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丹元二榜
    “咳咳!”远处,林风剧烈咳嗽着,在喷出几大口鲜血的同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小子,我要你死!”知道自己着了陈锐的道,因此而吃了眼下这个大亏。

    然而,这个凶悍的乱魔域散修势力二把手,却是没有逃走,而是眼中寒芒闪烁,最后更是露出决然。

    因为,他深知此刻要逃已经来不及,唯有死命一搏,或有转机。

    林风咬破舌尖,往手中长矛上喷出一口鲜血,霎时那黑色长矛变得血红。

    “嗡嗡!”一股诡异的嗡鸣自矛上传出,然后那长矛竟然化作一条红色巨蛇。

    红色巨蛇扭了一扭,周围空间顿时发出震颤之音。

    陈锐目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掐诀间,寒玉剑一指天空,口中轻吐:“呼风!”

    话音落下的瞬间,黑风凝聚,化作一柄黑色巨剑,剑鸣之音轰然响彻四周。

    “血灵蛇,去!”林风脸色煞白,单手一指陈锐。

    那红色巨蛇瞬间带起滔天血芒,直接对着陈锐射去。

    陈锐深吸口气,手中寒玉剑往下一斩,那柄黑剑带起一股无可匹敌剑气,往那红色巨蛇斩去。

    眨眼间,两者轰然对碰!

    撞击的刹那,天地似乎也为之一肃,周遭似乎都在此刻寂静了下来,数息之后,宛如火山喷发搬的可怕冲击波,轰然席卷开来。

    “砰!”

    陈锐的身形,首当其冲,直接被那股可怕的冲击巨力震飞十几丈,狠狠撞向一颗大树之上,一声闷哼不由传出,显然有所受伤。

    陈锐缓缓落地,然后目光扫视交击处,那里已然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坑。

    巨坑附近,还有两个林风一方的聚灵前期修士倒地呻吟着,看这模样,他们离交锋之处较近,受到了波及。

    至于那林风,以修为之血辅助自己最强法宝发出的最强一式,被陈锐党下后,气息已经萎靡到了极致,口中正不住喷出鲜血。

    陈锐双目一凝,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身形一步跨出,化作一道云雾,眨眼临近林风,手中寒玉剑,顺手刺出。

    “饶命!”看着瞳孔中不断放大的剑刃,林风凄厉开口,目中满是后悔与恐惧。

    然而,陈锐没有丝毫迟疑,“噗嗤”一声,寒玉剑已然刺入林风心脏,然后随着剑气席卷,这位散修势力的二当家当场化作漫天的碎肉血雾,就此陨落。

    那四个观战的筑基弟子无不震惊当场,那林风散出的修为之力在他们看来,还在宗内聚灵圆满的执事之上,这样的人物,竟然也栽在陈锐手上,当下内心对陈锐更是敬佩。

    此刻,在另外一处,林风手下的两个聚灵圆满已经满身鲜血,体内灵力凝滞,最后在不甘的咆哮中被小白撕成多块,身死道消。

    张昊与朱三猴的对手见状,早就吓的心惊胆战,哪还敢逗留,舍了两人,狼狈逃窜。

    然而,当他们逃不出多远,两道火红剑芒,从黑暗中射出,在他们不及反应时,头颅已经飞起,顿时血洒长空,然后身体狠狠倒落地面。

    “阿锐,你这边也收拾停当了啊?”黑暗中,木晨的身影踏步而出。

    陈锐深吸口气,道:“你那边如何?”

    木晨摊了摊手,道:“小爷出马,自然片甲不留。对方只一个大头修士有些门道,剩下不过小喽啰。”

    陈锐点点头,然后走到那两个兀自还在呻吟的散修身边,冷冷道:“你们是什么来历,为何要袭击我们?”

    两人目中露出恐惧,全身颤抖,正迟疑间,忽见一道剑芒划过,当中一人的头颅已经飞起,顿时身死。

    剩下那人本也是个亡命之徒,此刻却浑身顿时抖得像筛糠一样,眼中满是恐惧骇然,然后哭丧着脸道:“我们是蛇帮的人!”

    陈锐和木晨相视一眼,均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已经得罪了这所谓的蛇帮,竟然令对方花下血本来袭击。

    当下,陈锐一一问了个明白,包括袭击理由以及蛇帮的底细。

    那人只求活命,当下不敢有丝毫隐瞒,一一照实说了。

    “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了,还请前辈饶命,饶命!”这人颤抖着不断磕头求饶。

    陈锐沉默片刻,然后手起剑落,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经过许多磨炼,陈锐早已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之人。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陈锐向来不会留手。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个干净!

    看着这一幕,那四个圣剑宗的弟子脸上不由一变,看着陈锐的目光从震惊转为敬畏。

    张昊看向陈锐,无奈一笑,本以为自己受尽磨难,修为突飞猛进,即便和陈锐有些差距,想来也差距不大。

    然而,眼前一幕告诉他,并非差距不大,而是和以前一样,天差地别。

    在张昊看来,陈锐本人极强,身边的帮手木晨更是不遑多让,不仅如此,还多了一只灵兽妖狼,此兽也非同一般。

    “无怪长老们都念念不忘陈师弟。”张昊内心暗叹。

    “所以说不能招惹煞星,万万不能招惹。”朱三猴也不由腹诽了一句。

    “蛇帮与白班吗?还有那神秘的三眼秘术,竟然能够找到我们的踪迹!有机会,第一个就要干掉那家伙。”陈锐表情有些凝重。

    因为这两个散修势力颇为强大,首领均是结丹初期的修士。

    “嘿嘿!阿锐,我觉得咱们挺倒霉的,刚从五灵界归来不久,忽然之间就多了这许多对头。苏门自不必说,单是这蛇帮,白帮,还有屠刀盟就有的头疼了。”木晨嘿嘿一笑,目中却是露出厉芒。

    陈锐沉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干掉我们,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又道:“不过那家伙说的丹榜和元榜是什么?”

    张昊道:“中土大宗时有派遣子弟在护道者的暗中保护下出去历练,当然这些人可是富的流油。虽说不是十分寻常,可有时也会遭遇各种袭击。”

    “这种情况大宗自然知晓,不过他们更是知晓世上想要变得强大,岂能没有付出?温室里的花朵,总归不能适应狂风暴雨。”

    “不过一码归一码,出手袭击者只要没有死,那么不管成功与否,大宗都会发布悬赏令。”

    “而那些被通缉的家伙一般都逃到了乱魔域,试想一下,在护道者眼皮底下袭击大宗精英弟子能够战胜,或者全身而退的,基本都是结丹老怪了。”

    “这就是乱魔域丹榜和元榜的由来,丹榜是结丹修士的榜单,元榜自然是归元修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