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猪狗不如
    ”陈锐内心有些讶异,怎的天底下还有这等宗门,有机遇不抢,收徒只看缘分……

    难道真的能够清静无为,随遇而安?

    此刻,那方子舟已然来到弓道修士的驻地,当下包括之前方家那个结丹初期的修士纷纷迎上前去,齐声喊道:“见过子舟师兄。”

    方子舟只是摆了摆手,笑骂道:“喂,咱们要低调点!”

    弓道之前便已经到来的那个结丹初期青年微笑道:“子舟师兄,不是说对这闪雷宗旧址不感兴趣吗?”

    方子舟无奈道:“张誉你不知道,这是宗内那些老家伙非得逼着我来,我没有办法,才披星戴月过来。”

    那叫张誉的青年笑道:“苏扬与夏侯仁都来了,若是你再不来,只怕我们这次要空手而回了。”

    方子舟轻笑道:“呵呵,就算我来了,也不见得就能得到多大好处。你可不要忘记了,这是乱魔域,实力强大却善于暗伏,深沉狡诈之辈不在少数。”

    闻言,张誉也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看这里群修汇聚,指不定方子舟所说的狡诈之辈就隐伏在哪个角落呢。

    这个问题,陈锐也在内心暗暗猜测,这一次洞府机缘的竞争,只怕会比想象中更加凶险。

    且不说三大宗派的顶尖弟子,就是名列丹榜的蛇帮,白帮首领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眼下虽说还没见到这些人物到来,却很可能已经暗伏在某一个角落。毕竟,他们是通缉犯,公然出现在三大宗派顶尖弟子面前,这种蠢事他们不会去做。

    而且,此地隶属乱魔西域,作为西域唯一修真城市的掌控者屠刀盟,面对这种机缘,不可能会没有行动……

    思来想去,陈锐忽然发现,苏门好,蛇帮白帮也罢,就连屠刀盟都是自己的对头,看来这一次绝不能掉以轻心了,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陈锐,还有你们这群丧家之犬,竟然还真敢来到这里,上次吴某受你照顾了!”忽然,一道怨毒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锐循声看向苏门的团队,只见在苏扬等人的后方,断了一只手的吴彬正目光怨毒的看着自己。

    “陈锐!?”

    这个名字对于现在苏门的人来说,可并不算陌生,因此在吴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苏门一众学子瞬间往陈锐锁定而来。

    本来与众人谈笑风声的苏扬脸庞陡然一凝,然后死死盯住了一身灰衣的陈锐。

    感受到苏门众学子不善的目光,陈锐神色平静,只是摊了摊手,并未出声说话。

    “与陈锐一起的那些就是当初从圣剑宗退走的废物?”苏扬的目光很快掠过陈锐,在邱长老等人身上扫了扫,旋即戏谑道。

    “当真是一群废物,不敢以圣剑宗为名,只会爽嘴炮说自己是真正的圣剑宗弟子!”苏扬身边一个修为达到筑基初期的学子也是嗤笑道。

    听到这话,一众苏门学子顿时大笑,吴彬等苏门分宗弟子站在苏门学子身后,也是大笑出声。只陆行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转头看向别处。

    听着这种刺耳的笑声,包括邱张来在内的圣剑宗修士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双目似要喷出怒火。

    他们知晓此刻出声对抗,将会引来强烈的报复,只能强忍心中怒气。

    此地的骚乱,也引起不少修士的注目,他们的视线很快往陈锐等人投射而来。

    苏扬沉吟片刻,轻描淡写说道:“那些废物也就罢了,就算让他们进入洞府,只怕也不会有什么作为。倒是这个陈锐,伤我苏门学子,辱我苏门太甚,今日就先解决了吧。”

    “木兄,助我拦下苏扬!”陈锐眼神陡然一凝,然后偏头对着木晨逼音成线道。

    木晨双目露出战意,心下了然。

    “上!”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木晨脚步一踏地面,身形只是一闪,便快若闪电般得向苏扬射去,眨眼临近,灵力凝聚火红长剑,对着苏扬一剑挑去。

    就在木晨行动的同时,陈锐周身银芒一闪,忽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两人的出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都不曾想到,面对着如此之多的苏门学子,竟然还敢主动出手。

    “找死!”面对木晨凶悍的一式上挑,苏扬脸色有些难看,背负的中品法剑陡然出鞘,横剑一挡。

    “铛!”

    双剑交击,狂暴的剑气波纹回荡,直接将学子当中较弱者掀得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陈锐的身形陡然出现在吴彬身前,手掌伸出,快若闪电般的将吴彬的喉咙扣住,然后脚步一踏,周身云气飞舞,又回到了原地。

    “混账!”苏扬一声厉喝,催动灵力欲要一剑荡开木晨,可后者目中出现嗜血之色,一股浓郁的煞气陡然爆发。

    “起剑式!”一道庞大火红剑芒自煞气中冲出,直接撞向了苏扬的中品法剑。

    “轰!”

    霎时,两者相撞,两人身形各自后退,木晨则是顺势回到陈锐身边,只留下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苏扬留在原地。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在短短数息之内便已发生,众人一时惊呆了。邱长老和四个紫袍执事更是震惊当场,那个郭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显得极为惭愧。

    就在之前,他还取笑陈锐修为不足。然而现在却被狠狠打脸,因为这件事莫说一个郭尘,就算有十个郭尘,也不见得能做得成。

    “陈锐,你想做什么?我是苏门分宗的弟子,你敢动我,苏门定让你生不如死!”被陈锐一把扣住喉管,吴彬面色涨红,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此刻他内心有些恐惧,因为他也想不到,陈锐竟然以声东击西之计,在苏扬等人的眼皮底下将自己擒住,这份果断与实力,只怕一般的结丹初期修士都不曾具备。

    “啪!”吴彬的咆哮声刚刚落下,陈锐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顿时将他满嘴牙齿打碎。

    “噗!”

    鲜血夹着牙齿碎块喷射而出,吴彬险些被一巴掌打的晕过去。

    陈锐将如死狗一样的吴彬往地上一抛,冷冷道:“遇到强敌摇尾乞怜,背叛宗派得以继续修行,我不怪你。但是,当新主人嘲笑故宗修士时,却没有半点羞耻之心,反而跟着一起嘲笑,似你这等猪狗不如的畜生,杀你脏了陈某的手!”

    陈锐话语出口,掷地有声,倒是让不少人愣了一愣。那些原本也跟着嘲笑的原圣剑宗修士表情陡然凝固,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至于那摔在地上的吴彬,此刻满脸恐惧,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连大气都不敢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