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五灵之乱(序)
    “你刚才说阿锐他们往封灵岛地界去了?”白衣青年问道。

    朱三猴内心有些忐忑,说道:“是的,按照他们当时行走的方向,应该是往封灵岛去了。如果前辈不信,可去天狼部落查问,当时您的那位剑修朋友与他们族人一道的。”

    白衣青年点了点头,说道:“好,此事我自然会去查。如果你所言属实,那小爷与四方阁的恩怨就此了结,可一旦发现你在骗我,那有什么样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朱三猴很是机敏,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路观图,小心翼翼递给了白衣青年,说道:“前辈,这是去往天狼部落的路观图。”

    白衣青年随手接过,随后右手极速掐诀,一道剑形灵气汇聚。

    他单手一指,这道灵气立刻飞往朱三猴的眉心。

    朱三猴眼睛很灵,知道这道灵气没有攻击性,是灵识烙印的一种,所以也没有闪躲,任由它没入自己眉心,消失不见。

    “这是木某的剑形烙印,只要你所说属实,自然无害。”

    白衣青年将路观图收起,随即便临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往天狼部落的方向飞去。

    远远的,从空中传来一句话。

    “以后别让四方阁之人出现在小爷的视线之内,否则杀无赦!”

    朱三候呆立原地,内心像是打翻了五味,他自己都说不出那是啥滋味……

    北域一处荒凉之地,五星辉耀,黑沉沉的群山一片混沌,忽然遥远的天际亮起了一道血红的光束,光束慢慢的蔓延而开,猛的,沉寂的群山剧烈的抖动起来,不久之后,一座奇异的山峰突兀而起,从地面缓缓钻出,最后缓缓定格。

    此山高达三千丈,整个山体周围有禁制守护,此刻在山峰绝顶之上,一座庞大的古楼巍然耸立。

    星光下,数道身形拔地而起,飞入古楼消失不见。

    古楼的大厅左右各有四张座椅,加上主位上的主座,共有九张座椅。

    那些飞入古楼的身影来到各自的座位之前恭敬的站立着,这八个人统一蒙头遮面,看不清楚容貌。

    他们在静静的等候着。

    脚步声响,一个身穿白袍头戴斗笠之人快步走入大厅,来到了主座之前。

    先来的八人齐齐躬身行礼:“世老!”

    位于主位左边下手第一个位置的黑衣人道:“世老,我龙家溶血计划虽说有些波折,可还是完美完成。”

    白袍人点了点头,随即传出了苍老的声音,道:“好,所有的准备均已就绪,接下来便是开展计划的时候了。

    白袍人右边下手第一个位置的黑袍人激动道:“世老,我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一切都安排好了吧。”白袍人询问道。

    “按世老吩咐,均已安排妥当!”

    白袍人点了点头:“千年大计,事关重大,诸位需同心戮力,务必大功告成。”

    众黑袍人躬身答道:“请世老放心。”

    白袍人道:“今日约诸位前来,就是将行动计划再加堪议,务求毫无破绽。”

    星夜,群山一片银色,风呼叫着穿过山林,发出阵阵呜咽。一条蜿蜒的山间小道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为首者乃是一位粗布麻衣的年轻人,正是陈锐。

    陈锐看了看远方,说道:“按照路观图所指,翻过此山便有一小镇,我们就在那里修养一下,顺便给狂狮找一些吃的。”

    狂狮连道:“多谢主人。”

    他何尝不知,以陈锐和流星的修为,就是走再远的路,也不用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言不发的流星忽然低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陈锐一愣,不过很快的,他也发现了远处有灵力的波动。

    “嗯?一人在逃命,还有一班人在追杀。奇怪,追杀者们并没有痛下杀手,像是一种戏耍取乐的行为。”流星喃喃。

    陈锐沉吟了片刻,淡淡道:“算了,眼不见为净。”

    五灵界,在这片极为混乱,每天都有人厮杀逃命的世界,如果好心一个个去救,那何时是个头。

    况且,弱肉强食,本就是修真界的法则。

    不远处,小道的尽头,一道步伐有些踉跄的狼狈身影显现而出,而在他身后不远处,黑影涌动,道道不屑的笑声,即便是隔了老远,陈锐都能听出内中的戏谑之意。

    随着那人往这边逃窜而来,陈锐彻底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身形。

    这是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约莫二十来岁,虽说不上天姿国色,可也当得起美丽二字了。

    女子气息紊乱,身体上血迹斑斑,脸色苍白如纸,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她那别致的双眸之中透露出惊慌以及仇恨之色。

    女子往后看了一眼追兵,绝望的表情跃然脸上,但当看到不远处的陈锐一行时,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大呼道:“救命!”

    陈锐一言不发,只是脸色平静的和流星等人往前走去。

    就在此时,那些追兵已然欺身而进,人影闪烁间,已将女子重重包围,正好,迎头上前的陈锐一行也在其中。

    “嘿嘿,看你往哪里逃!”一名黑衣人临空而立,居高临下望着狼狈的女子,怪笑道。

    陈锐的目光瞥了下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已有了计较。

    “这女子的修为在筑基前期,至于这群黑衣人的修为则是筑基初期到中期不等,最强的是那个临空而立的黑衣人,筑基中期巅峰。果然非常奇怪,以这些人的实力,杀这个女子,可说是手到擒来,却为何还会让其逃遁?”

    “小子,这是我洛家和夏家的私事,还请不要多管闲事。”那个临空而立的黑衣人冷冷道。

    “陈某一行只是过路的。”陈锐淡淡的说了句,脸色淡漠中径直走开。

    见到陈锐的举动,那绿衣女子脸色瞬间绝望了下来。

    周围的黑衣人对陈锐这种识相的举动极为满意,顿时大笑连连。

    绿衣女子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意,迈开步伐,颤颤巍巍的往陈锐行走的方向跟了上去。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除此之外,今日她必死无疑。所以她渴望有些奇迹出现。

    然而,她身后寒光陡起,一只铁锤类的法宝带着强劲的破空声飞掠而至,直接打在了她的背上。

    绿衣女子一声闷哼,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直接飞了出去,落到了陈锐去路的前方。

    一张美丽的脸庞之上,满是鲜血,一双凄美而且绝望的双眼顿时映入了陈锐的目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