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分出胜负
    种种念头划过脑海,陈锐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他需要一个近身的机会。

    许临则是一脸震惊,方才那一次剑爆,就算聚灵大圆满遇到,也要重伤垂死,却没想到,陈锐依然生龙活虎。

    “陈锐,想不到你有一副这么强悍的肉身,许某今日就算是尽展所有,也要将你彻底抹杀”许临目中露出凶芒,阴沉道。

    旋即,他又是一拍储物袋,一道青光飞出,一闪之下,化作一块青木。青木之上,散发出诡异的气息,风中,立刻变大,赫然化作一根粗约十丈的巨木。

    “陈锐,这青木乃我无意间得到,需要以生机献祭方能施展,但威力远胜我之前施展的所有法宝,你可要小心了。”许临面目狰狞,似要操控这巨木,他也有些力不从心。

    看着一件又一件诡异的法宝,陈锐内心震惊,不愧是专门打劫的海盗头子。

    这巨木之上散发出的能量骇人,自己如果被这巨木正面撞到,不死也得脱层皮。

    即便有玉光体也是如此。

    下一刻,许临只是施展了驱物术,往前一指,吼道:“青木,去撞死他!”

    青木顿时一震,霎时化作一道滔天青芒,轰轰而出,其速之快,瞬息之间便已来到陈锐身前。

    感受着这股滔天巨力,陈锐没有犹豫,身形一闪,正要退避。然而,他却发现周围的空间仿佛被凝聚了一样,根本无法施展那隐入风中的身法。

    说时迟,那时快,青木已然来临。陈锐没有犹豫,寒玉剑往前一点,刺在了青上。

    “噗!”一股滔天巨力传来,陈锐喷出一口鲜血,但没有被撞飞而出,爆发全身力量用寒玉剑死死顶住巨木。

    他眼中有着血色,仰天嘶吼之中,眼中带着疯魔,白玉光芒覆盖的左拳,带起道道残影,携带着能轰碎碎千丈巨石的力道,犹如暴雨一般,尽数倾斜而出。

    砰砰砰……

    拳头狠狠的落在巨木之上,低沉刺耳的声音,顿时连绵不绝的响彻在天地之间。

    即便如此,依然没能将这青木击退。

    巨木之上的青芒之力狠狠的向陈锐周身席卷而来,轰在了他身体之上。

    渐渐的,陈锐全身各处喷出鲜血。

    然而,陈锐没有退却,他知道一旦略有退缩,今日必死无疑!

    他双目通红,左拳舞动,带着道道残影,“一拳一拳又一拳……”

    霎时,青木的呼啸之音以及陈锐低沉的拳爆之音交响天际。

    陈锐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拳,左手已然血肉模糊。

    “嘣!”

    在张心语这种毫无花俏的疯狂轰击之下,悄然间,那巨木青光消散,于此同时,重新化作一块青木,落下大海。

    陈锐双目通红,气喘吁吁,身子一个摇晃之下,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此刻,他极其狼狈,左手在那种猛烈的攻击之下,整只手似乎就要崩溃,此刻正不断流出鲜血。

    而全身上下,多处被巨木青芒震伤。

    白玉光芒散去,鲜血顺着他的手臂一滴一滴,从空中滴落大海。

    远处,青木之力被破去之后,许临也是连喷了七八口鲜血,险些立足不稳,整个人瞬间衰老了几分。

    看来,施展青木,许临果然花了极大的代价。

    “这是个近身的绝佳机会,如果放过,死的就是我。”陈锐没有放过这个空档,强行压下重伤,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于无形!

    许临脸色极其苍白,此刻才彻底明白陈锐的难缠,结丹之下,被青木一撞不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忽然消失的陈锐,许临散出灵识,暗暗警惕!

    陡然,上方的空间震荡,一道剑芒显现,直奔许临头顶刺来。许临身形急退,欲要和陈锐拉开距离。

    陈锐岂能让他如愿,身体开始旋转起来,直接施展了流云剑经最后一式,旋云!如影随行,直奔许临!

    许临脸色铁青,再次拿出剑鞘,往前狠狠一斩。

    说时迟,那时快,双剑仅在一瞬间便碰撞开来。

    “咔嚓咔嚓!”

    许临手中的剑鞘忽然出现了裂纹,这令他双目瞬间通红。

    “怎么可能?”

    随着许临颤抖的声音落下,剑鞘终于抵挡不住陈锐旋云一式神通,爆裂开来。

    可怕的剑气风暴,自双方交接处爆炸开来,化作漫天光点,犹如烟花一般,自空中落下大海。

    “噗!”

    而在那漫天光点中,一道身影狼狈倒射而出,鲜血自其口中不断溢出,而后直接狠狠砸落大海。

    “噗通!”

    海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浪花。

    光点散去,只留陈锐的身影巫自在喘息。

    “噗!”陈锐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即身形摇晃,从空中坠落下来。

    远处,一道白芒一闪,追上了陈锐,将其托了起来,正是小白。

    夏晚儿连忙将陈锐扶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身前。

    “夏……夏姑娘,有劳了!”此刻陈锐全身剧痛,眼皮耷拉,似乎提不起一丝的气力。

    “公子,你受伤很重,疗伤要紧!”

    小白也发出低低的吼声。

    陈锐点了点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丹药,颤抖的塞到嘴巴里,慢慢的吞了下去。

    与此同时,海面上,许临一动不动的身体漂浮了起来。

    远处,流星和木晨与噬灵者们的激战还在继续,不时有轰鸣传来。

    在情况稍微有些好转之后,陈锐吩咐小白将许临捞起。

    果然,许临还没有彻底死亡,还有一丝气息,只不过气若游丝,一只脚已经迈入了鬼门关。陈锐取下许临的储物袋,收了起来。

    在陈锐的示意下,小白来到禁制黑色飞剑的所在。他先是将禁制解开,收起黑色飞剑,然后利用捆仙索将许临牢牢绑缚。

    当然,那神秘的青木最终也被陈锐找到,收入了储物袋。至于人皮鼓,由于鼓上人皮已破,此宝已废。

    远处,轰鸣声逐渐小了下去,似乎厮杀已经到了尾声。

    半刻钟后,流星和木晨两人飞到了陈锐身边。

    流星只是脸色略有苍白,并没有受什么伤。

    木晨则是身形十分狼狈,全身各处划伤,整个人似乎成了血人,气息虚弱却还不至于萎靡。

    陈锐淡淡一笑,道:“木兄,看起来你拼的很惨啊!”

    木晨在陈锐身边站定,不屑道:“切,总比你好,看你只剩半条命了。”

    当下,两人相视一眼,大笑起来。

    “都解决掉了吧!”陈锐道。

    两人均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怎么办?”流星问道。

    “我们不能回天荒城了,先在海域上找一座孤岛疗伤,我真的如木兄所说只剩半条命了。”

    木晨有些不解,道:“先疗伤没错,但为何不回天荒城了?你又为何带着只剩一口气的许临?干掉他,一了百了。”

    陈锐平静道:“这些我会解释,还是先寻到一处疗伤之所再说吧,此地不宜久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