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千年布计(二)
    ”“也真是天助我,我龙家发现一处秘境,里面正生活着许多噬灵者。这便有了那一次龙家的秘境之事,少年人,那一次据说你也参与了,是吗?”世遗忘看向陈锐,笑道。

    陈锐恍然大悟,当初龙家在秘境中疯狂搜集噬灵者与修士血液,原来是为了溶血。他们必然先以噬灵者血液冲刷血咒,一旦血咒被冲刷,然后再以修士血液换出噬灵者血液,如此一来,龙家便彻底走出禁锢。

    “哈哈,最终溶血一举成功,多年来禁锢龙家的牢笼从此消失。”

    世遗忘疯狂大笑,笑声让禁门与真灵道之人不禁一凛。

    此人之深沉多智,当真不可小觑。

    “与破解咒术一起进行的,便是增加我方战力,削弱你等禁门与真灵道实力。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

    “但是老夫并不着急,首先慢慢与此界内较强的势力结盟,如血门等宗派,本就对你们两宗不满,早就想取而代之,这种结盟,倒还不算困难。毕竟老夫不仅以金丹之法相诺,而且事成之后,老夫一旦获得传承,达成无瑕,也承诺会指点。至于蛮修,老夫也承诺,若是获得传承,解开封禁,便会送他们离开这片世界。不仅如此,我等还大肆搜刮资源,以图不会衰弱。”

    “至于怎么让你们两宗削弱实力,唯有挑起你们之间的争斗,从而引发战争。”说到这里,世遗忘不由双目精芒一闪。

    “当初,你禁门与真灵道不仅强大,还互有盟约,关系牢不可破。然而随着时间流逝,老一辈修士道消,更经历变故,五行令遗失,使得你们实力大减不说,关系也变得尴尬起来。”世遗忘微微一笑,说道。

    “要让你们争斗,唯有五行令。果然,一场席卷天地的战争爆发了,这一战你们实力十去五六,而血门这种中间势力却混在战争中,暗中配合,将死忠于你们两大宗门的修真势力消灭殆尽。当你们达成停战协议,来到此地后,老夫却已经在此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们!”世遗忘看着刘通,不平道人等修士,平淡道。

    “好了,话就说到这里吧,若是你们交出五行令,献出魂血,臣服于老夫,尚可活命,否则今日玉石俱焚!”世遗忘阴沉的声音落下的同时,整个广场登时剧烈抖动起来,然后广场四个角落忽然升起四道光柱,旋即光芒极速弥漫,霎时形成一个庞大的长方体光幕,就所有人笼罩在内。

    刘通与不平道人等人对视一眼,森然道:“哼,即便经历大战削弱不少,可是以你我双方战力而言,今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世遗忘仰头大笑,道:“可笑你们这些蠢货,事到如今居然还不明白!”

    刘通与不平道人一愣,道:“什么意思?”

    世遗忘大喝一声:“动手!”

    话音未落,刘通与不平道人身后寒芒一闪,长长的剑尖从他们两前心透出,鲜血登时狂涌!

    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两人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事情,不约而同转过头去:出手的竟然是黑雾和不忧。

    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锐双目瞪得滚圆,脑海不由一片混乱,内心只有一个疑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忧和黑雾表情冰冷,凝聚全身灵力,霎时剑气纵横。

    刘通与不平道人不愧为一宗掌教,在如此不利局面下,凝聚全身修为,反手一掌拍出。

    两人身形一闪,避了开来,旋即来到世遗忘身边,神色恭敬。

    本来按照刘通与不平道人的实力,即便是受到偷袭,也不会受此重伤。

    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偷袭之人竟是他们最为信任的师弟,而且双方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

    加之,他们全身的注意力都在世遗忘身上,此消彼长,被一击得手,也就毫不奇怪了。

    就拿陈锐与木晨的关系来说,他们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当陈锐全神贯注于某人时,木晨若是近身全力偷袭,陈锐绝不能幸免,反之亦然。

    这当然只是举例,这种事情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生的。

    这一下实在太出乎意料,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两位掌教便已身受重伤。

    世遗忘冷冷道:“现在才是双方的生死之战,看看现在还是不是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杀!”

    话音落下,登时杀声震天,术法弥漫,各种法宝铺天盖地施展而出,真是愁云惨淡,日月无光!

    世遗忘没有丝毫犹豫,反手拿出一柄长剑,身形一闪,直奔身受重伤的刘通与不平道人两位掌教,霎时轰鸣回荡,道道剑气纵横撕裂长空,术法光芒更是剧烈闪烁。

    整个广场,双方彻底开战,一波接着一波的修为冲击顿时弥漫天地,令人色变。

    就在双方开战的同时,陈锐等人早就退到广场一角,看着这场惊天动地的大厮杀。

    然而,陈锐的焦点却不在这场厮杀,而是这当中还有许多令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比如,世遗忘如何以五行令让双方发生战争,黑雾与不忧的反叛这又是怎么回事。

    思索中,一个禁门结丹修士脱离战圈直奔陈锐等人而来,目中露出无尽的恨意:“若不是你们将五行令之事泄露给真灵道,我等安有如此下场?给老夫死来!”

    这结丹修士目中带着滔天恨意,张嘴一吐,一枚有些缺损的修为之丹轰然而出,带着轰鸣巨响直奔陈锐。

    陈锐看的切实,这是结丹修士所结之丹。虽然此人乃有缺结丹,但其上蕴含的灵力绝非等闲。

    陈锐,流星,木晨三人一步跨出,各自催动术法,欲要抵挡这颗夺命之丹。

    三人很清楚,结丹修士吐丹杀人,是一种搏命的举动,这一丹之力,绝非他们单独能够抵挡。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鬼魅般临近,站在陈锐等人身前,只见此人只是单手一指,一道灵力巨指往有缺之丹按压而去。

    “轰!”

    两者对碰之下,有缺之丹竟然粉碎而去,与此同时,禁门结丹修士喷血倒地,已经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