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观摩大戏
    ”“阿锐,那老家伙很强啊。虽然他没有外放修为,却有一种让我转身便逃的冲动。”木晨轻道。

    陈锐双目一凝,双手结印,打出道道禁制,将小屋隔离起来。

    这些禁制并没有强大的防御作用,不过能隔绝灵识查探。

    毕竟,老者世遗忘的修为太强,他若是以灵识偷听陈锐等人讲话,陈锐一行未必能够察觉。

    所以,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此刻,屋舍内的世遗忘摇头一笑,内心暗道:“好谨慎的小家伙。”

    陈锐做完这一切后,方才开口道:“好,现在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了。”

    “木兄说的没错,此人非常强大,要我给个评价的话,丝毫不弱于真灵道掌教以及不忧,甚至更强。”陈锐凝重道。

    “不过,这些事都已经和我们无关,下一次星夜到来后,我们就要离开五灵界了。”

    “也好,说实话,我真是受够了这片天地,灵气稀薄,没有白昼黑夜的轮回,简直就像牢笼!”木晨撇了撇嘴。

    “还记得当初逃出五灵界的那七人吗?想必他们也是意外被摄入此界,后长时间生活在此,最终侥幸逃离,回到剑级洲大陆,才会那么失态。”陈锐忽然想起那七个被巨蛇吞噬的可怜修士。

    木晨点点头,道:“的确,在这片世界待久了,有种令人发狂的感觉。”

    由于知晓即将要离开五灵界,众人都很是兴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黑夜过去,星夜到来,陈锐将禁制撤去,与众人一起踏出屋门。

    老者世遗忘已经站在院子中,看着陈锐等人的时候,双目微不可查地一闪。

    “各位少年人,是要离开了吗?”世遗忘道。

    陈锐抱拳道:“嗯,是打算走了,不过临走之前,我等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若是老夫力所能及,也乐得相助。”世遗忘笑道。

    陈锐道:“还请前辈带我们参观一下星主陵墓。”

    世遗忘摇头一笑,道:“少年人,只怕这才是你回到此地的真实目的吧。”

    陈锐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嘿嘿,前辈慧眼,我等的确是为了亲眼见见传说中的星主陵墓。”

    世遗忘沉吟片刻,缓缓道:“那好吧,带你们一见无妨。”

    “多谢前辈。”

    世遗忘推开院子大门,快步而走。

    陈锐等人相视一眼,也是快速跟上。

    直至过去两个时辰的时间,陈锐一行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星主陵墓。

    当陈锐望着眼前的景象时,也忍不住惊叹了一声。这是一片古老的大地,一座庞大无比的陵墓耸立在众人眼前,此墓之大,占地面积之广,陈锐平生仅见。

    陵墓周围散出了浓郁的灵力波动,陈锐知晓,那是密密麻麻数量众多的禁制发出的波动。

    这股禁制之力外加陵墓的磅礴之气,即便陈锐都隐隐感到一丝压力。

    陵墓之前的古老广场,并未有什么物品摆设,唯一特殊的就是广场尽头耸立的一座巨大漆黑石门,这边是陵墓的墓门。

    陈锐凝望那座漆黑大门,喃喃道:“想来那就是进入陵墓的通道了。”

    陈锐一行缓缓随着世遗忘往石门走去,随着临近石门,一股压力若有若无传来,随着不断临近,压力越大。

    直至靠近墓门三丈时,那股压力陡然激增,陈锐,流星,木晨三人倒还能支撑,不过朱三猴,夏晚儿,狂狮三人却被这股压力抵挡,再不能前行。

    “前辈,到此为止吧,再向前走并无意义。”陈锐停下脚步,说道。

    世遗忘也停下身形,说道:“少年人,此墓你已得见,有什么感想?”

    “果然名不虚传,以我等修为,即便要靠近墓门,都千难万难。”陈锐感慨道。

    世遗忘道:“能够靠近墓门又能如何,就算能够解除陵墓上密密麻麻的禁制又如何,缺少五行令,谁都打不开这隔世石。”

    说着,世遗忘往巨石中央一指。

    陈锐双目一凝,顺着世遗忘指尖的方向看去,只见巨石中央有五个扁平的小口,呈环状排列。

    陈锐内心一动,暗道:“原来如此,那便是钥匙口,而五行令就是钥匙,唯有插入五行令,才能将陵墓周围的禁制一次性去除,才能进入星主墓地,获得传说中的无瑕大道传承。”

    陈锐往后退了几步,离开石门的三丈范围,淡淡道:“前辈,星主陵墓我等已经见识了,那晚辈等人就此告辞。”

    世遗忘看着陈锐,忽然诡异一笑,摆摆手道:“呵呵,少年人,别着急走,你等留下还能见识一场惊世大戏。”

    言罢,世遗忘散出修为,霎时一股凌厉至极的修为波动滚滚而出,直接将陈锐等人震退三丈。

    一圈一圈的修为之力,直冲天际,令人动容。

    这股修为之力,比陈锐见过的所有结丹修士都要强,其威压堪比圣剑宗归元初期的刑罚长老。

    陈锐全身冒汗,心里暗道:“惊世大戏?还有,这到底是什么修为,难道是归元?不,不对,由于这片世界特殊封禁所致,绝不会是归元。”

    世遗忘缓缓收起修为,往前踏出一步,淡淡道:“诸位莫慌,老夫没有加害之意,只是让各位暂时留下,观摩大戏。”

    陈锐非常吃惊,与流星,木晨相视一眼,内心已有判断,若是世遗忘真要加害,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不知前辈所说大戏是?”陈锐将内心疑问说出,自身则是与流星,木晨小心翼翼退后,与世遗忘保持一定距离。

    陈锐还是有些底气的,毕竟他还有一道柳如风的剑气。

    若是情势不妙,他便施展剑气,玉石俱焚。

    世遗忘神秘一笑,道:“很快你们就会知道,所以还请诸位在此逗留一段时间。”

    陈锐与众人相视一眼,旋即抱了抱拳,道:“既然前辈邀请看戏,那晚辈等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世遗忘点点头道:“少年人,你是聪明人,想必不会愚蠢到想伺机逃走吧。”

    “不敢!那我等先到一旁坐下,静等前辈所说大戏。”陈锐平静道。

    说完,他与众人相视一眼,来到广场一角,盘膝坐了下来。

    当然,他不准备逃走,因为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最为重要的是,他已经被世遗忘所说大戏勾起了浓郁的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