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灵魂哀歌
    “五灵使大人来援,诸位,随鲁某杀出,将禁门杂碎血洗干净!”鲁成大喝一声,率先杀出,下一刹,星野城内但凡保留战力的修士鱼贯而出,杀向城外的禁门蛮士联军。

    一场完全没有阵型以及策略的大乱斗就此展开,轰鸣声,喊杀声,嘶吼声,惨叫声,仿佛盛大的交响乐曲一般,在天地间传开,久久不散。

    陈锐也在厮杀者之列,他自己都数不清楚有多少妖兽多少禁门修士死在自己剑下,他也不知道身边倒下了多少星野城修士还有真灵道护岛卫士……

    一股嗜血之意弥漫心间,在这种惨烈的气氛下,他只知道杀,杀,杀!

    杀他个天翻地覆,杀他个日月无光!

    渐渐的,周围的声音小了下去,当他回过神来,周围三丈之地,只余他一人站立。尸山血海之上,独自一人站立。

    鲜血染红了大地,目视远方,一片血红。

    远处,流星与木晨还在持剑攻杀着寥寥无几的敌人,只不过他们的衣衫,已变成了血红色。

    高空之中的轰鸣也渐渐消失,似乎那里的斗法也到了尾声。

    陈锐握剑的手在微微颤抖,此时此刻,一股无法言明的思绪在他脑海中迸发。

    此刻,他才认识到,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在高层不为人知的目的下,在各自的坚持下,在不同的战场上,双方修士们,共同谱写了一曲灵魂哀歌。

    此事没有对错,也无关正义,可悲可叹。

    忽然,天地间安静了下来,只有一股股阴风夹带着些许微弱的哀嚎声,呼呼而过。

    陈锐回剑入鞘,左右扫视了一圈,禁门大军已经彻底灭亡,而真灵道这边存活之人也寥寥无几。

    除了流星,木晨之外,陈锐认识的人中,只活下了卫士修年,星野城主沈聪扬,还有不忧。

    这场惨烈的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陈锐的内心不知为何却是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

    高空上,脸色苍白的不忧缓缓落地,沉声道:“诸位,此战最终还是我等胜利了,现在开始打扫战场。”

    真灵道一方仅存的修士内心狂喜,一个个欢呼雀跃,开始打扫。

    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这个时候,流星与木晨已经来到陈锐身边,看着目无表情的后者,微微诧异。

    三人无言。

    “我们回城吧。”陈锐淡淡道。

    言罢,陈锐便转身离开了战场,不知为何,他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打扫战场。

    两人只是微微迟疑,便没再犹豫,跟随陈锐往城内走去。

    三人跨过尸山血海,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陈锐刚跨入大门,顿时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险些立足未稳。

    流星与木晨见状,就要上前相扶。

    陈锐伸手一拦,示意无碍。

    他用自己颤抖的双手,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

    “流星姑娘,木兄,或许我们做错了!”陈锐忽然说道。

    两人诧异,不知陈锐所说是什么意思。

    “好了,我受伤沉重,要先闭关一段时间。”陈锐摆了摆手,向自己的密室走去。

    “姑娘,你说阿锐这是怎么了?一反常态啊!”木晨问道。

    看着陈锐颤颤巍巍的背影,流星摇了摇头。

    半个月后,陈锐的密室大门缓缓打开。

    陈锐看着一直守护在外的流星与木晨两人,内心感激。

    在之前的大战中,他们两个也受了伤,为了给自己护法,寸步不离。

    “两位,多谢你们了。现在去疗伤吧,我来护法。”陈锐微微一笑,郑重道。

    “看你露出这种表情,那我就放心了。”木晨哈哈一笑,管自己去疗伤了。

    流星没有言语,只是朝陈锐点了点头,然后也回到沈聪扬之前安排的密室去了。

    大厅中,陈锐闭目安坐,不一会儿,不忧缓步走进。

    “前辈。”陈锐起身行礼道。

    不忧的脸色只是略有好转,想必之前一战的伤势还没有复原。

    不忧赞赏道:“小兄弟,你们三个可真是不简单啊,竟然能够在大战中活下来。”

    陈锐道:“或许使我们运气比别人好一些吧。前辈,不知贵宗与禁门的战争怎么样了?”

    闻言,不忧摇了摇头,长叹道:“唉!这本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双方的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所以长久以来都没有什么大的摩擦。这一次,为了封灵岛之变,更为了五行令,终于彻底撕破脸皮,战到此刻,双方几乎动用所有资源,可还是平分秋色,也就是说死伤惨重。”

    不忧顿了一顿,道:“到目前为止,双方的实力应该已经缩水了一半,可仇恨已然不可缓解,战争还在继续。”

    陈锐双目一闪,道:“那么贵宗最为关心的最后一块五行令,可有下落?”

    不忧道:“天地间每次出现五行令,都轰动一时,很久以前出现的橙金令,黄土令,赤火令,经过争夺,最终都为禁门所得。蓝水令一事,小友也是很清楚。可非常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青木令的消息,此令仿佛消失了一般,至今未曾出世。”

    “这世间真有完整的五行令吗?万一传说是假的呢?”陈锐不由说出自己的疑问。

    不忧微微一笑,说道:“这些事都记录在我派典籍之上,绝不会错。”

    不忧大有深意的看着陈锐,然后缓缓说道:“有些事,事关最高机密,我也不便透露,不过青木令那是的确存在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出世而已。”

    “按照典籍记载,此令正如其名,内含浓郁的木属性灵力,可催化树木快速生长,非常神奇。”

    陈锐内心一震,旋即点了点头。

    不忧道:“好了,宗内战事还需不某支援,这就先离开了。放心,此地灵草已被我等收割完毕,禁门也不会再派人来攻。他们现在也是焦头烂额,想来没有余力再追杀你们了,所以,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自己做决定吧。”

    陈锐抱拳道:“多谢前辈,只不过我们还想在此逗留些日子。”

    不忧点点头,然后丢给陈锐一块漆黑的令牌,说道:“此乃不某的令牌,以后有需要可以持此令说明你我关系,无论本宗还是麾下势力,都会有所通融。”

    陈锐一把接过,抱拳一拜,说道:“多谢。”

    旋即,不忧起身离开了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