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七具黑棺
    经过半个时辰的吐纳,陈锐状态恢复到了巅峰,这一次他的目光落在远处一件散出紫色气息的葫芦上,只因此葫芦被单独禁制,可见不凡。

    二话不说,他再次催动两枚生锈铁钉往守护紫葫芦的地煞十八禁而去。

    “那是老夫当年从昆仑星得到的紫葫芦,该死的,不准你打它的主意……”雷震子话还没说完,禁制应声爆裂,那紫葫芦很快被陈锐收入乾坤袋。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继续盘膝坐下,借助灵石恢复灵力。

    “小子,你够了,别拿了……要不这样吧,老夫给你一枚可以自由出入此地的玉符,那到时候这些东西早晚还不都是你的?小兄弟,小祖宗,怎么说老夫也是上古前辈,你是晚辈,该有尊老之心……”雷震子自知无力回天,只得哀告道。

    “陈某从小就是如此,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陈锐冷哼一声,把之前雷震子说的话原封不动还了回去,然后闭上眼继续打坐。

    “你这小杂碎,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死去的可怜老者?你不是人,你这小畜生,简直猪狗不如,小心天打雷劈,教你死无葬生之地。”雷震子见软的不行,登时开始大骂。

    “骂我的人多了,也不差前辈你一个。”恢复完毕后,陈锐再一次将雷震子之前说的话还了回去,并且摊摊手,这个动作也是之前雷震子做过的。

    这话语和动作落在雷震子的耳目中,差一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那种感觉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而且,陈某早就被雷劈过了,还不是活的好好的?”陈锐冷笑。

    雷震子无奈,见到陈锐走向另一处单独禁制的黑色巨网,内心绞痛,可也无可奈何。

    “没事,此地并非所有的宝物都是被地煞十八禁封印,就算地煞十八禁被这臭小子一一破解,也不过拿走我收藏的区区两层。”雷震子心在滴血,无可奈何下,只得这么安慰自己。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锐不断破解封禁,完后恢复灵力,不知不觉,他已经此地的地煞十八禁破解的七七八八。

    这一次收获颇丰,不仅收了数量庞大的灵石,还有三件法宝令他侧目,它们分别是紫葫芦,黑色巨网,还有一套赤红弓箭,这三件法宝至少也是中品法器,而且极有可能是上品法器。

    除此之外,他还收走了不少药草,这些药草灵力浓郁,很是不凡,当中很多他都认不出来。

    这期间,被小白牢牢盯住的雷震子不断破口大骂,陈锐始终充耳不闻,只管自己破解地煞十八禁。

    陈锐凝神观察四周,看是否遗漏了地煞十八禁。

    “你这小杂碎,还想要宝物,简直痴人说梦!以你聚灵后期微末道行,除了地煞十八禁被克制外,还妄想其他?”雷震子已经骂得有气无力,此刻看向陈锐,恶狠狠道。

    “哎呦喂,看把前辈你酸的,陈某放你这道神念在此聒噪许久,已经够仁慈了。按照陈某当年的脾气,早就把你打散,也教你尝尝形神俱灭的痛苦,知道吗?”陈锐这次把雷震子之前的话修改了一番,说了出来。

    话语出口后,陈锐不再搭理脸庞扭曲的雷震子,往四周走去,因为就取得这些宝物,他还不甘心。

    陈锐走了一圈,发现剩下的禁制都不是地煞十八禁,而且他也暗暗尝试过,雷震子所说的默灭神钉的确只对地煞十八禁有效果。因此,光凭他本身的实力,那些其余的上古禁制他的确毫无办法。

    他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此地正中央矗立的巨大石碑,内心有些疑惑起来。

    主要是这块石碑出现的有些突兀,此碑并非法宝,就是普普通通的石碑。碑上毫无标识,光秃秃的。

    让唯一个凡物和众多宝物待在一起,反倒是这件凡物更加稀有了。而且,按照雷震子特殊的恶趣味,这么做显然有些多余。

    “这……这家伙不会发现了什么吧。”当陈锐目光看向石碑时,内心陡然紧张起来,可表情却是异常镇定,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已经放下似的。

    陈锐目光闪动,内心思索着,缓步朝那石碑走去。

    “雷震子前辈,您为何树一块普通的石碑在此?”陈锐脚步一顿,忽然开口,然后转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雷震子。

    “唉,那是老夫死后的无字碑,该拿的你都拿了,难不成你这小畜生还想掘碑不成?”雷震子叹了口气,好像在感慨,可内心已经紧张的不得了。

    话音刚落,陈锐便一拳击向这石碑,拳力所致,石碑轰然爆裂,化作碎石飞散。

    雷震子面色彻底大变,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全身爆发出异样的白芒,身形只是一闪,便绕过了小白,瞬间便站到了石碑原先所在的位置。

    “小畜生,竟敢破了老夫死后的无字碑,老夫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雷震子厉喝出声,然而经过刚才那一下爆发,他的身子变得透明了许多,好像就要消散一般。

    这一下来得极为突兀,之前雷震子虽然也有咆哮着要阻止,可被小白彻底拦下后,自知不敌,也只会破口大骂。

    这一次,竟然拼着神念消散的危机,强行冲破小白的阻拦,来到石碑的位置。

    “小杂碎,你够了!”雷震子厉喝出口。

    对于雷震子的喝骂,陈锐置若罔闻,身子一晃,便来到了他的身后,陈锐看到了原先石碑遮盖的地面,竟然有石阶向下延伸。

    二话不说,陈锐大袖一挥将雷震子扇飞,让小白守着阶梯口。

    然后踏步走入台阶,约莫向下走了三丈左右,他一眼看到了,地下赫然有一处巨大石室,室门外有禁制光幕,正是地煞十八禁。

    陈锐二话不说催动生锈铁钉,立刻铁钉直接钉向禁制光幕,十数息之后,光幕应声爆裂。

    他好不犹豫退开石门,室内情景立刻映入眼帘。

    这是一处十丈见方的巨大石室,石室中央以北斗七星方位,摆放着七具黑棺,每一具黑棺都是紫气升腾,黑棺有上古禁制守护。

    陈锐眼皮一跳,这黑棺散出的紫气给他一种浓郁的危机感,使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有一种立刻逃离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