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一句误会
    ”陈锐冷漠地看了老者一眼,杀机不减反增、

    他沉声道:“接下我方才一拳,你有资格和我说话!”

    “道友,此事误会,老夫乃是剑极洲监察使的家仆,还请道友放过。”老者说话速度极快,为了活命,更把监察使搬了出来。

    陈锐双目一凝,不知那监察使是什么来头。

    眼看陈锐沉默不语,老者继续道:“若是知晓此人是道友朋友,我们断然不会如此,实属误会。”

    “误会!一句误会,陈某朋友却差点死在你等手里,只消陈某晚来半息。此事可不是误会便能了结的。”陈锐目中杀机一闪,双脚一点地面,身体狂掠而出,直奔老者。

    陈锐就是这种性格,修行以来,他的朋友不多,张昊算是其中一个。无论是什么人,只要伤了他的朋友,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陈锐,老夫活不了,但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更惨!方才那女子便是监察使大人的义女,你杀了她,监察使大人不会放过你!”眼看陈锐轰轰而来,老者自知生存无望,怒吼道。

    “陈某有什么下场,至少你是看不到了!”淡漠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浓郁金芒已经轰在了老者胸口上。

    拳力迸发,只听得砰的一声,老者胸口直接塌陷,然后从后心穿出,化作一片血肉喷射而出。

    老者前胸破了个大洞,血肉模糊,骨头碎裂,血液如雾喷出,整个身子,已然完全失去了生机。

    “这就是伤我朋友的代价!”陈锐右手直接插入老者的丹田,顿时抓出一颗碎磐之丹。

    陈锐表情冰冷,将碎磐之丹收入了储物袋。

    老者破败的身体,轰然倒地。

    陈锐身形一闪,来到张昊身边,再次拿出一些丹药让其服下。

    “张师兄,你受伤沉重,需立刻疗伤,我替你护法。”陈锐连道。

    张昊挣扎着爬起,借着丹药的功效,缓缓吐纳起来。

    陈锐双目一闪,在他的身边布置了一些禁制后,自己也盘膝坐下,目中流出沉声之色。

    “剑级洲监察使,这又是什么人!能以结丹修士为家仆,看来非同小可。”陈锐目中露出寒芒。

    “我陈锐踏上修行路以来,自与苏门结怨后,所遇强大势力也不在少数,多一个监察使,不多。”陈锐扪心自问,即便详细知晓监察使的强大,他便能对朋友见死不救吗?

    “只要结丹成功,配合秘法金辉体,我的战力还能提升数个档次!”陈锐沉思。

    “就不知将来我所结之丹,会是哪种。”陈锐很清楚,碎磐,紫丹,金丹这三者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

    经过十五日疗伤,不远处的张昊在吐出一口浊气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盘膝而坐的陈锐时,叹道:“多谢陈师兄相救。”

    张昊看着已经报废的左臂,又很快沉默下来。陈锐一眼便能看出,张昊的生命虽然无碍,可受伤沉重,还需长时间疗伤。

    陈锐笑道:“你我相识于修行之始,救你之事不需放在心上。不过,眼下我还要去争夺闪雷宗的机缘,要先行离开。”

    张昊点了点头,道:“以眼下陈师弟的实力,应该不难。”

    陈锐道:“放心,在临走之前,我会在你疗伤之地周围布下重重禁制,等闲之人绝对无法闯入。”

    “张师兄,你也不必暗自气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张昊目中顿时露出异样的神采,然后向着陈锐深深鞠了一躬,抱拳道:“谨记师弟教诲,师弟之恩,张昊铭感五内,绝不会忘。”

    张昊对于陈锐,唯有感激。

    “张师兄,可有见过木兄还有邱长老他们?又为什么会遇到徐荒他们?”陈锐问道。

    闻言,张昊摇了摇头道:“木道友与邱长老没见过。我也是机缘巧合闯过大石台,可没想到一走出传送通道,便遇到那三个杂碎!”

    陈锐微微一笑,站起身子,将那三人的储物袋一把抓来,丢给了张昊后,双手快速结印,以灵识为引,打出自己所能施展的所有防御禁制,将张昊牢牢守护。

    在做完这一切后,陈锐自信道:“张师兄,你且在此安心养伤,待我取得机缘后,便会回到此地将你放出。”

    张昊点头,珍重的将那三个储物袋收了起来。

    陈锐长笑一声,临空而起,身形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际。

    经过八个时辰的飞行,他来到一处森林之前。

    陈锐视线远眺,在森林的中心处,有着一个庞大的建筑群,楼台林立,最中心的一座最为高大的建筑,尤其显眼,宛如鹤立鸡群。

    凝神观察,便能够发现,唯有这座建筑是有巨石完美堆砌而成,颇有上古时代的风格。

    想必,这建筑群就是闪雷宗核心所在。

    只不过想要达到那里,还颇有些麻烦,因为环绕建筑群的森林中,不时传出阵阵兽吼之声,一股股强大凶戾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时,陈锐这个方向森林的边缘,聚集着数十号修士,看情形,他们也在为怎么进入建筑群而感到烦恼。

    看着这一幕,陈锐若有所思。照理说,只要从森林上方临空飞过,便能避开森林中的妖兽达到建筑群。

    看来,这里面还有他不了解的东西。

    陈锐淡然一笑,缓缓落地,踏步走上前去,很快来到森林边缘。

    刚一靠近,森林内兽吼之声更加明显,一股股凶戾的气息犹如化作实质一般,往陈锐周身上下卷来。

    陈锐内心震惊,森林里的凶兽数量绝不在少数,而且当中有几道凶悍的气息,就连他都感到不寒而栗。

    而森林边缘处,那数十个修士零零散散站在各处,表情凝重,却毫无动作。

    陈锐视线扫过,发现这数十个修士都不简单,修为最弱的也在聚灵圆满,能走到这的修士自然也不是什么寻常货色。

    这些人见到陈锐到来,倒是没什么意外,闪雷宗封印石门前的一战,他们记忆尤深。

    不过,有一个人倒是引起了陈锐的注意,正是那个与陈锐做了不同选择的假丹修士。

    当时,陈锐选择了走金色大门,而那个家伙则是直接避开闪雷试炼,走了小门。

    当此人注意到陈锐时,脸上露出极为惊讶的表情,似乎没想到陈锐竟然通过那所谓的闪雷试炼来到此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