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森林困斗
    乱魔域,位于剑极洲大陆偏南之地。

    乱魔域北上可达中土,而由此域向南行,便到了剑极洲大陆极南之地,南蛮。

    上古时代,乱魔域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从那之后,此处地界天地灵气混乱,地貌恶劣,资源贫瘠,山川灵脉稀少。

    被称为剑极洲第一绝地的葬古之地,也在这片地域。

    这里没有拥有道统的宗派,只有无数散修为首的大大小小的势力。

    渐渐的,这里成了恶修们的聚集地,不仅如此,一些由于得罪大宗被通缉的修士也逃到这里,以此特殊的地理位置躲避追杀。

    乱魔域因此得名,世人都知道这是个无法地带,这里势力混乱,龙蛇混杂,每日间厮杀不断,除了恶修魔道,正常的修士少有愿意进入者。

    剑级洲其余地域虽说也有混乱之地,但与此处相比,却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这里的生存法则最为野蛮,任何规则都没有约束力,有的仅仅只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俨然是整个修真界最真实的写照。

    在这样一块极为纯粹的地域,只要你想,纵使当众杀人越货,公然掳掠炉鼎,那也没人阻拦。

    当然,前提是你有那个实力。

    就拿炉鼎来说,你最好挑好对象,否则,恐怕成为炉鼎的是你。因为,能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女修,她们比男修更加可怕。

    作为一个闻名大陆的混乱区域,乱魔域自然没有落了它的名头。每日里充斥着死亡,那是自然,除了这个,在这里出现的功法神兵,天材地宝,甚至是丹药,说不定就是某个大宗之物。

    这些物品之所以会流入这里,无非就是这里的恶修劫夺大宗门人得来的。

    乱魔域对于大陆上发生的事,也极为灵通,所以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情报出售,只要你有足够的资源换取,什么样的情报都能搞到手。

    要说这么一块修真界毒瘤,那些大宗怎么会允许它存在。

    往简单了说,存在即是道理。若非要说个明白,那也不难。

    这里各类恶修势力间为了自身利益,不断争夺,杀戮,混乱得如一盘散沙,因此,乱魔域的存在并不影响大宗的根本利益,它们也不会伤筋动骨地铲除这块毒瘤。

    就算铲除了又如何,获得的只不过是一片贫瘠的地域而已,对大宗也没任何好处。

    修真界本就弱肉强食,只不过这里更是淋漓精致。即便大宗之间也是有着尔虞我诈,之所以没有开战,其原因无非两点,其一,没有足够的利益,其二,害怕两败俱伤。

    所以,乱魔域才能存在而且越发壮大。

    作为恶修来说,虽然明知道这片区域混乱不堪,时刻被危险气息所缭绕,可依然前仆后继来此寻找梦想。虽然各自的梦想不一,但总归给这片区域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机。

    乱魔域中,一处迷雾森林中央位置,忽然发出一道刺眼的光亮,然后几道身影显现出来。

    他们正是从秘境归来的陈锐一行。

    陈锐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这是一片森林,而且到处缭绕着一种白色雾气,这种雾气有些奇异,似乎能够压制人的灵识。

    陈锐转身看了一下传送阵,骂道:“玉阶飞前辈竟然会把传送地点设置在这种诡异之地。”

    “木兄,你施展飞行术去上空看看情况。”陈锐偏头对木晨说道。

    闻言,木晨凌空而起,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良久,木晨才回到地面,无奈道:“上面也是一样,到处是迷雾,视线不过三丈,灵识也被压制。”

    陈锐嘴角抽搐了一下,骂道:“这特娘的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公子,现在怎么办?”夏晚儿问道。

    陈锐抓了抓头,这里没半点阳光,前世的常识算是用不上了。无边森林那次,尚且判断了准确方向,这里实在是……

    木晨忽然眼睛一亮,道:“往左走吧,那里有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

    陈锐微微一惊,没想到木晨在这种地方都能够感应如此远的距离。

    因为,他说的灵力波动,陈锐是毫无感觉。

    不过,陈锐对木晨倒是十分信任,当即大手一挥,道:“走吧。”

    ……

    “砰!”

    一处迷雾笼罩的空地中,正有着两批人马在大打出手。

    空地中央有七八人紧紧相靠着,而在他们的周围,却有着数十人将他们紧紧围困。

    “陆行,你们不要逼人太甚!”空地中央一个身形瘦削,容貌清秀的青年男子手握一柄长剑,厉喝道。

    “逼你又怎么了?丹青生,要怪就怪你们染指了不该染指的东西!”回答青年男子的,是一位脸色白皙的青年。

    青年男子和那被称为陆行的青年修为都在聚灵初期,而场中的其余人都是筑基。

    只不过双方人数差距太多,所以一眼就看出,被称为丹青生的青年男子一方落了下风。

    “爹爹打这群坏蛋。”

    此刻,在丹青生背后,还有一个年纪在岁的小女孩,身着蓝色衣衫,天真烂漫,此刻叫喊着。

    她的手中还抱着一只有着三条尾巴的白色小狐狸。

    “朵朵,你站在爹爹背后,别乱动!”丹青生表情凝重,他深知若不交出女儿手中的三尾灵狐,今日只怕很难善了。

    不过,即便交出灵狐,以陆行的为人,能不能放过自己一行,也难说的很。

    “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么就灭了吧!”陆行大手一挥,与此同时身形一闪,直奔丹青生而去。

    大战只在一瞬间展开,单说实力,丹青生只怕还在陆行之上。

    只看他身法奇妙,剑术也甚是了得,竟然接连破去陆行施展的几道术法。

    然而,他要分心照看女儿,每当有什么法宝术法向他女儿袭来时,他都只是长剑一挥,便将危局破去。

    他只能防守,不能离开女儿太远。

    因此,一时之间他和陆行也只打了个五五开。

    然而,他的手下就没这么幸运了,数十人围攻六人,顿时惨叫传出,只是数息时间,已有三人死在陆行属下手里。

    这里的交战,只不过持续了数十息,眼看手下伤亡殆尽,丹青生脸色悲苦,仰天长啸一声。

    只见他掐了个诀,手中长剑瞬时飞出,在空中划了个圆,顿时剑气纵横,竟生成了一个剑气屏障,将他自己还有女儿,以及两个身负重伤的手下罩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