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生不如死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还不等他做出下一个反应,陈锐欺身而近,泛着白玉光芒的大手一把将其脖子抓住。

    另一只手中的长剑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白玉光芒笼罩的拳头。

    陈锐表情冰冷,一拳犹如闪电般的朝着九层皮的丹田轰出。

    “咚!”

    犹如打鼓一般,传出了一声闷响。

    陈锐眉头一皱,方才那一拳,似乎打在了一层厚厚的皮鼓之上。非但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有着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传到了自己的身上。

    九层皮咧嘴一笑,道:“这种程度的拳力可打不穿老子炼皮术的八皮之境!”

    话语中,九层皮刀锋一转,向陈锐砍来。

    然而,忽然白玉光芒大涨。

    “是吗?”

    九层皮的耳边传来了这两个字,随即又是一连串的打鼓般的闷响传了开来。

    “咚咚咚咚咚……”

    诡异的声音在九层皮的身上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没响一下,九层皮的身子就剧烈的震动一次,导致他操控的灵刀都失去了控制,歪歪扭扭的落在了一边的地面上。

    “咚咚咚咚……”

    响声还在继续,九层皮也感到了不妙,想要脱身。

    可陈锐那双抓住他脖子的手,犹如铁钳一般将其牢牢定住,使他无计可施。

    渐渐的,陈锐在不知道轰了多少拳之后,九层皮的口鼻等处开始溢出了鲜血……

    “咔嚓!”

    不知何时,传出了一阵不一样的声音,伴随着这声音,还传出了一道九层皮凄厉的惨叫声。

    陈锐的拳头,终于轰破了九层皮腹部厚厚的皮层,直入丹田!

    九层皮的身子一颤,在传出凄厉惨叫后,瞬间僵在原地,一动不懂,眼中尽是绝望之色。

    陈锐目无表情,将没入对方丹田的手伸了出来,在伸出的同时,还带出了大量的鲜血。

    “滴答,滴答……”

    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到了地面之上,陈锐眉头一皱,抬手在九层皮的衣服上擦了擦,随后退了开来。

    自此,一众黑风寨的修士全部报废,除了先前被斩杀的二人,剩下之人包括九层皮在内,丹田全部被废。

    这一日,不仅是妖狼们的末日,也是白云寨的末日。

    那些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修士,脸色惊骇到了极致,他们在痛苦中,脸色苍白的看着那犹如恶魔一般的青年男子。

    “或许,被一剑斩下头颅,还能幸福些吧。”一个修士内心如此想到,他脸色变幻,很快就想到了自尽。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这种想法一般,陈锐冷哼一声,双手印法变幻,数十道初级禁制瞬间飞出,将这些人全都禁锢了起来。

    “想死吗?呵呵,没那么容易,今日陈某就教教你们,原来死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

    说完这句话,他快步走向前方不远处,躺在流星身后的小白身边。

    他跪坐了下来,仔细观察着小白的伤势。

    小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头颅微微抬起,口中传出低低的声音。

    似乎,这是一种见到了久别亲人的欢喜之声。

    陈锐眼眶猛的一热,身体轻轻颤抖着,然后他摸了摸小白的头,随即从储物袋中取出几颗最好的丹药,让小白服下。

    他又看了看小白身后的那几匹火狼,沉吟片刻后,也取出些丹药,让它们服下。

    陈锐擦了擦眼睛,随即长长吁了一口气。

    小白的伤势虽然很重,几近油尽灯枯,可只要辅以上等丹药,应该不会走到死亡的那一步,虽说未必能恢复成原来的修为,却也令他内心安心不少。

    小白和火狼的身体之上都没有刀剑的伤痕,联想到之前被剥去毛皮的妖狼,陈锐马上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流星忽然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之后递给了陈锐。

    “这是我哥送的灵丹,它能使重伤的修士瞬间痊愈。只是,对于妖狼有无效果,我就不知道了。”流星缓缓开口道。

    陈锐内心一惊。

    这种程度的丹药,陈锐之前闻所未闻,简直可以说是疗伤圣药了,它很可能是柳如风给流星的保命底牌之一。

    对于柳如风和流星的身份背景,陈锐更加好奇了。

    此刻,对于流星的赠药,陈锐迟疑了许久,最终还是缓缓接过。

    “流星姑娘,大恩不言谢!”陈锐表情凝重,对着流星郑重得感谢道。

    “如果是我的亲人受到了致命伤害,你也不会袖手旁观吧。”流星低声道。

    陈锐目光平静的看着流星,内心涌出了一股暖流,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静静的取出丹药,也让小白吃了下去。

    只是他的心中却是回答了无数遍,他的回答中只有三个字:绝不会!

    在小白吞下丹药不久,忽然全身白芒大涨,片刻之后竟然一跃而起。

    “嗷呜!”

    小白兴奋地仰天长啸!

    长啸过后,它转过头颅,伸出舌头对着陈锐的脸庞舔弄着,口中发出欣喜之声。

    “哈哈,小白这一次你应该感谢流星姑娘!”陈锐一边摸着小白的大头,一边说道。

    小白通灵,自然知道方才发生的事。

    它慢慢的走到流星的身边,对着后者低低的吼了一声。

    流星微微一笑,伸出纤纤玉手,往小白的脑袋上摸了摸,似乎对它甚是喜爱。

    小白微眯着眼睛,一副很是受用的样子。

    陈锐目光一凝,方才注意到小白这些年的变化。

    首先是身高,之前分开的时候,它的身高不过三尺,眼下竟然已经到了四尺多了。

    最重要的是小白的修为,如果陈锐感应的没错的话,应该也到了相当于修士聚灵后期的地步。

    短短时间内,竟然成长到这般地步。

    “妖狼,银月吗?”陈锐口中喃喃。

    如果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话,那他一点也不会奇怪,银月可是神兽级别。

    “小白,以你的实力不至于被这些家伙欺负地这么惨吧。”陈锐忽然开口说道。

    小白转过身来,对着那些火狼低低的吼了一声。

    陈锐恍然大悟,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道:“原来你是为了保护它们啊。”

    小白低吼。

    “看,那些欺凌你们的家伙已被我废去丹田,要杀要剐就随你了。”陈锐伸手指向那些倒在地上的修士,冷冷道。

    “这……这位朋友,饶命,饶命!”已经奄奄一息的九层皮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连开口讨饶。

    紧接着,讨饶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陈锐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有意思,我说你们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好意思开口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