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滔天杀机
    ”此时此刻,陈锐已经从金色大门迈出,当看到眼前的荒漠时,下意识灵识一扫,立刻,脸色瞬间阴沉,浓郁到足以惊天的杀机顿时爆发开来。

    徐荒在低笑中拔剑上前,一剑刺出,正要从张昊丹田刺入。

    躺倒在地的张昊脸色露出绝望,喃喃道:“陈师弟,张昊只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就在这时,就在那一剑要刺入的一瞬间,一道清风在郭张昊身边吹过,原本神色如常的老者以及徐荒脸色大变,后者手中法剑更是一顿。

    刹那间,一股无法想象的杀机,从荒漠中某处席卷而来,瞬间将三人笼罩。

    这道滔天的杀机,令徐荒脸色苍白,不顾杀死张昊,立刻退后。

    然而,就在这瞬间,一道身影从天际闪掠而至,轰隆隆的音爆声响彻天空时,就在徐荒后退的瞬息,一道带着淡金色光芒的身影已然出现在张昊之前。

    “陈锐!”徐荒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影。

    陈锐没有说话,一步迈出,只见得淡金色光芒一闪,便已临近徐荒,一拳闪电般轰出,便结结实实地轰在了他的胸口。

    一阵阵咔咔之声回荡,徐荒全身的多处骨头断裂,身子被抛出。

    陈锐再次欺身而上,淡金色的拳头落在徐荒眉心,强悍到了极致的力道,如同惊涛骇浪,刹那间就将徐荒全身灵力崩溃。

    徐荒的身体再次抛出,化作一道弧形,在半空时,其身体之内还传出砰砰之声,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化作血雾弥漫。

    冲入体内的拳力,疯狂爆发,先是摧毁他的丹田,接下来碎灭其内丹海,再然后逼至全身血液乃至皮肤。

    这一拳之力,强到可以让结丹前期修士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将徐荒体内完全崩溃后,拳力之中竟然散出道道金色的雷电,轰的一声,徐荒的身子,彻彻底底崩溃。

    其整个人还没落地,身子直接瓦解,除了漫天的血雾之外,已然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陈锐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些丹药,让张昊服下。

    “是谁,给你们资格,伤陈某的朋友?”冰冷到了极致的声音,从陈锐口中,徐徐传出。

    在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快得无法想象,那老者刚要出手制止,尚未临近,一切便已尘埃落定。

    冷汗很罕见地从老者额头泌出,他的从容荡然无存,他的淡然已经彻底崩溃,他的自信瞬息之间瓦解得干干净净,在他眼中,此刻露出的是浓郁的惊骇,还有深深地恐惧。

    方才那一幕,即便连他都没怎么看清楚陈锐的身形,这种速度,闻所未闻。

    他实在想不懂,此人修为明明只是聚灵后期,怎么会如此恐怖!

    “太可怕……中土大宗年轻一辈的顶尖修士我都认识,此人到底是谁?”老者面色苍白,冷汗止不住留下,尤其是对方那浓郁到了极致的杀机,让他心神剧震。

    不远处的那女子,整个人彻底呆住了,眼前的一幕,一时之间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陈……陈师弟……”地上的张昊,看着陈锐,眼角露出激动,挣扎着想要说话。

    陈锐单手一抬,示意不用再说,目光越过那结丹前期的老者,落在了不远处呆立在原地的女子手中,她所持之剑,其上尚有血液低落。

    根本就懒得废话,陈锐脚掌轻点地面,人顿时消失于无形。

    那女子此时才从剧烈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她亲眼见到禁门的徐荒在对方两拳之下,身子直接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一幕,生生摧毁了她的心神,让她胆战心惊,此刻忽然看到陈锐消失无影,身子在惊恐中急速后退。

    她现在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逃,逃,逃!

    “太慢!”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陈锐身形在女子身前显现,一拳轰出,拳力所至,女子身子在一颤之下,霎时爆成了一团血雾。

    那老者本欲上前救援,可已然来不及,此刻心神剧震。

    “该你了!”陈锐目中寒芒一闪,转过头,凝视着老者,阴沉道。

    老者表情无比凝重,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把黑剑。

    话音落下,陈锐单手一翻,寒玉剑在手,剑尖往空中一指,霎时,一股浓郁黑风在其周身弥漫。

    “呼风!”

    这浓郁到了极致的黑风瞬间凝结,于空中形成了一大一小两把剑意滔天的黑剑。

    老者双目一凝,知晓此术绝非等闲,脸色大变,身子后退之际,双手掐诀,在其手中立刻升起了一股红色火焰,火焰凝结,形成一面火盾。

    双剑降临,落在那火焰之盾上,只听得砰砰的声音传出,那盾牌立刻崩溃,巨剑疯狂冲入,落在了老者挺起的黑剑上。

    “轰轰!”

    剑气席卷爆发,一股强大的冲击席卷,老者当场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身子极速后退,心中的骇然已经到了极点,他实在想不懂,为何一个区区一个聚灵后期的修士,能施展如此神妙强大的术法。

    “道友,请听我一言!”后退中,老者极速说道。

    陈锐神色冰冷,心中杀机没有减少半点,根本懒得和他废话,周身淡金色光芒隐隐浮现,然后身形一闪,速度其快,直奔老者。

    老者眼看无说话的余地,低吼一声,双手掐诀,喝道:“离火歌,黑剑斩!”

    此言一出,他周身立刻爆发出道道红芒,然后全部汇聚到手中黑剑之上。

    一道巨大的火焰剑气从黑剑之上猛地射出。

    陈锐双目一冷,蕴含莫大威能的淡金色拳头一拳轰出,那火焰剑气顿时化作漫天的火苗,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陈锐身形一往无前,老者眼看避无可避,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道精血,落于其手中黑剑之上。

    “火神柱!”

    霎时,一道庞大火柱冲天而起,将老者牢牢守护了起来。

    “轰!”

    一声惊天巨响,骤然间,在这无边荒漠中传开,双方交击处,火焰四射,而在赤红的光芒中,一道本来微弱的金芒竟变得越来越显眼,最终迸发开来,将赤红火光完全掩盖。

    “轰轰!”

    火柱碎灭的同时,老者的身子蹬蹬蹬后退数丈,可依然支持不住陈锐那可怕的力量,又倒卷出数百丈,口中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体内的灵力彻底混乱,他脸色苍白,喃喃道:“怎……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