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不死不休
    柳言书猛地抬头,却是看到丹青生身旁,一道灰衣身影漠然而立,那眼神仿佛看着一具尸体一般,此刻正凝视着他。

    忽然,陈锐周身银芒大闪,手掌微微用力,这一下直令得叫了出来。

    “啊!”

    柳言书额头瞬间冒出冷汗,旋即嘶吼一声,用尽全身气力,脱离了陈锐身边,身形极速后退。

    当他站定身形时,仍然心有余悸地看着陈锐。

    “柳师兄!”与柳言书同来的两位苏门学子,惊呼出口。

    柳言书,摆了摆手,示意无碍。

    本来按照柳言书的想法,之前他已说明己方苏门学子的身份,谅那些丹青生所谓乱魔域的朋友不敢妨碍自己。

    一来,乱魔域魔道恶修,大多人人为己,根本不会以此得罪苏门。二来,他自认为丹青生那些朋友修为不过尔尔,在察觉自己修为时,绝不敢阻拦,也没能力阻拦。

    在柳言书退去的瞬间,丹青生连忙偏头,脸上闪过惊诧之色,迟疑道:“陈道友,这?”

    若说陈锐不惧屠刀城势力,倒也极有可能,比如陈锐本身就是一个大宗外出游历的嫡系弟子,虽然修为不及屠刀盟两位首领,可那两位首领也不敢太过放肆。

    这样的人物不仅有着宗门赐予的保命手段,更有命简置于宗门,万一出现意外,宗门立刻便知是谁所为。

    屠刀盟两位首领毕竟在乱魔域坐拥一城,若是击杀大宗嫡系弟子,引来报复,反而不美。

    然而,他从没听过,还有哪个势力不惧苏门的。

    仅仅只在一瞬间,种种念想划过丹青生的脑海,丹青生实在想不出,他不过与陈锐萍水相逢,后者有什么理由出手帮自己,从而得罪苏门。

    对于丹青生露出惊诧的表情,陈锐心中了然,淡淡道:“丹兄,这一次出手不是为你,而是为陈某自己。正如方才所说,但教有某在,苏门就别想为所欲为。”

    丹青生愣在当场,不过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有眼前之人出手,今日或许能够避过厄运。

    “小子,莫非你以为有点实力,便可在我苏门面前蹦跶不成?”虽说这出手的小子也是聚灵后期,但是柳言书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小子,实力恐怕还在他之上。

    所以,言语中,他再一次抬出苏门这座大山,以期能将陈锐镇服。

    陈锐胸中怒火越来越盛,朗声道:“呵呵,苏门,好大的威名!不过,这个对陈某无效,当初苏无戏做下的那些事,便从你开始慢慢偿还吧。”

    “苏……教统之名岂是你这小杂种能够直呼的?”闻听苏无戏之名,柳言书不由大骇。

    陈锐摇了摇头,忽然周身闪现浓郁的银芒,脚掌轻轻往地面一踏,电芒一闪,身形已经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院落之内各处位置,时而出现一道电闪,时而消失,正所谓来之无端,去之无迹,这种诡异的身法已然大大超出柳言书的预料。

    忽然,一道闪电已在柳言书身前闪过,当他反应过来时,一只银色铁拳已经轰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轰!”

    犹如惊雷炸响,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柳言书已然口喷鲜血,身形倒卷,直接撞到了院墙之上,然后破墙而出,远远的飞了出去,不知死活。

    陈锐的身形缓缓显现,对着那两个惊惧万分的苏门学子说道:“柳言书的修为已废,你们将其带回苏门,顺便带一句话回去给苏无戏,圣剑宗弟子陈锐尚在,让他洗好脖子等着!”

    那两个修为只在聚灵前期的苏门学子脸色阴沉,自知不是对手,狠狠地看了一眼陈锐,然后极速退出了院落。

    “陈锐,这名字我等记下了,现在由得你嚣张,到时候有你后悔的。”远远的,传来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

    陈锐却丝毫不在意这种没意义的嘴炮,只是暗暗握了握拳,暗道:“清风诀内的身法果然不凡,竟然能够身融风中,有风在,我就在。只是,现在我练的还不到家,身形只能任意出现在两丈方圆之内。”

    此番陈锐出手,众人均知极不寻常,一时之间,院落之内安静了下来。

    “阿锐,你当真与苏门结仇了?”木晨来到陈锐身旁,出声问道。

    陈锐看着木晨,没有隐瞒,沉声道:“不死不休!”

    木晨表情凝重,道:“我懂了,不过苏门可不比当初被我们挫败的雷家,今日你自报家门而出手,似乎不像你谨慎的性格。”

    陈锐长叹一声,道:“血性之故吧,若是其余的事情,我都能忍。唯独面对苏门,哪怕一次,我也不让它们做成想做之事。”

    话虽如此,陈锐却没有半点后悔今日之事。

    然而,加上之前得罪屠刀盟之事,情况就不容乐观了。若仅仅只有他与木晨两人,纵然身陷险境,料想脱身还是问题不大的。只不过,现在人数众多,却是有些麻烦。

    “诸位,此地不宜再留,我们得找另外的安生之所。”陈锐忽然出声道。

    丹青生无奈道:“陈兄弟,乱魔域没有这种所在的。”

    陈锐点了点头,丹青生说的没错,不过乱魔域没有,他有。

    “夏姑娘,狂狮,我本来也想带你们闯荡剑极洲大陆的,可没想到这么早就让我遇上了死敌。唯今之计,只能让你们先回到玉阶飞前辈的宫殿躲避一阵子了。”陈锐目光扫视了一下夏晚儿和狂狮一眼。

    夏晚儿虽然脸上露出不舍之意,可她却清楚知晓,若是留在陈锐身边,将会成为后者的拖累。

    旋即夏晚儿盈盈一拜,说道:“谨遵公子安排。”

    狂狮也瓮声瓮气道:“主人怎么说,就怎么办。”

    “丹兄,你可愿意一起来?”陈锐视线转向丹青生。

    丹青生目中露出不甘之色,旋即长叹一声,道:“若是我单独一人,已无所畏惧,只不过有朵朵在旁……如此就多谢陈兄弟大恩了。”

    陈锐道:“那事不宜迟,现在就赶回迷雾森林,返回玉阶飞前辈的宫殿。”

    朱三猴眼珠子一转,正要说话,却被陈锐狠狠打断。

    “三猴,你就别想躲避了,老老实实跟着陈某!”陈锐淡漠道。

    在陈锐心中,凡是与苏门有仇之人,均是自己的朋友,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因此,他才会不遗余力帮助丹青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