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术算之道
    从旋涡中走出时,展现在陈锐前面的,是一座高耸如云的山峰。这山峰上云雾缭绕,根本看不到尽头。

    看到这山峰的瞬间,陈锐很快明白过来,之前的不归路不归路是开胃菜而已,眼前去往山顶的蜿蜒小路才是真正的不归路。因为他已经用灵识查探过,因为山脚下明显有一处被破坏的禁制,丝丝红光,还在闪烁不止。

    陈锐沉吟片刻,向着山峰走去,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之前看到的禁制之处。此处显然被人破坏,露出一条可通一人的通道。显然,在他之前,已经有人进来过。

    看着山峰,显然去往山顶的小路才是真正的不归路。小路只有一条,再无他路,此山周围尽是一片虚无。

    若是对凡人来说,要登上这种险峻且看不到高度的山峰,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可对于修士来说,却是没有任何难度。

    不归以陈锐在这里的种种经验,此山定然也有限制飞行的禁制,只能徒步行走。而且这奥路途中肯定有他无法想象的危机。

    然而,已经走到这一步,自然不能回头,也没有回头的路,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

    陈锐深吸口气,然后小心翼翼沿着那禁制的缺口,缓步登山。

    一路走来,陈锐已经发现,小路两边布满无数禁制,而以他的造诣根本解不开这些禁制。所以,他只能乖乖沿着小路前行。而随着他的前行,身后的小路慢慢被禁制覆盖。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这才是真正的不归路,只能前行,不能回头。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一处石亭之前,目光却盯着厅内石桌上的摆设。一个巨大的石碑立于其上,石碑上有着许多深深的划痕,纵横交错。

    这些划痕将石盘隔离出九九八十一个小格子。而石桌一侧,有着一个玉盘,盘内放着一些白玉棋子。

    亭子的前方的道路被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楚,就连灵识也不能查探。

    陈锐目光闪烁,看来想要继续走下去,唯有解开这石亭的秘密。在仔细观察了一番后,陈锐一步走去,走近了石亭。

    就在他走近石亭的瞬间,那玉盘竟然凌空而起,主动飞到他的手里。而身后的小路以及前方被迷雾笼罩的小路中忽然出现了熊熊紫色烈火,而这些烈火在逐渐向石亭夹而来。

    陈锐大吃一惊,因为他已经看到,这不是一般的火焰,以自己的修为,只要沾染一点这种程度的紫火,必将被烧的连渣都不剩。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此刻越是着急,越是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死的越快。

    他盯着玉盘内的白玉棋子,双目不由一凝,因为这些白玉棋子上竟然都刻了大小不一的数字。

    经过片刻查看,他已经发现总共有棋子八十一颗,而上面的数字正是从一到八十一。

    忽然,他脑海中有着闪电划过,因为亭内石碑上刚好也有八十一个格子。

    难道是要自己将这八十一颗棋子放入那八十一个格子不成。如果是这样,那到底是以什么规律放入呢?这真是,就连半点提示都没有,不归路名不虚传。

    八十一个格子如果分成九个大块的话,那就是九个九宫格。

    想到九宫格时,陈锐双目不由一闪,忽然想起前世小时候玩过的九宫格游戏。那就是将一到九九个数字填入九宫格,使横列还有对角线上的数字之和相等。

    虽然这里是九九八十一个格子,想来规则也是一样。只不过,一旦自己理解错误,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然而,已经没有时间给他考虑了,因为只需片刻,那紫色火焰就要烧到自己身上。

    “赌了,左右是个死,赌一把还有生机。”他双目一凝,取出一枚棋子,看了数字后,屈指一弹,棋子落在了石碑最中间的格子里,棋子上的数字为四十一。来不及过多思考,他再次取出一枚棋子,将它放入了方才那枚棋子的正上方,这枚棋子上的数字为八十一。

    陈锐双目露出精芒,暗道有们,连续拿起写着九和一的棋子,将它们一左一右的放在了写着四十一那颗棋子的旁边。

    此刻石碑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是那些紫火已经烧到临近他一丈之处,紫火上的高温已经令他有些抵挡了。

    再也不敢有丝毫犹豫,他极速将所有棋子填入了石碑上的小格内,终于在紫火临近他三尺时,最后一颗棋子也放入了石碑。

    就在这颗棋子放入石碑的瞬间,顿时那石碑光芒大作,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顿时扩散开来。

    蓦然,两道白色光束一前一后自石碑内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前后两路紫火。

    嗤嗤!

    霎时,那两路恐怖的紫火顿时熄灭,而亭子前方的浓雾也消失不见,露出了一条蜿蜒小路。

    陈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沉吟少许,目光闪动,然后一步跨出,走向亭子前方的小路。

    此时,在山峰的半山腰处,孟尝军目光闪动地盯着前方一片浓密的云雾,这雾气已经在这里漂了三天,而这三天内雾气一动也不动,任凭孟尝军如何施展术法,祭出什么法宝,都无法将其驱散。

    他面色略有阴沉,因为这山道上的种种危机已经与多年前大不一样。之前所谓的不归路,他倒是没耗费什么精力,虽然当年走哪独木桥时,曾经险些死亡。但此刻的他已然修炼至化境,对于各种情绪波动,甚至是心魔,他更是研究到了极致。

    而他也知道,那不是独木桥才不是什么不归路,这蜿蜒上山的小路,才是真正的不归路。好在当年他是随着恩师进来,他的恩师精通各种阵法禁制,也是一位了不起的术算大师,若不是如此,当年他也是难逃一死。

    只不过当年一行人,最终也是止步于离山顶百丈的位置。然而,这一次他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信心满满。

    这数百年来,他的修为已经从当年的结丹圆满达到了归元后期的地步,更是耗费了大量心神,专心研究禁制术算之道。

    可没想到,之前的黄土之境已经起了莫大的变化,那简直就是内域游尸的巢穴,将他搞的狼狈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