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对抗苏门(序)
    陆行等人身死的消息虽然通过灵识玉简传回屠刀盟,但是这群恶修也万万想不到,陈锐等人不仅没有逃走,而且还朝着他们大本营行去。

    这个守卫在看到陈锐一行斗篷打扮时,不由震惊,因为上封曾说,若是有形迹可疑之人进城,必须回报。

    斗篷套头,在乱魔域本也寻常,不过由于陆行一伙被杀,倒是让黑刀盟草木皆兵,硬是不放过任何可疑迹象。

    不过此人不愧为常年看守城门之人,竟然能够不动声色。

    他看着陈锐等人的背影消失在城内街道时,很快便利用灵识玉简将讯息传给了他上封。

    “我们的行踪可能已经暴露,不过本也没打算长久隐藏。”陈锐看着前方的人流,忽然开口道。

    “那现在怎么做?”木晨对陈锐的判断深信不疑。

    “我们直接去丹兄原来的驻地吧。”陈锐淡淡开口。

    闻言,丹青生没有反驳,随着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已知晓陈锐一向说一不二。

    在丹青生的带领下,陈锐一行顺着街道缓缓行走着。

    此刻,在刀锋城中心的一处府邸,两道人影坐于大堂守卫。

    “守卫传来信息,说是有可疑人物进城。”一个穿着青衫的儒雅中年男子忽的开口道。

    “丹青生一伙和杀我儿之人必须死!”与他相对而坐的那道人影,也沉声开口。

    此人亦是中年,身着黑袍,只不过全身透着一股煞气。

    “不可妄动,若是在今日之前,你杀丹青生没有问题。不过现在事情有变,丹青生和他女儿我等不可轻动,至于其余人的命我们要定了,灵狐自然也跑不了。”青衫男子缓缓道。

    “怎么?”黑袍男子有些诧异。

    “我收到苏门旧交的消息,丹青生原来是苏门之人,眼下他们已派出门内学生过来缉拿。丹青生之事就让给他们来做。”青衫男子微微一笑,道。

    “那灵狐?”黑袍男子迟疑道。

    青衫男子道:“我自有办法,这个你无需担心。斩杀你儿那伙人不简单,眼下我们先坐山观虎斗,最后得利的必然是我们。”

    黑袍男子沉声道:“这是自然,既然如此,这次就按你说的办。”

    ……

    夜色渐至,陈锐一行人在丹青生的带领下来到一处颇为边缘的院落。

    看着曾经的驻地,丹青生不由长叹,曾几何时,他也有不少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相聚在此。

    如今,却只剩下他旁边的两人,想起来不由令人唏嘘。

    “公子,这真是好办法,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黑刀盟的人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我们和丹大哥会回到这里。”夏晚儿看着眼前安静的院落,忽然出声说道。

    “我们就在此安歇,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黑刀盟之人随时会来。”陈锐微笑道。

    很快的,众人寻了一处位置盘膝坐下,静静吐纳。

    倒是夏晚儿没闲着,一直与丹朵朵说笑,直至后者沉沉睡去,夏晚儿才开始吐纳。

    安静的一夜很快过去,当清晨第一抹晨曦洒落,照耀在陈锐脸庞上时,陈锐紧闭的双目微微睁开。

    “终于聚灵后期了。”陈锐脸上露出笑意,因为就在刚才,他丹海中的液态灵力已经聚集七层,丹海之上更是云雾弥漫,显得极为不同。

    忽然,陈锐眉头忽然一皱,与此同时,木晨也是缓缓抬头,望向院落大门。

    “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藏头露尾不怕落了黑刀盟的威名吗?”陈锐忽然开口道。

    闻言,院落内安心修炼的众人不由睁开了眼睛,有些紧张地盯着院落门口。

    “呵呵,想不到丹师弟在乱魔域也混的不错啊,竟然结交到灵感如此敏锐的朋友。”淡笑声在院落大门响起,旋即微风吹起,三道背负长剑的白衣身影便直接出现在了院落内。

    看着这三道人影,陈锐双眼微微眯起,因为他想不懂眼前之人所说话语的意思。

    就在这时,丹青生豁然而起,震惊道:“四……四师兄,你们怎么会在此!”

    “四师兄!?”陈锐更感讶异。

    “丹师弟,你这就明知故问了,正因为有你在,我们才会来此啊?”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嗤笑道。

    丹青生双目通红,大声道:“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肯放过我吗?”

    中年男子表情一凝,愤怒道:“放过你?师弟莫与我开玩笑,打破学院禁令的结果是什么,苏门学子人人皆知,你说你能幸免吗?再者说了,你打破的可不是一般的禁令,竟然与教执做下苟且之事,就连孽种都生下了,岂能容你?”

    闻言,陈锐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下来,胸中的杀机无休止的蔓延开来。

    重生至今,要说陈锐最为仇恨的势力,除苏门外,别无其他。

    不过,他现在对丹青生之事还未全部了解,暂时隐忍不发。

    在陈锐表情变化的同时,丹青生一声长笑,状若疯狂,单手一直中年男子,朗声道:“柳言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嫉妒!”

    中年男子脸色剧变,厉喝道:“大胆!”

    丹青生已豁了出去,他深知自己的行踪被苏门探知,即便今日能逃过一劫,日后也会有无穷的麻烦,只怕是难逃制裁。

    “你敢当场杀了我吗?不敢吧,哈哈哈!”丹青生讥讽道。

    柳言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阴森道:“杀你,我的确不敢,不过废你却是可以的。”

    话音落下,柳言书身形一闪,直奔丹青生,全身灵力凝聚,单手成爪往丹青生丹田抓去。

    柳言书速度奇快,身形飘忽,这一抓若中,丹青生只怕从此要成为废人了。

    丹青生知晓柳言书的修为已在聚灵后期,更是对自己知根知底,自知远非其敌。

    只在瞬间,他想起自己悲凉的一生,双目通红,口中发出不甘的吼叫。

    丹青生死死听着那手抓探来的柳言书,眼中,也是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就在他即将拼尽全力,死命一搏时,一只手臂却是从他身旁伸出,平淡的将柳言书的手抓抓住,与此同时,低沉的声音,从丹青生的身旁悄然传开。

    “有某在此,苏门之人想为所欲为,连门都没有!”

    当自己手掌被抓住的那一霎,柳言书的脸色再次大变,因为他发现,在那一瞬间,他感到一股无尽的杀机往自己周身袭来,似乎全身运转的灵力都为之一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