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一无所获
    ”“看,前方就是森林出口!”队伍前方的一个结丹前期修士喜道。

    “终于到了尽头!”陈锐精神顿时振奋起来,将挡在前面几头结丹前期的异兽震得连连怒吼,而其身形,在异兽怒吼飞退的同时,趁机绕过,在他身后,那些结丹前期的修士也是飞快跟上。

    陈锐将金辉体催动到极致,蛮横地往前方冲去,凡是挡在前路中的异兽,都被他撞地东倒西歪。

    前方的密林中,出现了亮光,那是即将走出森林的希望之光……

    环形森林内环某处边缘,忽然轰鸣大作,只见一道淡金色身影从林中疾驰而出,身形站定的同时,紧跟在他身后,还有二十多个染满鲜血的修士轰轰而出。

    陈锐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周身淡金色光芒缓缓收敛起来,转身看向森林。

    森林中,有着无数异兽瞪着猩红的巨眼对着陈锐等人疯狂咆哮起来,但是与之前猜测的一样,它们硬是没有离开森林,继续围攻陈锐等人。

    “哈哈,终于冲出来了。”

    “他娘的,还以为死定了呢!”

    “还真是悬啊,这一次若不是有陈道友,只怕我等无法幸免。”在众人欢呼雀跃时,同样幸存下来的寒羽忽然出声道。

    闻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陈锐,多数人脸上露出感激之意。

    “是啊,若不是陈道友在前开路,结果很难预料!道友,在下葛飞,在此谢过了。”一个结丹前期的中年男子抱拳谢道。

    “多谢陈道友!”不少人抱拳道。

    陈锐深吸口气,缓缓道:“耶!诸位客气,大家不过是同舟同济而已,单凭我一人,根本无法穿过这环形森林。只不过有一件事陈某不明,古月与许山海到底去哪了?可曾有人看见?”

    此言一出,众人愕然,事有蹊跷啊,按照那两人的实力,绝不会轻易倒下,如今竟然无缘无故消失了。

    “此事虽然奇怪,也得先放一放了,眼下来到圣剑宗核心,怎么着也得好好搜寻一番,要不然岂不是血本无归。陈道友,今日大恩,来日必当图报。”一个假丹修士打破了众人的沉思,忽然出声道。

    “对,先管好自己才重要,在下便先走一步了!陈道友,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一个身材瘦削的修士话音刚落,便往前方的建筑群疾驰而去。

    众人再次与陈锐道谢后,顿时做了鸟兽散,往各自决定的方向疾驰而去。

    仅仅十数息时间,陈锐身边已经没有一人停留。

    陈锐摇头笑笑,自然没有将那些家伙的图报云云放在心上,当即也寻了个方向疾驰而去。之前那个假丹修士说得有理,这会儿已经无暇顾及古月与许山海了,争夺造化才是最重要的,这才是众修来此的目的……

    陈锐很快便来到一座极为庞大的石殿之前。这座石殿已是有些损坏,布满着岁月的痕迹,看起来存在的年月不短,该是上古之物。

    殿门大开,陈锐没有犹豫,一闪而进。殿内,极为庞大,一条条走廊纵横交错,然后延伸到殿内深处。

    陈锐暗自判断了一下,选了一条路疾驰而去,身形略过一条条走廊,但凡遇到石室,他都会进入搜查一番,可都没什么发现……

    陈锐将石殿搜了个遍,没有任何斩获,只得怏怏得退了出来,往下一座建筑疾驰而去。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陈锐已然搜寻过不少地方,均一无所获。

    中途遇到几个和自己一道冲入森林的修士,陈锐和这些家伙费劲千辛万苦破解了一处封印的石室,可当他们冲入时,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众人只得怏怏退了出来……

    这样的事还不止发生了一次,每一次破解了封印,冲入其内一看,均是一无所有。

    陈锐忽然发现一切变得不对劲起来,这闪雷宗宗门所在之地,竟然没有任何宝物存留,说好的机缘与造化呢?

    最终,这一群和陈锐一起冲出森林的修士又汇聚到了一起,不用多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获得哪怕半点造化。

    莫说造化,就连半块灵石都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他娘的,老子拼死拼活,过了大石台,冲入森林,就为搏一搏造化,准备一冲结丹。”一个假丹修士直接开始骂娘了。

    这句话正道出了陈锐等人的心声,这叫个什么事?

    这些家伙在乱魔域混迹多年,个个心狠手辣,由于之前共过患难,此刻在这尴尬的局面下,竟然同病相怜起来。

    之前在寻宝时的各种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心思瞬间弱了很多……

    “走吧,既然大伙都一无所获,那就只能去主殿看看了。”一个结丹前期的修士长叹一声,身形往最高大的那座建筑疾驰而去。

    众人相视一眼,无奈之下,也紧随而去,只留下陈锐一人在原地稳立不动。

    看着这些家伙消失的背影,陈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首先,当年闪雷宗宗主是自闭宗门,为防止外人闯入而设下陷阱,这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既然是自闭宗门,那宗门内的修行资源呢?法宝,灵石,功法,传承是半根毛都没看到,难道真的全放在那最为高大的建筑内?

    其次,曾经显眼一时的三大宗派顶尖弟子苏扬等人,也没见到踪影。若说他们先一步来到此地,将宝物搜刮干净,可那些封印的石室又怎么解释?他们不可能不去破解封印,进去一观。若说他们还没到达此地,就连陈锐也不会相信。

    再次,白班和蛇班的人也不见了,难道全都死在大石台了吗?

    总之,陈锐越想越是想不通。

    不仅如此,邱长老也就罢了,就连木晨那小子也不见踪影。若说那小子被人干掉,陈锐倒是不怎么相信,说不定那家伙也闯入了闪雷宗设下的狗屁试炼而被困住了。

    陈锐揉了揉眉心,烦躁不已。眼下退出此地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可不想再享受一次被凶兽围攻的经历。

    似乎,除了去往那最为高大的建筑,也就是闪雷宗所谓的主殿,已经无路可走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迈步踏出,寻了一处隐秘之地好好休整了一番。大石台,雷海,以及环形森林的一幕幕告诉他,闪雷宗宗主绝对不会让人轻易接近宗门核心。不说机缘造化,危机倒是一大堆。因此,把状态调整到最佳,才能在即将到来的危机中多出一分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