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木晨现身
    ”狂暴的灵力,夹杂着红色剑气,疯狂的自交击处席卷开来!

    吼!

    低沉地嘶吼,从火红长剑上传出,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长剑之上竟然隐隐出现了一条火龙的虚影。

    火龙仰天一吼,一股滔天的威能陡然爆发,利箭,木剑还有弯刀直接被震开,与此同时火红长剑嗡鸣大作,剑身之上猛的射出三道剑气。

    这三道血红剑气,带着滔天的煞气与剑意,仿若像是撕裂空间一般,带起一道血色痕迹,对着丁封三人射了过去。

    这三道血红剑气快得无法想象,即便强如丁封等人,都只能隐约感应到一闪而逝的血芒。

    一股生死危机霎时降临全身,如临深渊。

    轰!

    强大的灵力,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从丁封三人体内尽数凝聚而出,在这种绝命危机下,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

    灵力化作光罩,将三人笼罩起来,与此同时他们又祭出了防御类法宝,牢牢将自身守护。

    在他们做完这一切的同时,那三道血红剑气已然射到,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与丁封三人的防御轰然相撞。

    铛!铛!铛!

    清脆的声音在这广阔的大地上响起,紧接着便是三道剧烈的爆炸之声。

    三人的防御,没有丝毫作用,仅仅只是瞬息,便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无论灵力光罩还是法宝,纷纷爆裂开来。

    噗嗤!

    三道火红剑气没有丝毫停留,对着三人的眉心直接射入,然后从后脑传出。

    丁封,古月老人,许山海,死!

    就在三人对抗火红剑气时,陈锐左手抬起的刹那,金芒一闪,金辉体在这一刻爆发,使他的左手看起来,已成金色,瞬间就与斧头碰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陈锐的右手,一把抓在了斧刃上,一股强大的冲击席卷而开,竟然令陈锐双脚生生陷入石板四尺。

    可那巨斧还是稳稳当当被接了下来,金辉体的强大,岂是等闲,尤其是此刻陈锐全力展开,使得一股巨力反从斧上传至洛轩。

    洛轩闷哼一声,皱起眉头,用尽全力一拽,可陈锐的手如铁钳一般,死死扣住了大斧,洛轩的全力一拽下,竟无法撼动丝毫。

    洛轩面色剧变,此刻看到了陈锐闪着金芒,带着丝丝闪电的目光。

    “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陈锐话语轻吐。

    这一幕,让洛轩内心猛地咯噔一声,全身上下瞬间出现了数道灵力的防护光芒,双手没有任何迟疑地松开黑色巨斧,身体蓦然后退。

    他快,可陈锐更快!

    陈锐右手扣住巨斧的瞬间,全身已然爆发淡淡的金芒,左手猛地探出,迅如雷电,一把就出现了洛轩的身前。

    淡金色弥漫的左手,直接穿透洛轩散出全身灵力的防护光芒,咔咔之声回荡时,那些灵力光罩轰然爆裂,左手成刀,狠狠的插入了洛轩的丹田。

    陈锐面色狠厉,抓住洛轩体内之丹,往外一扯。

    洛轩整个人的气息顿时萎靡下来,目中露出无法置信,口中更是鲜血溢出,就连惨叫都无法传出,便已失了修为之基,碎磐之丹,当场气绝身亡。

    陈锐顺势收起他的储物袋,会同那碎磐之丹,一起收入了自己的乾坤袋。

    直至临死,他都双目带着惊诧与骇然,他深知陈锐不同一般聚灵修士,所以才会与丁封等人围攻,出手时也把握好了时机,打算在对方疲于应付丁封等人攻击的时候,趁势将其劈开两半。

    可没想到,这陈锐的肉身,竟然能够强到这个地步,空手硬接下品法器巨斧而毫无损伤!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就在短短的瞬间,在苏扬等人反应不及之际便已发生。

    当众人回过神来,洛轩,丁封等四人已然身死道消。

    夏侯仁等霸剑宗的修士,脸上的表情从之前的戏谑已经转为了震撼。

    若是异地而处,此刻霸剑宗内除了那个中年男子,无人可以空手硬接下品法器。

    “接下来才是陈某说的错误!”陈锐转身,淡淡道。

    话语落下的瞬间,那柄火红色长剑,忽然对着囚日笼凭空斩下。

    铛!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火红长剑仿佛像是切豆腐一般,将那漆黑的囚日笼削掉了一个大角。

    由于缺了一角,囚日笼的威能不在,里面的修士瞬间恢复了修为,对着那大角鱼贯而出。

    苏扬等人面色难看,到现在他还无法想象,竟然有人能一剑劈开囚日笼,那把红色长剑难道是上品法器不成?

    就连一边看戏的夏侯仁等人,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同为四大宗派之人,他们很清楚囚日笼的坚固,即便是中品法器,也不能将其破坏。

    黑白二老的脸上的淡定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郁的杀机。

    “现在也是小爷登场的时候了!”半空中,一道红色光芒凝聚,最终化成一个人,正是木晨。

    “木兄,有劳了!”陈锐抬头,微笑道。

    木晨一声长笑,缓缓落下,站到了陈锐的身边。

    “小辈,你们还真不把老夫二人放在眼里!”这个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黑白二老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他们看向木晨时,目中有着隐隐的忌惮,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暗中戒备。

    眼下的形势,已经变得极其微妙了起来。因为,他们还摸不准,一旁虎视眈眈,作壁上观的霸剑宗会做出什么选择。

    陈锐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偏头对那些冲出的修士说到:“诸位,没事吧?”

    “陈道友,多谢大恩!”方子舟,葛飞等人对着陈锐重重一抱拳,眼中有着浓郁的感激之色,一旁的邱长老面色更是激动,然后又恨恨地看了苏扬等人一眼。

    “郭尘四人已经死在他们手上!”听到邱长老的话语,陈锐脸上的杀机更是浓郁。

    “诸位,既然你们已经脱困,是否该找回一些场子?”陈锐低沉道。

    “陈锐道友,这话不用你说,今日我方子舟也会拼尽全力一战。”

    “那还用说,如此阴险算计,此仇此辱,若是不报,这修行路,不走也罢!”这群人中,只有少数表示赞成,还有大部分人脸上有些迟疑,毕竟一旦参与接下来的斗法,就算侥幸赢了,也将彻底得罪苏门,然后遭到无情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