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极欲魔君
    ”而那三个干瘪之人却是缓缓蹲下身子,将这只妖兽生生吃了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副鲜血淋漓的骸骨。

    而那三人在生吃了野猪后,似乎身体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原先干瘪的身躯,好像拥有了一些血气。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陈锐不由内心震动,这……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就在这时,那三人猛的转头,看向陈锐的位置,眼中竟然露出嗜血之色,口中喃喃:“血……肉!”

    陈锐眉头一皱,看向这三人,内心颇为惊讶,自己明明收敛起息,这毫无生机之人竟然能够发现。

    内心一动,陈锐也不再隐藏身形,缓缓走出,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三个犹如丧失之人。

    那三人眼看陈锐现身,没有丝毫犹豫,在嘶吼中便一跃而起,很快临近陈锐,一把抓去。

    陈锐冷哼一声,中品法剑在手,一剑斩出,直接落在当先一人的身躯之上。

    “铛!”

    一股反震之力陡然爆发,陈锐内心大惊,身形一闪,极速退后。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明明毫无生机,却生食血肉,而且身体之硬,出乎意料。”陈锐内心闪过这个想法。

    也就在这个时候,三人继续围堵而来,陈锐剑眉一扬,全身金芒闪烁,秘法金辉体已经催动,然后对着这三人一拳轰出。

    “轰!”

    拳芒爆发,那三人顿时身形倒卷,当先一人胸口更是被轰出一个大洞,只是并无血迹喷洒。

    不过,他们好像不知疼痛,在身形站定后,口中发出阵阵不知名的嘶吼,继续向陈锐扑去。

    陈锐表情难看,心中一动,风云之力鼓荡,同时涌入逆反融合戒,旋即猛的一阵,一道黑色的灵力环绕周身。

    眼看那三人再次临近,他双目一凝,周身黑色灵力汇聚长剑之上,然后一剑挥出,顿时一道黑色剑气呼啸而出,只在瞬间便将那三人懒腰斩断。

    陈锐的表情略有苍白,然而还不等他心安,那被懒腰斩断的三人,上半身仍以双手快速爬来,看这架势,不抓住陈锐通吃一番,誓不罢休!

    陈锐脸色大变,他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这三人还不死。

    当下不敢有丝毫分心,身体后退的同时,取出那张赤红之弓,旋即临空而起,一箭射出。

    火红长箭,一闪而出,带起滔天的尖啸声,直接命中一人眉心,穿透而过,将其牢牢钉在了地面上。

    与此同时,他周身金芒闪烁隔空击出两拳,顿时空间震荡,片刻之间,剩下的两人头颅猛地爆裂开来,然后那快速爬行的身躯也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陈锐脸色苍白,缓缓降落地面,在确定对方毫无反应后,才缓缓走上前去。

    他收起了火红色箭矢,然后仔细观察着这三个死尸怪物。

    “这三人生前必然是修士,而且不是弱小之辈。就不知道为什么死后会变成这种模样?”陈锐表情凝重,对着葬古之地内域的神秘与危险,更加不敢小觑了。

    “小家伙,你很强啊,不过聚灵圆满的修为竟能斩杀内域游尸!”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彻在陈锐的心神之中。

    陈锐立刻头皮发麻,浑身一颤,这说话之人的修为很高,绝对远超结丹圆满。

    就在他迟疑的瞬间,一个青衫老者忽然出现在他的前方。

    “小家伙,老夫极欲魔君,你叫什么名字?”老者笑眯眯道。

    陈锐面色阴沉,冷眼看着极欲魔君,恭敬道:“陈锐!”不过内心却是十分警惕,因为此人修为绝对已达归元。

    “陈锐,我问你,方才与游尸斗法时,你可曾用过默灭术?”极欲魔君目光如电,盯着陈锐,一字一句说道。

    因为方才陈锐与游尸一战,他感到了一股默灭的气息,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陈锐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到,对方看似笑容可掬,可周身散出一股浓郁的杀机,只要自己回答错误,必死无疑。

    极欲魔君眼睛一眯,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顿时一只巨大的蟾蜍猛的飞出,落向地面,那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陈锐。

    “对这沼泽毒蟾施展默灭术!”老者话语落下的瞬间,那蟾蜍立刻一跃而起,带着一股腥臭之气,大口一张,一道黑色毒风猛地喷出。

    陈锐身形极速后退,避过毒风,与此同时,周身黑芒一闪,手中长剑猛的一挥,一道黑色剑气直奔蟾蜍,只在瞬间就将蟾蜍切成两半。

    极欲魔君双眼一亮,心中喃喃道:“传闻修行默灭术者,其施展的术法蕴含一股毁灭之意,极为强大。方才这小家伙的剑气虽说不上强大,但的的确确蕴含了毁灭之意。”

    想到这里,他微笑道:“陈锐小友,老夫有要事和你相商。”

    陈锐内心紧张,恭敬道:“前辈但说无妨!”

    对于忽然出现的归元老怪,他还摸不准对方的意图,自然会紧张。

    “老夫准备前往一处密地,你我同去,届时想借你默灭术一用。放心,老夫绝不会亏待你,看你修为已是聚灵圆满,我可送你一粒凝灵丹。”极欲魔君道。

    陈锐双目微不可查一闪,没有立刻答应。因为他心底奇怪,对方修为他虽看不出具体,但绝对已是归元,只是不知归元哪个阶段而已。

    以对方修为,想要逼迫自己就范的手段可太多了,似乎没有必要如眼前这样,以商量的口气交谈。

    况且,陈锐可不知什么默灭术,他施展的可是风云融合的冥之力。

    “这里面大有问题。”陈锐内心暗道,但表情上依然恭敬,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极欲魔君冷哼一声,右手一抬,想要拍下。陈锐则是一动不动,表情平静。

    看着陈锐的表情,极欲魔君缓缓放下右手,沉声道:“好个机灵的小鬼,说吧,你需要什么?”

    陈锐内心冷笑,表面却是恭敬道:“还是先告知晚辈,前辈将要去的密地到底是哪里?”

    极欲魔君心底暗恨,若不是必须依靠默灭术,他才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和一个聚灵小修交谈。

    他深知即便以毒丹或者以其他手段控制陈锐,若是对方心存怨恨,在施展默灭术的当口故意放水,自己这里也将遭遇灭顶之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