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怀疑人生
    ”巨大的白芒剑影,弥漫着凌厉的波动,每一道都蕴含着能将假丹修士击溃的威能。

    这一次,徐盛也是施展了一门强大的剑术神通。

    “铛铛铛……”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当云剑穿透禁制斩向徐盛时,徐盛发出的七道白芒剑影,几乎同时狠狠的刺向了云剑之上,当下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

    然后,一恐怖的剑气旋涡,如同风暴般陡然席卷开来,令人侧目。

    空中,两人的剑术神通还在僵持,轰鸣回荡,忽然,两者竟然相互抵消而去,化作剑风白云,弥漫天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形,快若闪电般的从白云中射出。

    “找死!”

    见到那道身影射来,徐盛眼中顿时寒芒涌动,手中法剑竟然扩大数倍,然后带起凌厉的剑芒,狠狠对着那道身影刺去。

    “大剑刺!”

    陈锐的身影通体被银芒缭绕,而且这一次,在陈锐的右拳之上,竟然闪烁着道道雷霆。

    原本是散落在周身的雷元,竟然被陈锐转移到了右拳之上。

    秘法银耀体疯狂运转也一同凝聚在那雷拳之上,而后,陈锐一拳轰出,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硬接徐盛大剑刺。

    “铛!”

    银芒雷拳狠狠轰在了剑尖上,陈锐的目光,却是充满着戏谑,冷笑声伴随着一道惊天巨响,自上空轰然传开。

    “没有看穿我的禁制,只能委屈的硬接我这式神通,是你的败因!”

    庞大的雷霆闪电,伴随着耀眼的银芒自空中轰然爆发开来,整片天空,在这一刹那被银芒覆盖,雷鸣阵阵,闪电四射!

    此刻,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拳剑交击之处,那里才是双方斗法的源点!

    木晨的目光也是紧紧盯着两人的变化,心中暗道:“阿锐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耀眼的光芒,陡然如巨龙吞水一般回到源点,而后又疯狂的爆发开来,可怕的风暴顿时彻底席卷而开,令那些修为不到结丹者心惊胆战。

    “砰!”

    风暴席卷间,两道身影几乎同时倒卷而出,但徐盛却是显得格外狼狈,身形倒卷后径直撞上禁制,禁制爆发,他再次受伤。

    徐盛周身被鲜血染红,从空中倾斜下落,最后狠狠落在大地之上,在地面上轰出有个人形的深坑,而深坑旁边有着裂缝蔓延开来,令人心惊。

    “嘶!”

    无数修士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们已经看出,堂堂苏门结丹学子徐盛,已经深受重伤,完全落败!

    天地之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特别是那些苏门学子,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一幕,徐盛实力如何,他们再清楚不过,凭借着手中下品法剑以及所学剑诀,其实力,就算是在苏门结丹前期的学子当中,除了那几个特别变态的妖孽之外,都能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了。

    “这……怎么可能?”

    众学子转头看向依然傲立空中,全身被云雾包裹的陈锐,心间无疑起了惊涛骇浪。这人真的是原圣剑宗年轻一辈弟子吗?这种实力,即便放到四大宗派的年轻一辈中,绝对都能算的上是强者。

    “竟然打败了徐盛!”邱长老等人同样有些震惊,他们原本以为,陈锐再逆天,能够与徐盛勉强抗衡就不错了。

    那郭尘已经惭愧到了极点,此刻脸上火辣辣的,似乎被什么人用力抽打过一般。

    “难怪酒长老时常提起此人,还说他才是毁灭苏门的利剑!”邱长老内心喃喃。

    陈锐脸色平静,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周身云雾以及银芒也是悄然散去,低垂的右手五指上,均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此刻正不断滴落着鲜血。看起来,之前的硬撼中,他也受了伤,不过这对于狼狈到极点的徐盛来说,无疑好了太多。

    “啊!”

    这时,一声不甘的怒吼,从深坑中传出,一道人影从中狼狈地爬了出来,口中不时喷出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致。

    只不过,他的目中还充斥着无法置信的之色,这种结果,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一个自己口中的废物,仅仅以聚灵后期的修为,就能将自己打成这般狼狈模样。

    万一哪一天这家伙结丹成功,其实力不是逼近苏无戏了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徐盛已经有些怀疑人生了。

    “别瞎嚷嚷了,被一个三流小宗的废物打败,那你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陈锐目无表情,冰冷开口。

    “陈锐,你也太得寸进尺了吧!”苏扬传出一道怒喝,身形如闪电般地射出,凝指成剑,隔空一指往陈锐眉心点去。

    “嘿嘿,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忽然,一对火红剑指,忽然从一侧冲出,重重的往苏扬的双指点去。

    “砰!”

    剑指相交,一股凶戾的剑气席卷开来,木晨的身形被生生震退了数十丈,不过苏扬的身影,同样被震退了数丈,方才稳下身形。

    “小爷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木晨脸上露出冷笑。

    “也罢,今日就让苏某将麻烦一并解决了吧!”苏扬单手一翻,那柄中品法剑已然在手。

    “你可以试试!”木晨淡淡道。

    “师兄!”苏门另一个结丹修士走了过来,对着苏扬说道。

    “丁封,什么事?”苏扬一脸不耐说道。

    那个叫丁封的学子轻声道:“眼下闪雷宗的封印就要解开,我们犯不着和圣剑宗的杂碎耗在这里,若是耽误了正事,副教那里不好交代啊?”

    “这两个小子极为不弱,万一在与我等的斗法中那封印消失,耽误了时机,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夏侯仁和方子舟?”那个叫丁封的学子沉稳说道。

    苏扬沉吟片刻,显然还在为要不要出手犹豫,除了丁封说的原因之外。若是陈锐和木晨实力稍低一些,他会毫不犹豫出手。

    从之前的几次交锋中,他已看出,那个身穿白衣修为只在聚灵圆满的青年,其实力并不逊色于陈锐,若真的开战,固然能够取胜,然而自己这边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放心吧,那两个小子和圣剑宗余孽跑不了,以我们的阵容,要想杀他们也是不难,不过这事还是放在得到机缘之后比较妥当。”丁封说道。

    然后,丁封附耳对着苏扬说了些什么。

    苏扬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面上又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喜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