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人若杀我,我必杀人
    他不愿去相信,眼前的小辈不仅施展了神似清风诀中的剑术,更挡住他保命术法而不死。

    要知道,那道保命术法唯有修成紫丹的苏门教执才能完美施展,若是碎磐结丹强行施展,修为有跌落之险,此事无关修为,乃是术法特性导致。

    此术乃是苏门所有教执的保命术法,所结之丹层次越高,此术越强。

    不过,陈锐非一般聚灵修士,若是没有达到轩辕体第二重天,还真如冠夫子所说,吃下方才那一式奇异儒门术法,必死无疑。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此刻,冠夫子体内五脏翻滚,因为他体内所结碎磐之丹已然嗡鸣作响,时刻有散开的趋势,一旦散开,那么他的修为便会跌落,处于一种似丹非丹的假丹境界。

    冠夫子毕竟是儒门教执,尽管此刻内心震撼,却已看出陈锐强弩之末,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他强行压下散丹之危,身形一步迈出,瞬间临近摇摇晃晃的陈锐,一掌往后者天灵拍出。

    “老腐儒,正等着你!”在陈锐目中闪过冷芒的同时,一股煞气陡然产生。

    就在冠夫子略有迟疑的瞬间,只见两枚带着滔天煞气的铁钉轰轰作响,正对着自己前胸射来。

    “这是什么铁钉!”冠夫子面色骇然,一股比刚才浓郁数倍的生死危机霎时弥漫全身,他顾不得击向陈锐,身形极速后退。

    而那两枚铁钉却是紧追不舍,冠夫子面色苍白,危机关头顾不得太多,咬牙之下再次用出保命术法。

    “儒道天地。”随着他话语的传出,方才那道儒者身影再次出现,对着两枚铁钉一指,与先前相同的紫气飞出,直奔铁钉。

    也就在这个时候,冠夫子体内凝结的碎磐之丹,轰然散开,修为直接跌落至假丹境界。

    然而,那两枚铁钉没有丝毫停顿,直接穿透紫气,转眼间直奔冠夫子。

    “这不可能!”冠夫子头皮发麻,他怎么也想不到也想不通,这奇异铁钉竟然可以无视自己的术法。

    冠夫子发出一声低吼,然后果断咬破舌尖喷出一大口鲜血,这口鲜血乃是他的修为之血,此刻化作漫天血雾将冠夫子笼罩。

    与此同时,冠夫子修为再降,虽然曾经结丹,此刻却已等同与聚灵圆满。

    冠夫子面露果断,单手掐诀,这股血芒一卷,将冠夫子卷起,刹那遁去,速度之快,令陈锐不由暗惊。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屠刀盟修士见势不妙,犹如惊弓之鸟,临空而起,竟然果断分开逃离。

    陈锐双目一凝,将储物袋中的小白放出,旋即往其中一人背影一指,道:“小白,别让他逃走了。”

    小白身形一闪,化作白芒追去。至于另一人,不待陈锐吩咐,朱三猴已经追去。

    陈锐受伤颇重,本以他的实力,不待那两人逃远,翻手间就能灭杀。还有那苏门教执,竟然果断舍下学子,果断逃窜,更是出乎陈锐意料,陈锐内心暗叹一声,收起铁钉,转身看向木晨的对战。

    苏门阵法名不虚传,十多个聚灵学子结阵,竟然在瞬间,便能够将所有人的修为之力凝聚在一人身上,如此凝聚虽说还比不上真正的结丹,但比起假丹修士来说却不遑多让了。

    不过,当众学子看到教执竟然临阵舍了他们逃亡,心神剧变,阵法也出现了破绽。

    “陪你们玩了这么久,现在就破了这鸟阵吧!”木晨淡漠的声音响起,忽然周身火焰之力迸发。

    就在众学子诧异时,木晨身化一条火龙,携带着一股可怕的龙焰,直接冲出,眨眼临近,直接将一众学子笼罩在内。

    可怕的火焰燃烧,顿时传出苏门学子的阵阵惨叫之声。

    感受到那股可怕的炽热之力,陈锐双目不由一凝,如此火焰,就是以自己的肉身,都得退避三舍。

    此刻,地面竟然承受不住这股热力,竟然被烧出一片虚无深坑,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也随着深坑蔓延而开。

    轰!

    当木晨从火焰中走出时,那可怕的火焰也随之消散一空。

    “我们是苏门儒院内院弟子,你敢杀我们,苏门定会追杀百年,不死不休!”那些苏门学子却是发出声声惨叫,更是发出凄厉嘶吼。

    “小爷不在乎!”木晨淡漠道地看着这些五劳七伤的苏门学子,冷冷道。

    “人若杀我,我必杀人!”陈锐缓步上前,淡淡道。

    “不过,以你们眼下这种状态,已经与废人无异。”随着道道皮肉烧焦的味道传来,陈锐不由说道。

    而且,陈锐深知木晨那一式奇异的火焰术法绝不是这么简单,这些半死不活的苏门学子早已火毒攻心,即便日后能够恢复容貌,只怕修为也无法寸进了。

    没过多久,小白与朱三猴一前一后回到原地,看情形两者都没有失手。

    陈锐目光扫视了下四周,淡淡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

    三人一狼没有犹豫,寻了一个方向,极速盾走。

    就在陈锐等人离去不久,屠刀盟大堂中,那青衫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目中闪现一抹冰冷杀意。

    “冠夫子真是废物,竟然败在一个聚灵小子手里。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答应那老家伙了。”

    黑袍男子不由一惊,叹道:“此事的确出乎意料,看来对方也不简单。老教执看在你的份上,承诺灵狐归我等,还会将那群杂碎擒来让我等发落。事前我两都认定,此事该万无一失。”

    “如此一来,那群杂碎的命还是我等自己收了吧。”青衫男子阴沉道。

    黑袍男子目中冰寒杀意涌动,阴森道:“早该如此,问题是那群家伙摆脱了监视,寻找起来怕是麻烦不小。”

    青衫男子的五指在桌子上来回轻轻敲动着,冷笑道:“那个要出世了,我想这些家伙肯定会前往,届时一网打尽,让他们死无全尸。”

    黑袍男子不由大笑,道:“还是沈兄想的远,哈哈哈!”

    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大战,陈锐等人寻了一处幽静山谷隐盾而进。

    经过数日的疗养,陈锐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自从达到轩辕体第二重天,那变态到夸张的恢复能力越发明显了。

    当然,因为不知屠刀盟的人何时会找上门来,他也丝毫不敢放松,夜以继日的修炼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