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儒门教执
    狂狮,夏晚儿,朱三猴三人在陈锐心目中的地位各有不同。

    狂狮乃是黑塔部落最后遗民,陈锐更是亲口承诺部落祭祀会好生照料于他,因此,他不会让狂狮涉险。

    对于夏晚儿,陈锐也有种说不清楚的情绪,总之让这么个温柔善良犹如绵羊一般的女子,跟着自己冒险,也是于心不忍。

    至于朱三猴,陈锐则没有任何多少心理负担,此人福缘深厚,只怕没那么容易死亡。

    一切谈妥后,陈锐等人悄然飞离院落,赶往迷雾森林。

    在陈锐悄然离开的同时,屠刀盟总部大堂,柳言书脸色苍白,半死不活地坐在下首位置。

    “两位前辈,柳言书不求贵盟出手击杀那群杂碎,只求在我禁门师长前来之前,两位能够派出人手,严密监视那群杂碎的行踪。”柳言书咬牙切齿道。

    青衫中年人与黑袍男子内心嗤笑一声,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们禁门要捉拿之人,我等的确不便下手,不过你放心,他们的行踪我等一直掌握着。”

    青衫中年人淡淡道。

    柳言书拱了拱手,道:“如此便多谢前辈了。”

    有了这一幕,屠刀盟才会放任陈锐离开,只不过陈锐的行踪却一直被他们掌握着。

    屠刀盟两位首领的想法没有变,先让禁门分院与陈锐等人去斗,最终他们坐收渔翁之力。

    不过,他们却是没想到,陈锐等人不仅回到迷雾森林,更是将夏晚儿与狂狮还有丹青生四人传送到了玉阶飞的宫殿。

    自然的,灵狐也到了那邪灭天来开辟的奇异世界。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陈锐暗中吩咐蛮巨好生照顾夏晚儿与狂狮,毕竟,丹青生的修为远超他们两人。

    当陈锐,木晨,朱三猴再次从迷雾森林出来时,已是十五日后了。

    陈锐给了夏晚儿一个承诺,若是将来他结丹成功,必定会再次带她出来。

    至于迷雾森林的迷障,一回生,二回熟,虽然归途有一些麻烦,但是有丹青生的指点,最终还是难不倒陈锐与木晨,花了大约十日时间,三人走出森林,再次回到乱魔域。

    看着昏暗的天空,陈锐握了握拳,喃喃道:“反击苏门的战争,就从这乱魔域开始吧。”

    就在陈锐喃喃自语时,忽然,一道道破风声从天际传来,陈锐抬一看,只见数十道背负长剑的白衣身影,从天空直奔陈锐呼呼而来。除了身着制式书生白衣的苏门学子,还有两个修为在聚灵初期修士,紧随其后。

    “来的挺快嘛!”陈锐脸上闪过一抹冷笑。

    这些人很快降落地面,将陈锐三人围在中央。

    陈锐目光扫过众人,这一次苏门手笔不小,光是聚灵圆满的学子就有三位,为首者更是结丹初期。

    至于那两个初期之人,想来便是屠刀盟重的修士了。而且,自己的行踪多半也是这些家伙泄露给苏门的。

    这一次,苏门为首的是一个须发半白的老者,此刻眼睛微眯,淡漠道:“小辈,老夫苏门儒院教执冠夫子。今日,老夫也不废话,只要你将孽障丹青生交出,然后随老夫回到刀锋城接受制裁,或可免去一些痛苦。”

    陈锐内心不由冷笑,眼前之人形象里透着一些迂腐之气,然而话语间的霸道却是不容置疑。

    陈锐淡淡道:“我看回刀锋城就不必了,这迷雾森林是个不错的埋骨之地,用来埋葬你们这些苏门杂碎,倒也合适。”

    冠夫子面色一冷,摇头道:“孺子不可教也,罢了,将你擒下,带回去再处以极刑!所学子听令,封锁这三人退路,一旦他们要逃,不用留手,即刻斩杀。”

    “是!”

    陈锐脸色平静,体内雄浑灵力,缓缓运转。

    冠夫子显然已经不耐烦,在话语落下的瞬间,强大灵力自体内爆发开来,旋即大手一握,一道灵力手掌凭空成形,然后带起轰轰之声,对着陈锐三人当头拍下。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免去皮肉之苦。”

    陈锐抬头,看着目中极速放大的灵力巨掌,脸庞上却是浮现一抹冷笑:“笑话!木兄,那些苏门学子就交给你了,这老教执我来。”

    就在灵力巨掌临近的瞬间,陈锐厉喝出口,单手一翻,寒玉剑已然在手,起手式随之而出。

    “起手式!”

    “轰!”

    掌印剑气相撞,可怕的剑气凌厉顿时席卷开来,朱三猴脸色骇然,取出符纸往身上一贴,身形极速退了开来。

    这种程度的交战,不是他能插手。

    片刻后,剑气手印竟是互相抵消而去,与此同时,木晨目露嗜血之芒,剑气纵横,已然杀向那些苏门学子。

    面对陈锐忽然展现的精妙剑术,就算是冠夫子都是微微一变。

    “这点本事,也想擒某,滚!”陈锐周身银芒闪动,忽然一拳轰出。

    “银耀拳芒!”

    话音刚落,一道夹杂着闪电的银色拳芒,便直接呼啸而出。

    “孺子,实力不差!”感受着拳芒内蕴含的力量,冠夫子面色再变。

    冠夫子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只细长的毛笔,此笔长达三尺,周身豪光流转,很是不凡。

    此笔在手,冠夫子飞快地在身前凌空写起了字。

    随着冠夫子手臂不停抖动,三个巨大的“儒”字陡然凭空出现,其上泛着恐怖的灵力。

    “去!”

    冠夫子大笔一挥,那三个“儒”字直接撕裂空气,狠狠的撞向了陈锐发出的拳芒。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远远扩散开来,陈锐见状,却是冷笑,手掌隔空对着拳芒猛地一握:“破!”

    “轰!”

    拳芒爆炸,那三个“儒”字直接崩溃而去,而拳芒的银光只是微微黯淡了一丝,然后便再度狠狠对着近在眼前的冠夫子轰去。

    “哼!”冠夫子冷哼一声,旋即右左手高举,灵力鼓动,一张灵气之弓陡然出现,拉开后猛的松开,顿时一支灵力之箭呼啸而出,直奔拳芒。

    “轰!”

    轰鸣间,拳芒消散,然而那灵力之箭却只是黯淡了许多,依然对着陈锐呼啸而来。

    陈锐双目一凝,剑术已出,对着灵箭一挑。

    轰鸣间,灵箭断去,消散在空中,而陈锐身形剧烈晃了一晃,目中杀机更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