,最近几年又经历几次波折,现在阳寿将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狂狮了。”

    “恳请小兄弟让狂狮追随左右!”

    老祭祀说完再次拜了下去。

    陈锐眉头一皱,思考良久,才缓缓说道:“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了。”

    “多谢小兄弟高义!”老祭祀再拜之后,缓缓起身,转身离去。

    那苍老的背影显得愈加萧瑟,悲凉……

    经过两个多时辰简单的疗伤,陈锐的内伤已经恢复了一些,至少对行动没多大影响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冷凌奇一直冰封的四肢忽然解冻了。

    鲜血只在瞬间便狂涌而出,声声凄厉惨叫从他的嘴里发出。

    由于修为被封印,他只能看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流的干干净净。

    凄厉的惨叫声也慢慢小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定格。

    那是一张狰狞,愤怒而又绝望的脸,圆睁的双眼致死也没有闭上。

    陈锐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这样的死法,着实难看了一些。”

    他又缓缓走到户坤的身前,只见他在禁制封印的狭小空间中,不断的取出丹药服下,一遍遍的试图阻止鲜血的流出。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作用,因为陈锐在将他四肢剃成白骨时,在他体内打入一道剑气。

    剑气若在,他便无法安心打坐,想要完全止住四肢喷洒的鲜血,不大可能。

    虽说不能完全制止,却可以减慢血液溢出的速度……

    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只不过是让生命稍微延长一些罢了。

    最后他放弃了抵抗,对着陈锐凄厉的嘶吼道:“你……你不是人,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有本事给老子来个痛快!”

    陈锐嗤笑一声,说道:“杀人如麻的你,竟然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安心等死吧,有那个勇气你可以自爆丹田,或者自盖天灵,随你的便……”

    陈锐摊了摊手,随即不再理会与他。

    至于那个被捆仙索捆住不能动弹的修士,陈锐走上前去根本就没有废话,在那人带着恐惧的求饶声中,手起剑落。

    人头飞起,鲜血喷洒,他的身体也缓缓倒在了地上。

    脸上带着恐惧与不甘之色,就此气绝。

    陈锐单手一招,捆仙索飞回他的袖中。

    这样一来,参与屠杀黑塔部落的人,只剩下一个被流星重创的聚灵后期修士了。

    他本想伺机逃走,可流星一直看守着,他没有任何机会。

    陈锐走到他的跟前,冷冷的说道:“两种死法给你选,第一,与冷凌奇一样,饱受痛苦而死。第二,死的完全没有任何痛苦。”

    那人浑身发颤,脸色一片惨白,就连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

    “我……我选第二条路!”

    自知必死无疑,他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好,在你死之前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解我的疑惑。”

    那人缓缓闭上了眼睛,良久,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问吧,反正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问道:“这一次所谓的遗迹之行,应该是龙家的一次阴谋,我说的没错吧。”

    那人脸上顿时出现震惊之色,喃喃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此言一出,流星脸色动容,吃惊的看着陈锐。

    陈锐笑笑,说道:“分析!刚开始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是一座蕴含宝物的遗迹,龙家为何不自行进入?当时我的想法是,或许他们认为自行进入可能出现的死伤太多,代价太大。”

    “经过与黑塔部落之人的接触以及从老祭祀那了解到的秘辛,我发现来这里根本没有危机。这里的土著只不过是一群温和的噬灵者而已,凭龙家的势力,不可能损失太大。”

    “再者,这片世界可以说一片荒芜,以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来说,根本不可能孕育材料单上那等天地奇物。然而,他们需要的灵源,却是真实存在的。”

    “于是我否定了自己原有的想法,可又一时理不出头绪。直至遇见无面三人组,遇到你们!你们杀人取血,杀噬灵者依然要取血!而且你们竟然会和噬灵者合作……”

    陈锐顿了顿,继续平静的说道:“正常的修士根本不会这么做。众人聚集在龙家客房时,偷袭修士的噬灵者正是无面。从而我断定,他还有你们与龙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龙家真正需要的是大量的血液,无论是修士的还是噬灵者的,他都要,当然还有灵源。而你们,就是血液收集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