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再会世遗忘
    ”“有了魂血,以后此人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还真看不出,他竟有如此魄力!”陈锐暗道。

    朱三猴对着陈锐一拜,恭敬道:“三猴见过主人。”

    陈锐点点头,道:“好了,现在这里都是自己人了,那就开始讲讲此界的隐秘吧。”

    当下,陈锐把五灵界的隐秘一一说出。

    听着陈锐的叙述,众人无不惊讶。

    特别是夏晚儿和朱三猴,到了今日,他们才知晓,原来自己生活的世界,竟然只是大宗派的实验农场。

    “阿锐,此界的隐秘已经被你得知,想来也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吧!”

    陈锐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不是这片世界的隐秘,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有两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中。”

    木晨道:“是什么?”

    陈锐眉头微皱,说道:“第一,禁门怎么会知道夏家有青木令。第二,商家或者修真势力去往封灵岛的路线乃是绝密,禁门怎么会知道?”

    流星点头道:“这两点确实费解。”

    木晨道:“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陈锐沉吟片刻,道:“嗯,在离开之前,我还想去一个地方。那是我初来此界之地,星主陵墓。”

    木晨道:“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你要去,我们便同去。”

    陈锐看向流星,迟疑道:“流星姑娘,虽然言之过早,不过还是要先问问,你该怎么回到自己的宗门?”

    流星道:“我自有办法。”

    “既然如此,我们先休养一日时间,然后出发去看看五灵界一切事情的源头,星主陵墓。”陈锐伸了个懒腰,说道。

    众人没有异议,旋即各自选了一处位置坐下,闭目吐纳了起来。

    星夜依旧,五星闪耀。

    星主陵墓外围的屋舍中,老者世遗忘真闭目打坐。耀眼的星空下,一只银色飞鹰疾冲而下,落在院子里。

    世遗忘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然后缓缓起手,推开屋门,往飞鹰走去。

    此鹰足有六尺高,乃上品灵兽,金瞳银翅鹰,速度极快,实力也颇为强大。

    世遗忘伸手取下了挂在鹰脚上的一枚玉简,旋即灵识一扫,脸上有了笑容。

    “去吧!”

    言罢,大鹰展翅凌空,旋即化作一道银芒,很快消失在星空下。

    看着消失的飞鹰,世遗忘将玉简扔向半空,旋即伸手一指,“啪”的一声轻响,玉简爆成粉末,世遗忘缓缓转身向屋内走去。

    陈锐等人在休养了约莫一日时间后,便离开临时洞府,往星主陵墓方向赶去。

    一路行来,陈锐发现本来陷入一片战乱的五灵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在五灵界西部一座名为黄岩城的城池中,陈锐终于知道事情的缘由。

    原来,真灵道获得青木令后,立刻派出使者通告禁门,示意再战无意义,双方可以谈判解决此事。

    禁门高层得知真灵道已经握有青木令后,战意大减,毕竟再战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反倒便宜了他人。

    实际上,开战之前,真灵道以为经过多年的发展,面对禁门拥有六层胜算,所以才会义无反顾开战。只要战胜,不仅握有四块五行令,从此更是五灵界独尊,想找出最后的青木令,只是时间问题。

    禁门也是相同的心思,毕竟封灵岛拍卖场事变,真灵道已经折损不少战力,面对真灵道的挑衅,他们决意接战。

    当时禁门却以为有七层胜算。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双方底牌层出,也只不过打个五五开。

    双方死伤惨重,宗门实力锐减,基本缩水了六层。

    若是再战下去,他们那五灵界最强修真势力的地位将保不住。

    即便是眼下,都已经岌岌可危了。

    所以,禁门同意了真灵道的要求,双方进行谈判。

    那场事关整个五灵界格局的谈判,其内容外人不知,只知道双方会谈后,便彻底罢兵,没有再战。

    上宗都已罢兵,作为麾下的修真势力,自然不敢再战,而且他们也不愿意再战。

    从此,五灵界又回到陈锐初来之时,一切照旧。

    不过陈锐十分清楚,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之前那场战争,许多修真势力覆灭,就连禁门与真灵道也损失惨重,只怕还会再生波澜。

    星光闪耀,群山一片银色。风呼啸着掠过山岗,发出有些渗入的呜咽。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数道人影行走在山道上,很快走上山岗。

    为首者一身灰衣,一双剑目充满了凌厉之色,正打量着眼前苍茫的景色,他正是陈锐。

    陈锐看了看手中的路观图:“我们就快到星主陵墓了。”

    流星道:“按照时间,五星即将退去,黑夜就要降临了。”

    陈锐点头道:“是啊,那我们就加快速度,在黑夜降临前赶到目的地。”

    说着,他已身形一闪,掠下山岗,流星等人也是催动身形紧紧跟上。

    正是黑夜之前,在五星缓缓退去的时候,世遗忘所在的屋舍却显得异样的宁静。

    陈锐一行来到院子门口。

    陈锐上前一步,抱拳道:“世遗忘前辈,晚辈陈锐,还请一见。”

    不久,只见院内传来吱呀的声音,里面响起了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旋即院子的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手拿着一颗发光的珠子,缓步而出,正是世遗忘。

    陈锐微笑道:“前辈,好久不见。”

    借着珠子的亮光,世遗忘打量了陈锐一行人:“少年人,老夫没想到你竟会回到此地。”

    陈锐道:“晚辈此来是归还前辈所赠路观图的。”

    说着,陈锐单手一翻,一张卷轴在手,旋即将其递还给世遗忘。

    世遗忘沉吟片刻,还是将路观图收起,说道:“黑夜降临,几位不妨先在老夫这里住下,等星夜来临,再做打算不迟。”

    陈锐道:“晚辈正有此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世遗忘点点头,领着陈锐一行往院内走去。

    很快,世遗忘将陈锐安排到院落东边的小屋住下。

    屋内摆设极其简单,一张木桌,一张木床,几张长木凳,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老夫这间院落久没有人居住,如今就委屈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屋门外的世遗忘说道。

    “多谢前辈留宿。”陈锐抱拳道。

    世遗忘点头,旋即拿着夜明珠回到了自己的屋舍。

    随着他的离去,屋内瞬间暗了下来。

    流星很快取出一灯盏,然后单手掐诀一点,灯盏发出光芒,瞬间将屋内照亮。

    流星将灯盏轻轻放在桌子上。

    陈锐双目一凝,知晓此灯乃是一样法宝,不过他没有多问,上前将屋门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