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深渊道
    陈锐将储物袋内剩下的玉简一一取出,用灵识一一查看,越看他越是失望,这里面大部分的玉简都是介绍各种毒物,毒草的简介记录。

    不过也不算一无所获,这些记录对于陈锐来说,也算有些作用。以后再遇到玉简里面记录的毒草毒物时,他便会认出,以防不测。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玉简内记录了数量庞大的灵兽以及少数荒兽的简介。最后,陈锐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块黑色地玉简,灵识一扫,这里面记录了一套功法,其名为烙毒诀。

    此诀内记录了一套强大的毒之神通,共分六层,只需练到第四层,便是归元修士,也难以在此毒攻下全身而退。

    只不过这套功法极为歹毒,需要折磨自己的肉身,以各种毒药刺激肉身,从而达到一定毒之境界。这样一来,就会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

    陈锐看完后,沉默片刻便放弃了修行者功法的打算。毕竟,他走的是剑道,手上流云,御风二诀已经足够修炼了。退一步说,便是修炼了这烙毒诀,随着毒物不断刺激,有可能毒气攻心,然后涌上识海,从而失去神智,变成一具只知杀人的毒人。

    至于那些罐罐,陈锐通过毒王子的玉简,一一仔细辨认。那里面几乎全是毒药,唯有一个玉内放着避毒丹。

    根据玉简的介绍,这种避毒丹其效果极佳,只要毒攻没有达到毒王子的地步,这种避毒丹尽可抵挡。

    陈锐将储物袋内所有的东西一一收入自己的乾坤袋,随后屈指一弹,一道火苗窜出,将毒王子的储物袋烧毁。

    收好所有东西后,陈锐暗叹一声,毒王子竟然没有预留路观图。他站起身子,看着半空中黑色旋涡,随即一咬牙,临空而起,从那旋涡一冲而入。

    很快的,陈锐从庞大旋涡出来的瞬间,立刻灵识散开,警惕观察后不由一怔,展现在他前期的是一片世外桃源般的世界。

    涓涓细流,落叶缤纷,五彩斑斓。仰头一看,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浮云轻柔。远处山间小溪,清澈见底,令人心旷神怡。

    陈锐小心翼翼沿着这片世界内唯一一条青石小路向前走着,一直走了十日,这十日之间没有遇到半日时间。

    只是一路行来,周围的景色,从山林变成了湖泊,从湖泊变成草地,甚至变成沼泽。然而五灵是周围是什么场景,这条青石路竟然安稳地铺在表面。这人陈锐不由赞叹此地的神奇。

    十五日后,陈锐踏入了一座宫门似的建筑,青石路通往宫门之前的两边,写有两行大字:不归路,深渊道。不朽魂,众生拜!

    陈锐目光一闪,心底暗道:“不归的思就是只要迈出,就不能回来。”他沉默少许,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迈去,很快整个天地暗了下来。周围的景物便发生了变化。原来的青石路,立刻变成了一条衍生至远处的独木桥。

    在桥的另一边,也慢慢浮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陈锐内心已有计较,他一拍储物袋,一把飞剑立刻飞出,目标直至远处的旋涡。

    可当飞剑飞出十丈远时,一道诡异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准确的落在飞剑上,顷刻间,飞剑化作灰烬。

    陈锐神色如常,此地若不是有危险,那么只需全力施展速度,只需数息便能飞跃而过,如此一来,这第二关的难度也实在太低了。

    他很清楚,接下来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前走,诀不能加速,他看着这长约百丈的独木桥,深吸口气,缓缓向前走去。

    每一步,陈锐都是全神贯注,当他走出十丈后,忽然四周一片安静,一道亮光从身后照来,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

    下意识的,陈锐要回头看去,但在他即将回头的瞬间,硬生生的止住,他面色一缓,沉默少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走又是十丈,忽然他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地咆哮,就连这独木桥都颤抖起来,陈锐立刻稳住身子,这种咆哮他极为耳熟,分明就是沼泽之地蛟龙的声音。

    一股腥热的气息,自他身后传来,陈锐闭上双眼,收敛自己的灵识,此地既然叫做不归路,那么意思就很明显了,一旦踏上,不说回去,便是连回头都是不能,甚至就连灵识也不能往回查看。

    总之一切都要按照这不归两字去进行,这期间只要有半分差错,就会如之前的飞剑一样,被那紫色闪电劈中,粉身碎骨。

    虽然无法回头,也不能用灵识查看,但陈锐却可以想象到,能如此近距离感受到腥臭热气,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蛟龙,张开了森森大口,紧贴着自己背后。

    不过陈锐眼中虽惊,内心却是十分镇定,那蛟龙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一定是某种幻术。

    就在这时,他右槽忽然光芒一闪,他的瞳孔猛然一缩,那光芒分明就是蛟龙的双目发出的亮光。

    陈锐深吸口气,眼中渐渐平静下来,他的脚步,依然从容平缓地向前走去。

    因为他已经完全确定这是幻术,堂堂荒兽只需随便吹口气,都能将他吹出老远,可现在却没有这种结果。

    一路走过九十丈后,就可走过此桥,但就在这时,忽然他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

    这声咳嗽,声音虽小,但落在陈锐耳中,却是如同晴天霹雳,轰然回荡脑海中。他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身子轻轻颤抖,眼泪从眼角流下。

    那咳嗽声还在继续,陈锐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全是虚幻,但他仍然有回头看一眼的冲动。

    “阿锐……这……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转身让爹看看。”

    熟悉的声音,徐徐传来,陈锐握紧了拳头,闭上双眼,睁开时露出一丝决然,他深吸口气,继续向前迈去。

    啊!”忽然身后发生了一声惨叫,那是娘亲红叶的声音,这股声音中带着凄厉,似乎正受到某种攻击。

    陈锐全身颤抖,仍然坚定的向前走去,没有丝毫犹豫,很快便走到了桥的尽头,这最后十丈,爹娘的声音,无时不刻不在耳边回荡。

    在他踏入旋涡尽头的瞬间,声音消失了,陈锐始终没有转身,他在旋涡前沉默了许久后,轻叹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