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黑色小剑
    朱三猴竟不惜冒着生命之险,也要在陈锐等人眼皮底下斩杀洛扬,此事大有猫腻。

    洛扬癫狂笑道:“嘿嘿,反正大家都要死,别挣扎了。告诉你们吧,这家伙得到了重宝,这才是我们追杀他的原因。”

    陈锐点了点头,洛扬此言合情合理,便不再问。

    他双目一冷,双手打出道道手诀,霎时这些印诀飞出,直接将洛扬禁锢了起来。

    陈锐道:“夏姑娘,此人就交给你了,要杀要剐,自己看着办。”

    夏晚儿盈盈一拜,郑重道:“晚儿多谢公子大恩!”

    陈锐点点头,旋即抓住朱三猴与流星等人退了开来,因为接下来就是夏晚儿的事了。

    就在陈锐退开不久,洛扬发出阵阵杀猪般的惨叫。

    “朱三猴,你的奸滑在陈某面前没有丝毫作用,还是将那所谓的重宝交出吧。”这边,陈锐看向脸色惨白的朱三猴,冷冷道。

    朱三猴全身冷汗直冒,最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缓缓从储物袋取出一物,将其丢给了陈锐。

    陈锐一把接过,然后仔细观察了起来,这是一柄墨黑的小剑,剑身没有威能,更无特殊。

    陈锐大怒,喝道:“朱三猴,某已经忍你很久了!”

    朱三猴连道:“前辈,我正是得了此物,才被洛家追杀的,此事千真万确。”

    陈锐沉吟片刻,从储物袋取出一把下品灵器的飞剑,然后双手各执一剑,狠狠对砍在一起。

    “咣当!”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下品灵器飞剑犹如豆腐一般,轻易被斩成两半。

    这一幕,就连流星与木晨也不由动容。

    此事甚是奇异,墨黑小剑毫无威能,只怕连那些不入品级的飞剑都不如。

    然而,众人都没想到,此物竟会如此犀利。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继续从储物袋拿出一把飞剑,这一次是中品灵器层次的。

    依样画葫芦,陈锐再次让双剑对砍,没有意外,这一次被砍成两半的依然是中品灵器飞剑。

    “阿锐,你对我施展这柄黑剑看看?”一旁的木晨不由说道。

    陈锐点点头,道:“那你要小心了,此物甚是奇异。”

    木晨摆了摆手道:“放心吧,来!”

    陈锐掐了个诀,顿时那把黑色小剑破空而出,直奔木晨射去。

    木晨长剑点地,剑目锐利,起手式顺势击出。

    “铛!”

    双剑交击,黑色小剑顿时倒卷而回,被陈锐拿在手中,木晨则是丝毫无碍。

    看着毫发无伤的黑剑,陈锐双目不由爆发出异样的神采。

    “阿锐,这把剑真是奇怪,竟然受我一击丝毫无损!”木晨惊讶道。

    此言正是陈锐内心所想,还有陈锐暗暗尝试过,此剑不能烙上灵识烙印,更是奇异。

    不管如何,此物或许是一件厉害的法宝,只是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而已。

    陈锐仔细观察着黑剑,发现此剑剑身上刻着两个古字:“昆虚”。

    “昆虚?”陈锐喃喃。

    陈锐将黑剑收入储物袋,看了朱三猴一眼,说道:“你可知晓此物来历?”

    “晚辈不知,想必前辈也知道,现在天下大乱,到处都在厮杀。这飞剑本来是一个海盗之物,晚辈也是趁着海盗们与洛家斗法时,趁乱下手,夺了此剑。”

    朱三猴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想必洛家之人也看出此物不凡,对晚辈苦苦逼杀。晚辈躲进四方阁,四方阁灭,几经逃窜,不经意间遇到了前辈一行。”

    陈锐冷冷道:“你倒是好手段,竟然能够逃这么远!”

    朱三猴尴尬一笑,说道:“晚辈战力虽然不强,可还是有些奇遇,特别是逃命的本事。”

    陈锐身形一闪,将其储物袋夺过,然后灵识一动,将朱三猴的烙印抹去。

    他一拍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放出。

    “再动,死!”在朱三猴欲要有所动作时,木晨那蕴含杀机的声音陡然传了出来。

    朱三猴无奈,只能老老实实看着这一幕。

    陈锐仔细观察着朱三猴的所有物品,内中只有一些黄色符纸有些特殊外,其余并无怪异之处。

    陈锐忽然想起初遇此人,此人就是在将黄色符纸贴在身上,从而爆发出极快的速度,方才从陈锐手下逃生。

    想必朱三猴能一次次逃过洛家的追杀,也是靠着这些符纸。

    陈锐双目一凝,顺手取了几张,然后将物品收入储物袋。

    “还你!”陈锐将储物袋丢给了朱三猴。

    朱三猴有些诧异,旋即脸色狂喜,连道:“多谢前辈。”

    陈锐摆摆手,道:“你走吧!”

    闻言,朱三猴不由呆立当场,他没想到,眼前的煞星会如此轻易放过自己。

    看出朱三猴目中的犹豫,陈锐淡淡道:“第一次从陈某手中逃生,第二次没有死在我兄弟木晨手中,这第三次,我等也没有必杀你的原因,想来你是个有福缘之人,我们不会杀你,真要杀你,某也不会废话,走吧。”

    闻言,朱三猴躬身一拜,然后往黑暗处疾驰而去。

    陈锐并没有去追,他并不是嗜杀之人。

    方才他说的,的确是内心话。

    朱三猴离去后不久,夏晚儿也已经杀了洛扬,至此,她也算彻底报了家族大仇了。

    夏晚儿看着陈锐,感激道:“晚儿大仇得报,已别无所求,但愿从此能够常伴公子左右。”

    陈锐不由一阵头大,只得说道:“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可相互关照。”

    闻言,夏晚儿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这时,陈锐不由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前面的黑暗,说道:“不是说了放过你吗?”

    “嘿嘿,三猴还是觉得待在这里安全。”在火光的照耀下,朱三猴那白皙的脸庞在黑暗中显现,此刻脸上有着尴尬的笑容。

    陈锐沉吟片刻,说道:“那你要在这待着就待着吧。”

    “多谢前辈!”朱三猴激动道。

    朱三猴本来是想着离这群变态的家伙越远越好,可是转念一想,现在天下大乱,与其自己一个人乱窜,还不如跟着他们。

    这样,生命才更加有保障。

    对于朱三猴的去而复返,陈锐也没有驱逐的意思。

    暗沉的黑夜还在持续,陈锐打算等到星夜来临再离开此地,于是他让狂狮把现场的尸体清理出去。朱三猴眼珠子一转,也跟着帮忙清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