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谁规定上古遗迹一定有造化?
    陈锐微微一惊,没想到闪雷宗宗主还留下一道神念。不过,他已经从雷震子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话外之音。

    “见过雷震子前辈,不知您这话的意思到底是?”陈锐小心翼翼问道。

    雷震子笑道:“当初,老夫的至交苏长卿软磨硬泡,硬是从重伤垂死的我这拿走了半枚雷霆钥。我就说了,这小子是个满口仁义道德,内里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伪君子,他的后辈能从雷光柱中取走另外半枚雷霆钥就太没天理了。”

    “哈哈,果然如老夫所料,来的人并非苏长卿的后辈。”

    陈锐内心惊讶,原来苏扬手中的半枚雷霆钥是这么来的。不过,他的内心有些疑惑,这雷震子凭什么断定他不是苏门的人。

    像是看出了陈锐的想法,雷震子笑道:“当初苏长卿的弟子都是一个德性,表面风度翩翩,衣着光鲜,讲究儒雅,内里却奸诈狡猾,爱逞凶斗狠,这种特性想必是改不了的。你小子一身灰衣,灰头土脸,哪像是他门下的人?”

    经他这么一说,陈锐顿时无语。

    “也罢,既然是你过了三关,集齐雷霆钥来到这里,老夫就把此物给你,算是赏赐,也不枉你走了这一遭!”雷震子的神念右手抬起一甩,立刻一块下品灵石从凝聚在空中的泥土中飞出,落在了陈锐面前,而雷震子的神念,却是笑吟吟的。

    陈锐愣愣的看着手中那一块下品灵石,咬牙开口道:“就……就一块下品灵石?”

    “下品灵石?没错,的确是一块下品灵石,但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比没有任何收获好?”雷震子笑吟吟道。

    陈锐哑口无言,再次看向手中的下品灵石,迟疑道:“前辈,以您的身份,这……这是不是太吝啬了,这有失您的身份,太掉价了吧?”

    “你这小子不要贪得无厌,既然你获得雷霆钥,就说明雷光柱中的逆反融合戒,也已到了你的手中,那可是至宝啊,能让相生相克,无形无相,截然不同的灵力属性互相融合,从而爆发比之前强上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力量。”雷震子严肃道。

    不过,在陈锐眼中,雷震子严肃的表情下,有一种差点笑出声的错觉。

    果然,就在陈锐怀疑这不靠谱的雷震子话语时,他的下一句话验证了陈锐的猜测。

    “唉,不过可惜了,逆反融合戒本是一对,小家伙只获得其中一枚,也是发挥不出至宝戒指的原有效果,可惜,可惜,实在太可惜了。”雷震子轻叹一声,好像很为陈锐感到遗憾,可从他戏谑的表情就能看出,这哪是遗憾,分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前辈,晚辈千辛万苦来到这里,那逆反融合戒不要也罢,但就这一块下品灵石,也太……”陈锐内心非常愤怒,可脸上却是依然诚恳。

    他娘的,就这么一无所获,他内心非常不甘。

    “我说你小子,还没完没了了是吧?谁规定探寻上古宗派遗迹,就一定能获得造化?老夫当初自闭宗门的时候,可没说过这话,你们要来,那是你们的一厢情愿,与老夫何干?再说,这些都是老夫生前的收藏,想要拿走半根毛,休想!”雷震子立刻呵斥道。

    “雷震子前辈,您是上古前辈,也算剑极洲大陆有数的强者,现在死都死了,还留下这些宝物干什么?再说了,强者要有强者的豪气,岂能如你这般?”陈锐的内心已然愤恨到了极点。

    “少给老夫戴高帽,老夫没你说的那种豪气。我打小就这样,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看到被封印的石室,你们很兴奋吧,进入一看,空空荡荡,你们很失望吧。然而,你们这些人是不会吸取教训的,多半在期待中一次次被骗,又一次次燃起希望,继续破解封印。每当老夫想起此事,内心那个爽啊!”雷震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家伙终于原形毕露了。

    陈锐拳头握的咔咔咔直响,可没有任何办法反驳,雷震子说的在情在理,可当陈锐看到雷震子表情时,一股愤怒陡然冲上顶门,真想上前扇他几大耳刮子。

    “你……前辈你这样欺辱我们这一干晚辈,不觉得无耻了吗?”陈锐怒道。

    闻言,雷震子摊了摊手,一副“我就这样,有种你来咬我啊”的感觉。

    陈锐再也无法忍耐,那种被人狠狠坑了一把的感觉,让他不由骂了起来:“雷震子,你这个狗娘养的,有种你一辈子守着这些宝物。”

    “小子,你敢骂我?信不信老夫一巴掌拍死你?”雷震子喝道。

    “骂的就是你,你区区一道残念,现在只怕没本事拍死我!”陈锐早就已经看出,这道神念不强,最多相当于筑基期,纵使雷震子生前修为惊天,但想靠这道神念拍死陈锐,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才有有恃无恐地破口大骂。

    “嘿嘿,罢了罢了,老夫不与你一般见识,骂我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再说了,此地封印乃老夫亲自布置,现在的剑极洲无人可破,小子,可以省下你那份诅咒之心了。”雷震子笑眯眯道:“况且,这能怪老夫吗?老夫现在只是一道神念,也破不开曾经的封印。”

    “你!”陈锐一眼看出这家伙在说谎,说不定这家伙还想再看看自己更加气急败坏的样子呢。

    他很快冷静下来,反唇相讥道:“我说你个无耻老贼,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竟说什么剑极洲无人可破你的禁制!”

    雷震子捋了捋胡须,说道:“无知小儿,若这剑晨星还在七阶星域的话,老夫自然不敢夸此海口。可现在此星已经半废弃,被大能移出七阶星域,搁置到这半废弃的四阶星域。现在这剑晨星上,还有什么强者?”

    闻言,陈锐内心一惊,剑晨星以及星域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谅你小子也不明白,罢了,你爱咋想就咋想把,哈哈。”雷震子笑道。

    陈锐脸上带着愤怒,目中露出冰冷,四下看去,那些禁制的确牢不可破,显然以雷震子的做派,不可能会留下什么失误。

    不过,他看出来了,这些禁制似乎不是同一类,只是不管哪一类,他都没办法破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