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刮目相看
    这诡异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一刻,陈锐的身形却是缓缓出现在张昊的身边,沉声道:“不要让陈某再看到你们,滚!”

    众人骇然,一时寂静无声,唯有那吴彬第一个反应过来,当先跑到陆杭落地处,将其扶起,然后恶狠狠得:“还愣着干嘛,撤!”

    在这厉喝声下,所谓圣剑宗的白衣修士们方才反应过来,然后匆忙之间对着远处逃窜而去。

    眼看距离较远了,那吴彬回头厉喝道:“陈锐,你敢伤苏门分宗,圣剑宗的执事,将来一定后悔。”

    闻言,陈锐双目一凝,寒玉剑急速出鞘又瞬间入鞘,然而,只在那一瞬间,一道凌厉剑气呼啸而出,其速之快,令人侧目。

    “啊!”远处,忽然传来吴彬的惨叫声……

    “若不是看在当初同门的份上,就不是断你一臂那么简单了。”陈锐喃喃。

    对于圣剑宗,陈锐的归属感并不是非常强烈,然而当初司徒礼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救命之恩,陈锐一直不敢有半分或忘。

    之所以不杀陆杭吴彬等人,同门之谊实属假话,真正的原因只不过是看在他们曾经是司徒礼弟子的份上。

    从刚才他们的话语中,陈锐已然知道,圣剑宗已经分成两部分,一是原本的圣剑宗,已经归了苏门。二是那些不愿归附之人分离而出,却仍然以圣剑宗自居,张昊就隶属于第二部分。

    “陈……陈师弟,真是你。”张昊看着陈锐,激动道。

    陈锐脸上浮现温和的笑容,微微欠身一拜,道:“张师兄,别来无恙。”

    看着陈锐忽然行礼,张昊连忙将其托起,连道:“陈师弟,你这可折煞我了。”

    陈锐哈哈一笑,不过方才那一下实属真诚敬礼,当初杂物区生涯,张昊对他多番照顾,陈锐偶尔想起,也是暖在心里。

    陈锐内心一动,问道:“张师兄,你的修为怎么……”

    张昊看着陈锐,没有丝毫隐瞒,缓缓将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当初宗门五个长老从圣剑宗退走时,晚辈修士只张昊一人。

    是以,五大长老十分感佩张昊的举动!从此倾尽全力培养张昊,后者也没让他们失望,张昊此人天赋一般,却有一股超乎常人的执着韧性,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修为突飞猛进,竟然在短短年月内就达到聚灵前期的地步了。

    用张昊自己的话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志气,屈膝死敌苏门获得庞大的修行资源,我张昊打死也做不出来,所以才会坚决跟着离宗的五大长老而去。”

    听到张昊说出这些话,陈锐动容,再次对着张昊深深一拜。

    这一次,更加真诚,此事无关修为,如此人物,值得他陈锐尊重。

    张昊连忙还礼,然后继续说起了圣剑宗的处境。

    后来,五大长老寻了一处小型灵脉,开立宗门,将圣剑宗的香火延续下去。

    这些年来,由于发现了不少好的苗子,后辈弟子之中虽然人数不多,却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象。

    当陈锐听到司徒礼没有死亡之时,内心不由暗暗激动。

    终于,张昊将自己知晓的全部说完,陈锐也长长吁了一口气,因为圣剑宗还没灭亡。

    “张师兄,你们怎么回到这雷渊山脉来?难道也是为了洞府?”陈锐出声问道。

    以张昊等人的实力来说,来到这里只怕连洞府大门都没进去,就身亡在这凶险的地域了吧。

    张昊微笑道:“陈师弟,你放心,我等只不过是探路而已,宗内长老不久后就会赶到,到时候寻求机遇的事,还得靠他们。自从长老们从圣剑宗分离出来后,修行资源一直匮乏,所以才会来此一搏。”

    “宗内长老?难道是当初的黑袍长老吗?”陈锐面色微微变了一变,因为他知晓,那些老怪至少都是结丹中期以上的修为。

    张昊摇了摇头,苦笑道:“黑袍长老们不可能来此的。因为苏门依然将我们看成眼中钉,肉中刺,长老们为保万全,留在宗内以防不测。”

    “我想陈师弟应该明白,被人从老巢撵走,入丧家之犬一样仓皇逃离的滋味不好受,想来黑袍长老们不想再来第二次。”

    陈锐深有同感,道:“那现在宗内的长老是什么层次?”

    张昊微笑道:“就是当初和黑袍长老一起离开的紫袍执事,如今执事们也有三个跨入结丹,达到结丹前期了。这一次,来的正是三位其中之一。”

    陈锐眉头微皱,道:“既然苏门依然视你们为肉中钉,怎么没有出动归元修士来彻底灭杀?”

    张昊摇了摇头,茫然道:“这个黑袍长老也提过,一来苏门怕其余中土大宗耻笑,当初已经答应让我们离去,事后再下杀手,毕竟不妥。二来,苏门最近也有些奇怪,门内真正的高阶修士很少在大陆走动,好像有什么顾忌。”

    陈锐双目一凝,心中暗自猜测,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

    “阿锐,你遇到故友说的那么开心,不介绍认识认识吗?”木晨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陈锐看着木晨与朱三猴,说道:“这是我两位朋友,木晨与朱三猴。”

    张昊仔细打量着木晨与朱三猴,不由内心一惊。

    “那个一脸狡猾之相的人还好,倒是这个白衣青年,好强大的修为。”

    张昊不动声色,连忙将陈锐也介绍给了四个师弟,肃然道:“这位就是我时常和你们说的,三个月之内达到凝气三层,圣剑宗有史以来第一天才,陈锐陈师弟。”

    之前在张昊讲述陈锐事迹时,还颇有不信。然而,当看到陈锐轻描淡写击败陆杭时,内心顿时肃然起敬,此刻更是齐齐恭敬一拜,齐声道:“见过陈师兄。”

    陈锐的脸皮不由抖了一下,张昊这顶高帽实在是……

    当下也只能摆摆手,算是回礼了。

    “好了,他乡遇故知,人生幸事。我们今晚就一起打坐吧,明日再做考虑。”陈锐笑道。

    张昊求之不得,因为他素知陈锐之能,有他保护,想来在宗内长老赶到时,不至于再出什么岔子。

    翌日清晨,雷渊山脉外围也变得热闹起来,来此的修士倒是越来越多了。也有不少团伙陆陆续续向山脉之内进发,这些人脸上浮现浓郁的兴奋之色。

    见到这种情景,陈锐的目光凝重了很多,这次洞府争夺造化,只怕比想象中还要激烈。

    “走吧!”在好好休息了一夜后,陈锐挥了挥手,领着木晨,张昊等人往山脉之内缓步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