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士别三日
    陈锐寻了一处僻静之地,正要与木晨,朱三猴坐下休养,突然有着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

    “哈哈,所谓真正的圣剑宗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如此机遇,竟然只派出一个筑基中期的小子?哈哈,这也难怪,当初仓皇逃窜的丧家之犬罢了。”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陈锐的身形不由一顿,然后双目一凝,往传来笑声的方向凝视而去……

    此刻,在距离陈锐不远处的空地中,有着四人被一群修士团团围住。

    陈锐的目光凝视,扫过这四人,然后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因为这四人身着的蓝色制式道袍,他熟悉,正是当年圣剑宗的道袍。

    而将他们围住的十多人,身着白色制式服装,陈锐的目光,却是停留在他们胸口处,那里,有着一道书卷图纹。

    这种图纹,陈锐不陌生,他在苏门学子的衣衫上见过。不过这些人身着衣衫不同,想来不是苏门学子。

    “苏门分宗……”陈锐双目微眯。

    感受着陈锐细微的变化,已经盘膝坐下的木晨与朱三猴两人立刻站起。

    “这是我们先寻到的空地,还请你们离开。”四人当中为首的筑基中期修士沉声道。

    “呵呵,这片地域,我想来就来,想走便走。就算你们圣剑宗的山门,我们也可随意进出。”白衣修士为首者轻蔑道。

    “是吗?我们是丧家之犬没错,那你们是什么,为了修炼资源向苏门摇尾乞怜的断脊之犬吗?”忽然,空地一侧,一个满脸伤疤之人突然走出,冷哼道。

    陈锐全身一颤,此人虽然容貌大变,但是陈锐一眼便已认出,他正是当初圣剑锋杂役区的管理,张昊。

    也不知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张昊容貌大变,满脸刀疤,全身充满血腥之气不说,修为更是达到了聚灵前期。

    陈锐不由暗暗吃惊,想当初陈锐筑基时,张昊不过凝气四层,怎的短短年月,竟然提升至此。

    “呵呵,原来是现在所谓的圣剑宗首徒张昊啊,也罢,正好闲来无事,今日便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丧家之犬!”白衣修士为首之人,目光轻蔑的看了张昊一眼,直接跨出一步,修为之力毫无保留散出。

    “张昊,只需三合,我吴彬让你趴下!”话音落下,林彬的身体陡然膨胀了一圈,看情形这家还是个炼体修士。

    张昊目无表情,并未说话,修为之力同样爆发开来,直接一步跨出,旋即一拳对着吴彬轰了过去。

    感受着张昊凶悍的拳风,吴彬也略感诧异,显然没想到此人出手如此果断。

    “不过,这点能耐,还不够!”

    吴彬没有丝毫迟疑,手掌伸出,竟是抓住了张昊的拳头。然而,张昊周身忽然黑芒大涨,瞬间凝聚了一副甲胄,他的周遭尖锐的撕裂空气之声响起。

    “砰!”强悍的力道轰然而出,直接将吴彬震退三丈。

    “混账!”吴彬咬牙切齿。

    此术陈锐见过,正是以前张牧修行过的黑甲术。

    不过,此情此景,只怕张昊修行的更为高深了。

    一拳得势,张昊并未放松,目中露出凶悍之芒,身化黑芒,再度欺身而进,双拳带着浓郁黑芒,毫不留情往吴彬周身上下招呼而去。

    吴彬也不畏惧,迎上前去,顿时两道身形纵横交错,时而发出凶猛碰撞,凌厉至极的拳芒掌风将四周阻拦之物如林木,巨石都是击得粉碎而去。

    “你输了!”张昊冷冷开口。

    张昊忽然一笑,只见他的一条手臂忽然黑芒大涨,轰的一声,直接穿透吴彬的严密防御,结结实实轰在了他的前胸之上。

    “砰!”

    吴彬当即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目中却是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在喷血的瞬间,凝聚灵力一掌击出,也毫不含糊的击在张昊胸膛之上。

    狂暴的灵力陡然传开,两人身形各自倒卷数十丈,站定身形的同时,不约而同再次喷了一口鲜血。

    不过,这一下伤势互换,吃亏的倒是吴彬。

    “吴彬,想不到你竟然连一个丧家之犬都收拾不了!”忽然一道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吴彬脸色难看,但是对出声之人却不敢反驳,因为此人才是他们这一批人真正的为首者。

    就在这时,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看了张昊一眼,淡漠道:“虽说之前隶属同门,然而你打伤了我圣剑宗修士,说不得今天也要让你受到教训。”

    此人陈锐见过,他是当初圣剑宗的一个筑基圆满弟子,记得名字是叫陆杭,只不过眼下修为已经达到了聚灵后期。

    张昊盯着眼前之人,冷声道:“无耻!”

    陆杭摇了摇头,掐诀往前一点,一道灵力所化的巨蛇洞穿而出,直奔张昊。

    “若你能接下这一式灵蛇指,看在往日同门情谊上,陆某放你一马!”在巨蛇飞出的瞬间,陆杭缓缓开口。

    见到这及其凌厉的一式术法,张昊目露果断,打算拼尽全力去硬接。

    正当张昊要行动时,一只手掌却是轻轻落在他的肩膀上。

    “让我来吧。”

    张昊正诧异时,只见一道人影从自己身后一闪而出,云雾缭绕间,剑芒闪过,那灵力巨蛇瞬间被斩成两半,化作星星点点消散在空中。

    这一下来的很是突兀,更是震惊了此地所有人。

    “看在往日同门情谊上,你若是能接下陈某一式剑法,陈某可放你等一马!”在云雾缓缓散开的同时,陈锐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你是陈锐,你没死?”当终于看清楚陈锐脸庞时,那陆杭不由惊呼出口。

    此人亲眼见过当初圣剑宗修为交流所陈锐与张牧一战,是以一眼便认出了陈锐。

    “陈……陈师弟!”张昊更是直接愣在当场。

    陈锐没有答话,只是一步跨出,身形直接消失于无形,就在陈锐身形消失时,陆行忽然脸色一变,因为无论他怎么用灵识扫视,始终无法知晓陈锐的位置。

    “砰!”

    在一声闷声突兀响起的同时,众人便看到陆杭已经喷血倒卷,在空中急速翻了数十个跟斗后,方才乍然落地,一时不知生死。

    这诡异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一刻,陈锐的身形却是缓缓出现在张昊的身边,沉声道:“不要让陈某再看到你们,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