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呼风显威
    “不差,竟然能抵挡老夫的灵箭!”冠夫子微闭的双目终于睁开,声音冰寒。

    “不过,这一次,看你如何抵挡!”冠夫子一拍储物袋,立刻一把黑色的大弓在其手中出现,拉开后竟然将之前那只毛笔搭上。

    冠夫子冷笑一声,然后猛地松开,顿时那只毛笔呼啸而出,空气陡然炸裂,此笔似乎能够洞穿空间,带着尖啸锐音,瞬息间便已来到陈锐眼前。

    陈锐瞳孔一缩,深知这一击破坏力非比寻常,绝不能硬抗。

    当下不敢犹豫,单脚往地面一踏,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陈锐身形消失的瞬间,那只毛笔已从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洞穿而过。

    冠夫子双目一凝,道:“身法虽妙,可对老夫无用!”

    只见他手持长弓只是回身一扫,铛的一声,陈锐身形显现,更是不禁后退三丈。

    而那只毛笔,再次回到冠夫子手中。

    没想到那化有形为无形的身法,对冠夫子也不起作用。

    看来,结丹修士的灵识要远强于聚灵修士,体内蕴含的灵力更是天地之差。

    冠夫子刚才长弓的随意一击,陈锐便被轻易击退三丈。

    “结丹初期修士果然难斗!”陈锐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边厢,苏门学子已结成了乾坤挪移阵,此阵非同小可,阵势一成,所有人的灵力可以瞬间汇聚在任何一人身上。这许多聚灵期学子的灵力汇聚一起,非同寻常,一般的聚灵大圆满遇到,都绝对没有胜算。

    所以,木晨与这些学子们对战,一时之间,竟无法轻易取胜。

    木晨周身剑气狂舞,身形一闪,直奔一个聚灵中期的学子,眨眼临近,起剑式已顺势而出。

    “铛!”

    那聚灵中期的学子竟毫不畏惧,手中长剑挽起一道剑花,和木晨手中之剑交击在一起。

    剑鸣锐音传开,两旁山石,当即被切成碎粉。

    木晨脸色有些难看,极速退开。

    “你那叫陈锐的朋友面对冠教执,有死无生啊。看,现在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而你,也离败亡不远了。”阵法枢纽处一位聚灵圆满修士嗤笑道。

    “宛如井底之蛙的儒生,知道自己打脸的滋味吗?”木晨冷笑道。

    话音落下,木晨手中火红长剑连挥,却是化作道道剑芒,铺天盖地地对着一众学子射去。

    “可笑!”为首学子狞笑,庞大的灵力化作一道屏障,将剑芒一一抵挡……

    深感结丹初期修士难斗,陈锐内心暗道:“那就试试新学的术法吧!”

    陈锐双目闪过一道厉芒,手中快速掐诀,寒玉剑往空中一指,剑身之上顿时一股黑风凭空出现,这黑风极其浓郁,肉眼便能见到。

    剑鸣之音大作,黑风弥漫天地,环绕在陈锐身体之外,霎时化作一柄巨大的黑色巨剑,剑啸之音,声动九天。

    “小御风术,呼风!”

    当然,这一式呼风陈锐不过领悟了皮毛,试想当初柳如风使用这一式术法,足足唤出八柄黑色巨剑,每一柄的威力都远超陈锐眼前呼唤之剑,而且那八柄黑剑还能融合,威力更增数倍乃至数十倍。

    冠夫子脸色剧变,喃喃道:“这……这是清风诀?”

    陈锐没有回答,只是手中寒玉剑往冠夫子一指,黑风巨剑直接往冠夫子轰然斩去。

    冠夫子不敢有丝毫怠慢,长弓拉成满月状,搭上毛笔,旋即猛的松开。

    这一次,冠夫子已经用上全部修为,毛笔霎时化作一道长虹流光,在离弦后,刺耳的音爆声不断,一路所过,毛笔所经路线的地面竟然出现一条笔直而且深深的裂痕。

    这一式弓道术法之强,令人侧目。

    陈锐见状,周身云雾缥缈,身形开始不断旋转,旋云一式紧随黑风巨剑轰轰而出。

    以现在陈锐的修为,已经能够完美发挥这一式术法的威力。

    此刻,那旋转的身形周身剑气纵横,犹如白色的龙卷风,剑啸锐音更是震动大地,此术之强,并不逊色于呼风。

    “轰!”

    化作流光的毛笔先是与墨风剑狠狠撞在了一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轰然传开,碎石漫天,整个大地似乎都为之震动。

    剑气风刃夹杂着黑风灵力,化作道道无匹凌厉的劲风四射开来,这一幕让那两个屠刀盟的聚灵初期修士脸色剧变。

    他们清楚知道,若是自己被这股凌厉劲风射中,不死也残。

    顷刻间,毛笔和墨风剑双双崩溃,冠夫子身子不由晃了一晃,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就在这时,碎石漫天之中,一道银白流光轰然冲出,旋转的身形夹带着惊天剑意,直接往冠夫子刺去。

    冠夫子心神剧震,深知若以术法防御,必将遭受重创,当下没有丝毫犹豫,一拍储物袋,一张黑网出现,往陈锐扔去。

    顿时,这张黑网扩大足有三丈方圆,瞬间临近陈锐。

    陈锐丝毫无视,旋转的身形带起道道云形剑气,卷着那张巨网,往空中飞去。

    就在这一刹那,冠夫子瞳孔一缩,此术之强,还在他的意料之上,一股生死危机刹那浮现心神,这种危险还是第一次在一个聚灵后期修士身上遇到过。

    骇然之下,他毫不迟疑猛地抬手往眉心一点,就在他手指点在眉心的瞬间,一股浩然之气陡然产生,从他的天灵上直接出现了大量的白气,白气急速凝聚之下,竟化作了一个儒者身影,此人身形似虚非虚,笼罩在白气之中。

    这道身影一经出现,一股浩然威压顿时传遍四周,陈锐旋转的身形似乎都为之一滞。

    儒者缓缓抬手,立刻一道紫气飞出,速度之快,无法想象,直接撞在了陈锐的剑尖之上。

    陈锐全身猛的一震,剑势被阻,紧接而来的是一股剧痛,剧痛如潮水一般席卷周身,陈锐的身形猛的倒退,更是连续喷出三四口鲜血,全身轰鸣作响,如断了线的风筝,乍然落地。

    陈锐痛苦地嘶吼一声,虽然颤颤巍巍,还是站了起来。

    此刻冠夫子面色苍白,死死盯着落地的陈锐,喷出一口鲜血后,身形不由倒退了几步。

    “这不可能,非结丹修士,不可能吃了我苏门绝学而不死,纵然是碎磐结丹初期,也要重伤垂死!”冠夫子的心中发出不可置信的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