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金钥黑戒
    ”忽然,陈锐那金色瞳孔一闪,因为他看到了,在那距离雷海之上三尺处的圆柱形雷电中,竟然有两个微小的物体悬浮着。

    他仔细观察着这两样物体,其中一样,是一枚金灿灿的钥匙,至于另一样则是一枚黑色的戒指。

    陈锐内心一动,这钥匙与戒指绝非寻常,竟然能在圆柱形雷电之中经历无数年而没有损坏!

    他双目一闪,当下没有犹豫,身形一闪,竟然冲进了圆柱形雷电中。

    “轰轰!”

    一道无与伦比的压力往陈锐周身挤压而来,似乎要硬生生的将其往雷海之中压去,同时也传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一股庞大的冲击席卷,使者整个雷海剧烈一颤。

    陈锐咬紧牙关,竭尽全力施展金辉体,顶着那圆柱形雷电的压力与轰击,一步一步往钥匙与戒指靠近。

    数息后,他便临近钥匙与戒指,右手艰难的伸出,将其抓在手里。

    当下,陈锐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退出了圆柱形雷电的范围。

    这一进一出,已用尽了陈锐最强的手段,在他彻底退出圆柱形雷电的范围时,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却又不敢解除金辉体。

    一旦解除,即便修成轩辕体第三重天,也要在这无数的雷电下化为飞灰,消散天地。

    此刻的陈锐没有多余的心思查看那两样物品,而是要尽快离开这雷海的中心区域。

    因为,金辉体对身体的负担太大,不可能长久施展。

    当下,他也不敢有任何迟疑,绕开那圆柱形雷电,继续往前走去。

    经过雷海中心区域后,虚无中劈下的雷电绵密程度与强度在逐渐减小。又是经过数个时辰,陈锐已经解除秘法,只以肉身抵御雷电。

    或者说,就算他不主动解除,肉身也已经无法支撑金辉体带来的负担,也会被动消失。

    此刻,他的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心有余悸得回头看了看雷海中心区域,然后长长吁了口气。

    若是方才他在中心区域多停留片刻,只怕将会永远葬生在这雷海之中。

    他转过身,看着前方,目光露出坚定,一脚踏出,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雷海之上,一道身影,渐行渐远……

    陈锐自己都不知晓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色终于有了变化,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对岸。而岸边的某一处方向,有着一道金色大门。

    他内心有数,想必只要走出那金色大门,就算通过这雷霆地狱的试炼了。

    陈锐上岸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盘膝坐下,从储物袋中拍出一些灵石,静静地吐纳起来。

    之前的经历,已经使他彻底明白,这闪雷宗旧址根本不是什么造化之地,而是一处蕴含着无限危机的绝地。

    在自身状态不是最佳的情况下,冒然离开大门,说不定又会遇到无法想象的危险。

    经过整整三日的吐纳,陈锐已经状态调整到最佳,当下不再犹豫,起身往金色大门一步跨出……

    此刻,在一处荒漠中,张昊一脸苍白,落荒而逃,他右臂鲜血淋淋,骨头刺出血肉,看情形已经报废。

    他的全身各处满是剑痕,尤其是腹部的一道伤口,更是惊人。此刻逃窜中,留下了一条血路。

    这种伤势,就算就此倒地昏迷也不奇怪,然而张昊内心不忿,更有不甘,硬是强撑着一口气,没有昏死过去。

    一股死气在张昊身上弥漫,脸庞扭曲,那是痛苦与不甘并存的表情。

    他有心反击,奈何对方修为太高,反击无效之下,只能一路奔逃。

    “邱长老,张昊只怕也要葬身在此了。”他脸上浮现一抹苦涩。

    “徐大哥,此人倒是命硬,不仅受了我无数次攻击,更是被大哥一剑重创,没想到还有气力逃跑。”在张昊身后,有三人不疾不徐地追着。

    这三人其中之一便是徐盛,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人。

    那女子相貌颇为秀丽,眼中更是带着媚态,看起来已不是处子。不过此女修为也不低,已经到了聚灵中期,此刻正一脸嗤笑地看着奔逃的张昊。

    徐盛的目光看向女子时,脸上露出倾慕之色,神色从容,说道:“此人得罪了灵妹妹,更与那可恶的陈锐是同伙,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轻易死去。我倒要看看,当陈锐看到此人凄惨的死状时,脸上会有何精彩的表现。”

    至于另一人,是一个老者,此人面无表情,其修为虽说也是结丹前期,论实力来说,却是三人当中最强。

    张昊的速度,越来越慢,他感觉全是疲惫,血液几乎要流干,死气更加浓郁,他的面色,此刻已经不再苍白,而是多了一种病态的红色。这是一种回光返照,看起来离死不远了。

    若非身后追击之人抱着戏耍的态度,怕是早就身亡,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则是那追击者当中的女子,在戏耍之中,以他张昊为靶子,不断尝试各种法宝以及术法。

    女子身边的一个老者,时不时出声指点一番,每次指点都让张昊更为狼狈。

    “小姐,此人已然油尽灯枯!”在张昊身后,那老者的目光从前者身上收回,平淡道。

    那女子咯咯一笑,说道:“这么快就要死了,不过此人倒是有些毅力,坚持了好几天,之前抓到的修士,最多也就坚持数个时辰而已。达叔,下次给我把那个陈锐抓来吧,兴许能多玩几天。”

    那老者神色如此,缓缓道:“行!”

    简简单单一字,透出一股自信。

    在女子身边,徐盛倾慕道:“灵妹妹身为监察使义女,莫说抓个小小陈锐,即便是这剑极洲大陆上任何人,只要灵妹妹想抓,没有抓不到的人。”

    那女子掩口轻笑,眼中露出妩媚之色,声音更是令人酥麻动听,开口道:“哪里,徐大哥过誉了。”

    口中虽然说着谦虚之词,可女子的神色中依然露出傲气,在这剑极洲,即便是四大宗派,也要给监察使面子,他身为监察使义女,的确如之前所说,只要想抓,基本没有抓不到的人。

    不多久,张昊的逃遁终于进入了尾声,他受伤太重,已无力再逃,此刻即便身后之人不再追杀,只怕也难以久活。

    女子看见这一幕,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说道:“没意思,这就不逃了。徐大哥,此人让你来杀吧!”

    徐荒哈哈一笑,说道:“愿意效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