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苏门布计
    ”经过数个时辰的吐纳,陈锐已将状态调整到最佳,旋即身形一闪而出,正准备前往目的地,忽然他的眉头一皱,转身看向环形森林的方向。

    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煞气以及灼热气息,正向自己这个方向靠近……

    这是一片古老的大地,一座庞大无比的石制建筑耸立在大地中央,此建筑之大,占地面积之广,堪称罕见。

    一股磅礴之气从建筑扩散而出,这是一种古老洪荒的气息。

    不过,那巨大石门之前,正摆放着一个巨大黑色笼子,而在那笼子中,锁的也并不是什么妖兽,而是一个个双目通红,满目怨毒之意的人,而在前方,盘坐着一些陈锐熟悉的人影。

    这里面有邱长老,还有几个与陈锐一起闯过森林的结丹前期修士。若是仅仅如此还就罢了,在铁笼子最前方,竟然是弓道的方子舟。

    而在铁笼之外,也是一些陈锐熟悉的面孔,有苏扬,古月,许山海等人。

    不仅如此,那里面还有与陈锐恩怨颇深的屠刀盟两位首领,以及白班,蛇班首领……

    这一幕很是耐人寻味,不过从表面上看,苏门,屠刀盟,白班,蛇班已然结成联盟。

    而在这些人的最前方,则是两个老者,这两人着装一黑一白,此刻双目微闭,然而其全身散出的修为却是令人动容,那已经不是结丹前期的修为波动,而是结丹中期!

    至于铁笼的另一边,是霸剑宗的修士,为首的是夏侯仁以及一个中年男子,此刻正饶有兴致得看着这一幕。

    “嘿嘿,这班家伙已被黑白二老一网成擒,不过,陈锐怎么还没来,老子都等不及要报杀子之仇了。”屠刀盟首领之一洛轩森然一笑,喃喃道。

    “洛兄别着急,陈锐这杂碎早晚会来,或者说他不得不来!”白彪笑道。

    苏扬微眯着眼睛,看着笼中诸人,微笑道:“方子舟,别这副深仇大恨的模样,你要恨的不是苏某,而是你自己,谁让你狂到没边,来这闪雷宗旧址都不带一个护道者。再者说了,这一次要杀你的人不是我们苏门,而是被你弓道通缉上丹榜的褐炼兄以及白彪兄!”

    苏扬话音落下,那褐炼和白彪不由仰天大笑。

    “苏扬,这一次希望你不要出现什么差池,一旦方某脱困,必叫你死无葬生之地。”方子舟脸色难看,死死盯着苏扬,若不是儒门教执黑白二老在,他才不会轻易被困。

    “呵呵。”

    闻言,苏扬却是轻蔑一笑,旋即往自己脑门指了指,轻声道:“方子舟。是,你是比我强,可强又怎么样?还不是落在苏某手里!许多时候,还是得动动脑子。”

    “无耻!”

    “有种给老子来个痛快!”

    笼内的修士顿时厉喝出声!

    “邱某素知苏门无耻,今日算是见识了。”邱长老双目满是愤恨,嘲笑道。

    褐炼忽然走出一步,单手一伸,旋即三条毒蛇从其袖中射出,而后唰唰唰射出。

    “啊啊啊!”

    随着毒蛇射出,顿时间三道凄厉的惨叫声便是自铁笼里传出,只见方子舟,邱长老还有一个结丹前期身后的三个修士手臂上顿时被毒蛇咬中,当下淤黑的脓血流淌而出,发出阵阵恶臭。

    “现在你们是阶下囚,注意说话的语气以及态度,若不是等着陈锐过来,让你们看一场好戏,你们以为能活到现在?”褐炼冷冷道。

    方子舟等人眼角抽搐,拳头死死握着,听到那凄厉的惨叫声,牙关咬得咯咯直响。

    然而,这笼子不是凡物,乃是苏门囚禁犯了大错教执的法宝,囚日笼。此笼经过秘法炼制而成,据说一旦陷入笼中,若没有归元修为,绝不可能逃脱。

    对于这一切,那黑白二老双目始终微闭,似乎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呵呵,诸位,方子舟有如此下场是怪他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而你们,则是要怪陈锐。那个家伙有能耐带领你们一起冲出异兽森林,着实不凡。我们也得稍微谨慎一些,否则等他以及他的那个帮手到来,与我们开战时,说不定你们还会落井下石呢。”苏扬笑道。

    “苏扬,你这狗仗人势的杂碎,若是陈道友前来,有种与他单打独斗,老子敢打赌,最终败亡的肯定是你!”一个结丹前期修士怒吼道。

    “哈哈,你当我三岁小孩吗?还单打独?就算苏某肯,只怕屠刀盟两位兄台以及褐炼兄,白彪兄也不会答应。”苏扬只是笑笑。

    “这是自然,陈锐这小杂碎有些古怪,要直接斩杀,免得夜长梦多。”白彪微笑道。

    苏门,与乱魔域势力沆瀣一气,将来到主殿的修士一网成擒,无法为了多占闪雷宗的所有资源。

    如此一来,眼下能与他们争夺宝藏的,就只剩下霸剑宗了。

    而被困在囚日笼的散修本就是来一争机缘,如今白忙一趟不说,反倒成了别人的阶下囚,此刻对苏门的恨意已然滔天。

    不知不觉间,这些平素里心狠手辣之辈,内心不由矛盾起来。他们自然希望陈锐能够出现,最好能够大闹一场,将苏扬等人挫败,以出他们心中恶气。

    然而他们又很清楚,就算陈锐出现,只怕局面也不会改变,莫说改变,只怕死无葬生之地。

    总之,他们感情上,已经绝对倾向陈锐,毕竟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苏扬苏大学子,在下寒羽,自知没有活路。不过在死之前,还有一句话相送,在寒某看来,陈锐道友胜你十倍,你这狗杂种!”寒羽冷笑,咒骂出口。

    “既然这么说,那就死吧!”苏扬轻笑,而后伸手,旋即一股庞大的灵力在其食指凝聚,化作一柄飞剑的模样,而后往前一指,那柄灵力飞剑,带起刺耳的破风声,快若闪电般地对着笼内的寒羽射去。

    囚日笼内自生一股强大的威压,这股威压能够压制修为,在这种威压下,众人的修为不过寻常的十之一二。

    对于寒羽来说,莫说修为被压制,就是没有,当他感到飞剑上强悍无比的灵力波动,他也接不下。

    很显然,对于寒羽说的话,苏扬内心愤怒不已,已下了杀心。

    “杂碎,你的下场会比我凄惨百倍!”自知死期将至,寒羽却是狰狞一笑,目中没有半分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