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实验农场
    ”陈锐道:“当初,你们握有五行令时,为什么不自己去打开陵墓,获得传承?”

    不平道人感叹一声,道:“先辈有言,那只噬灵者很特殊,虽遭受重创封印,却要等到两千年后方才能彻底死去。时间未到,冒然打开,只控灾难再临。”

    陈锐点点头,原来竟是这样。

    “后来这些遗失的五行令一一现世,成为你争我夺的重宝,也成了现在禁门与真灵道对立的原因。当初的盟约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唯有现在,谁能获得五行令,谁才能打开封禁之地,获得传承,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陈锐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不平道人的一番话,几乎解开了他心中所有的疑问。

    难怪当初那巨蛇没有杀死陈锐三人,难怪禁门与真灵道会对五行令汲汲营营,不惜爆发全面战争。难怪偌大的一片世界,没有归元修士。难怪同是邪灭天来创造的洞府,一个如正常天地有白昼黑夜轮回,一个却只有五星闪耀的星夜与毫无光亮的黑夜。

    原来,这五灵界,只是两个强大宗派合力改造,用以进行功法实验的农场。

    良久,陈锐内心一动,问道:“前辈,那五星之主的封印之地?”

    不平道人缓缓道:“星主陵墓位于此界极西之地,有人代代看守,这一批人被老祖们种下血咒术,只能世世代代看守陵墓。”

    陈锐双目一闪,暗道:“果然,当初那个自称世遗忘的老人,便是看守人。”

    不平道人道:“好了,方才老夫所讲,便是这个世界的真相,现在该是小友表现诚意的时候了。”

    陈锐微微一笑,一拍储物袋,一块被团团封印的青色令牌飞出,直奔不平道人。

    不平道人随后接过,一看之下,不由震惊。

    “这……这是青木令?”不平道人惊愕出口,另外三个结丹老怪也是惊讶当场。

    不忧道:“你这小子,竟然使用诈术!”

    陈锐摸了摸鼻子,笑道:“晚辈知晓此事太大,各位前辈不敢赌,所以才敢将其带在身边。”

    不平道人内心激动,赞道:“后生可畏啊!”

    陈锐郑重一抱拳,道:“感谢前辈解惑,还请各位放心,此界隐秘晚辈不会随便乱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关于青木令的下落,更会守口如。”

    不平道人沉吟片刻,缓缓道:“老夫信你。”

    陈锐道:“想必有此青木令,各位前辈有办法解决当前困局了吧。好了,晚辈想要的东西已经获得,就不多做停留了,”

    不平道人缓缓起身,微微欠身道:“老夫代表真灵道谢过小友了,将来若有麻烦,你可来寻本宗,定然相助。”

    陈锐拱了拱手,道了一句多谢,便转身离开了佣修阁。

    看着陈锐离去的背影,不平道人感叹道:“此子龙非池中物啊!”

    气氛有些沉重的洞府之内,几道人影或座或站,正是流星等人。

    木晨正来回踱步,脸上有着焦虑之色。夏晚儿则是站在洞府大门口,翘首以盼。

    流星盘膝坐在洞府一角,看似平静,可内心却有波澜。

    朱三猴觉得此地气氛太过凝重,有些令人喘不过气来,出声道:“诸位放心吧,煞……不是,陈锐前辈实力逆天,机敏过人,会没事的。”

    闻言,木晨狠狠盯了他一眼,朱三猴立刻缩了缩头,不再出声。

    “姑娘,这都过了六日了,在这干等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一起去天荒城吧。”木晨停下脚步,偏头对流星说道。

    小白立刻低吼了一声,看情形是赞同木晨的话。

    “好!”流星美目一凝,起身往洞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洞府之外的半空中,一道长虹踏空而来。

    “诸位,公子回来了!”夏晚儿欣喜的声音在洞府门口响起。

    木晨二话不说,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洞外,和他同时行动的还有小白。

    流星轻轻一笑,轻吐了一口气,小声道:“这个傻子,终于回来了。”

    陈锐缓缓落下地面,摸了摸小白的头,微微一笑,说道:“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木晨道:“幸好你及时回来,否则我们就要去天荒城寻你了。”

    “既然你安然无恙,想必已经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走出洞府的流星说道。

    陈锐双目一亮,道:“嗯,五灵界的隐秘我已全然知晓。”

    “阿锐,这么辛苦得到的东西,还是给大家分享一下吧!”木晨将长剑往肩上一扛,打趣道。

    陈锐道:“正有此意,事关隐秘,我也只打算告诉你们几人。”

    一行人重新回到洞府,陈锐环视了一下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朱三猴身上,淡淡道:“朱三猴,你是打算以后一直跟着我们了?”

    朱三猴一愣,旋即郑重道:“从此,三猴愿跟随前辈左右。”

    陈锐目光一冷,淡漠道:“朱三猴,陈某早就说过,你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我。想要跟随,可以,交出魂血,否则现在就离开。”

    对于朱三猴,陈锐没有击杀的打算,毕竟两者恩怨不深。此人心思机敏,若是一直让其跟随在旁,难保哪一天不会受到算计。

    思来想去,要么将其收服,要么将其驱逐。

    收服朱三猴一事,这里面陈锐有自己的打算,此人福缘不浅,跟随在旁,或有助益。

    话又说回来,福缘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若是他不肯交出魂血,就此离去,陈锐也不会阻拦。

    朱三猴脸上露出挣扎之色,良久后,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三猴愿意交出魂血!”

    言罢,朱三猴右手伸出,往眉心一点,旋即一滴鲜红的血液飞出,陈锐单手一伸,将其收入储物袋。

    朱三猴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自认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像陈锐这样的人物,跟随这样的人,不仅不掉价,说不定还是一场造化。

    而且,朱三猴十分清楚,陈锐若是想杀他,早就杀了,根本不会拿魂血来算计。现在拿他的魂血只不过要一个保障而已。

    “有了魂血,以后此人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还真看不出,他竟有如此魄力!”陈锐暗道。

    朱三猴对着陈锐一拜,恭敬道:“三猴见过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