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第一百零二 四方围城
    陈锐摆了摆手,道:“无妨,陈某今日出门,是为了修补城墙上各处破损的禁制。”

    沈聪扬眼皮一抖,惊喜道:“道友擅长禁制?”

    陈锐点头道:“略知一二。”

    “唉,本来城中也有一位禁制行家,只不过大难临头各自飞。沈某在此先谢过陈道友了。”沈聪扬抱拳一拜。

    结丹修士对低阶修士如此重礼,陈锐还是第一次见。

    “不敢,时间紧迫,陈某这就去修补禁制。”陈锐摆了摆手,便领着小白出门去了。

    沿途中,正好遇到流星,木晨还有夏晚儿,以及从真灵道而来的卫士们。

    这群卫士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不屑,此刻看向陈锐三人时,神情露出变成敬服,尊敬。

    于是,一行人结伴往城墙走去。

    沿途过处,一些无伤的修士忙忙碌碌,这些人满身疲惫,尽管身体无碍,可经过三场大战,内心的疲惫,很难消散。

    陈锐也隐隐感觉到,此刻的星野城弥漫着一股疲惫之意。

    陈锐等人一路上遇到的修士,都一个个神色露出敬畏以及感激,低头拜见。

    这些人十分清楚,之前一战,之所以能够击退禁门大军,完全是因为眼前的强援。

    来到城墙上各处禁制的残,陈锐目露精芒,双手结印下,出手如风,打出一道道禁制融入,不仅将破损的禁制修复,更有增强。

    陈锐一眼看出,这些禁制乃是基础中的基础,不过有了自己后加的全新禁制,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看着陈锐的举动,他身后的卫士们一个个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旋即又慢慢转为敬佩之色。

    夏晚儿目中更是泛起异彩。

    “阿锐,你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难不倒你啊?”木晨调侃道。

    在将一处禁制修补并加强后,陈锐笑骂道:“少来这一套,这也是我九死一生后获得的造化。”

    在将城墙各处禁制修补并加强后,陈锐再次闭关。

    静室中,陈锐盘坐在地,内心暗道:“跨入丹海四层也有些时日了,不知在大战前,能否再增加一层。”

    一个月后,星野城外渐渐有了禁门大军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修士越来越多。

    这些人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远远退离开来,安营扎寨,四方围城。

    数日后,一辆辆狰狞的战车徐徐开来,但这些人似乎在等待什么,依然没有出手。

    在这种被围困的场面下,城内修士一日数惊,惶惶不可终日。

    终于,时间又过了半个月。

    黎明时刻,忽然大地震动,一只只全身漆黑且带着一对肉翅的巨大蜥蜴,从大地尽头缓缓爬来。此兽眼睛赤红,露出凶残之芒,口中发出阵阵嘶吼,震人心魄。

    这种带翅膀的蜥蜴,正是中品灵兽,上古遗种,黑铁蜥。

    这种蜥蜴攻击和防御能力都极为强大,实力可匹敌一般的聚灵圆满修士。

    放眼望去,这种黑铁蜥的数量,足有一百多条。

    很快的,这些畜生环绕在星野城周围,将城团团围住。

    除了黑铁蜥外,还有上千之数的下品灵兽,盘踞在它们之后。

    在妖兽之后,便是修士,修士群密密麻麻,放眼望去,大致有四千之数,当中不乏蛮士。

    这还不是全部,天空中,一片黑芒出现,若仔细观察,这是荒漠飞蝎,乃是南蛮独有的异虫。

    这些飞蝎个体战力不强,可架不住数量庞大,如今密密麻麻,遮天蔽日,仿佛乌云盖顶。

    面对如此数量的飞蝎,就算是聚灵圆满修士,一个不慎,都会直接被吸去血肉,变成一副白骨。

    这一次,禁门不仅请了众多的三图蛮士,更是将南蛮中更加难缠的控妖师请出,单看这股妖兽异虫的数量,便知幕后的控妖师不简单。

    看着这一幕,城墙上的沈聪扬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存亡之战。

    对于这些,闭关中的陈锐还不知晓,他还在默默修炼,准备达到聚灵期的五层丹海。

    终于,就在大战爆发前夕,陈锐出关了。

    陈锐依然是身穿一身不起眼的灰衣,此刻看着一脸凝重的流星与木晨二人。

    “怎么,事情有变?”察觉到气氛不对劲,陈锐不由问道。

    流星道:“自己去城墙上看看吧。”

    “好,这就走。”

    当下,三人一狼很快就来到了城墙上。

    看着城外的情景,陈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沉声道:“这下麻烦大了!”

    陈锐也没想到,为了区区一座小城,禁门竟然舍得下如此血本。

    “没办法了,此战星野城必败。”陈锐很快做了评价。

    “办法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流星忽然说道。

    陈锐不由一愣,诧异道:“什么办法?什么舍不舍得?”

    陈锐自信却非自大,面对如此强悍的敌人,若是逃走,陈锐自问绝对有那个能力,若说取胜,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单看那些恐怖的蜥蜴,陈锐就知道大势已去,更不提还有数量众多,实力强大又悍不畏死的蛮士了。

    若陈锐能够无限使用银耀体,或许还有一搏之力,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流星平静道:“当初遇到我哥的事,你还记得吗?”

    陈锐撇了撇嘴,说起来自己会和流星同行至此,全都是拜柳如风所致。

    “柳兄无论修为,气度,无不令人敬服,我自然清楚记得。可是,这又和眼前局势有什么关系?”陈锐更加疑惑了。

    流星脸色微红,道:“我哥临走前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

    陈锐迟疑道:“一道寄体剑气,现在还在我体内。”

    这道剑气很是奇异,虽身处陈锐体内,但是异常温和,陈锐也用过不少方法想将他驱离,可都没有成功。

    每次就好比一拳打在棉絮上,根本不受力,被轻易化解。

    后来,陈锐干脆不管了,反正看起来对身体丝毫无碍。

    忽然,一个念头划过陈锐脑海,他喃喃道:“难道?不……这不可能。”

    流星道:“你猜得没错,我有办法将其取出,而且还有办法让你驱使这道剑气。”

    陈锐摊摊手,道:“流星姑娘,就算你能取出,可按照我的了解,这道剑气异常温和,怎么可能对眼前的局势有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