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远古之战
    这数十个深渊者拥有极为强悍的肉身之力,往往挥拳中,便有风雷滚滚而起,大量修士被碰触,要么纷纷爆体而亡,修为略强者,则是喷血后退。

    就在这数十个深渊者在战场肆虐的同时,远处那三个持剑的深渊者,口中传出阵阵低吟,缺件天地扭曲,赫然化作了镜面一般,三人长剑齐齐一刺,顿时镜面破碎,数十道开天剑芒轰然而下,对着石台斩去。

    看着数十道剑芒,似要破开一切阻挡,欲将石台崩溃。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或许是眼中的画面太过真实,又或者他触碰了莲花关团的原因,使得陈锐化身了当年曾经站在石台上,剑意滔天的男子。

    只见他缓缓拔出背后长剑,顿时周围陷入一片寂静的世界,整个天地为之一顿,然后他凌空而起,只见空中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剑”字,在这剑字出现的瞬间,他的背后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太阳。

    与此同时,男子背后顿时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翅膀,那不是一般的翅膀,而是剑之翼,此翼脸面数千里,其上拥有无数道剑气。

    “仙神劫,剑翼!”

    男子双目一凝,巨大剑翼一挥,霎时无数道凌厉无比的剑气贯天而下,将那八道射来的剑气瞬间崩溃于无形,剑气所过,那些现出本体的深渊者纷纷爆体而亡。并非是这一出位置如此,而是在这剑翼一甩中,石台四方,那些围攻而来的深渊者,纷纷爆体,支离破碎。

    一股死气弥漫,所有的深渊者,在这一式大神通剑术下,纷纷被震碎了内核,崩溃了一切生机。

    随着剑翼上的剑气全部散出,陈锐停在半空,手中长剑靠背,只见背后的太阳竟然被长剑缓缓吸收,最终全部关注到长剑之中。陈锐左手握着吸收了太阳的长剑,然后将它刺入右手手掌中,很诡异的,那把长剑与右手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而男子的整只右手化作了一柄无法想象之剑。

    “仙神劫,阳剑烽火!”

    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天地为之停顿,似乎星河时光不再流淌,在陈锐的眼中,那些残留的深渊的行动缓慢到了极致。

    男子右手挥出,那剩余的深渊者头顶顿时燃起了火焰,顿时浓烟滚滚,远远一看,如同狼烟烽火冲天而起。

    男子一步一步冲空中走下,他的身形说不出的怪异,说是很缓慢却又奇快无比,说是速度惊人,可在那些存活的深渊者们看来,他也只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又是缓慢到了极致。

    然而,深渊者们发现自己的速度更慢,想要抵挡,却已经一一中剑,顿时全身燃烧,彻底死亡。

    如此一来,浓烟更浓,宛然形成了一座座烟山,这些烟山在轰鸣中立刻弥漫出巨大的吸附之力,这股力量极为强悍,令人无法抵挡,竟把四周数十万修士,迅速吸附而来。

    任凭他们如何反抗,都无法在这股力量下挣脱,转瞬间,凄厉的惨叫惊天动地,那些烟山赫然成为了尸山。

    男子在用出两式大神通剑术后,右手忽然抬起,那柄之间吸附在右手上的长剑顿时飞出,此剑全身燃烧着火焰,仿佛太阳一般炽热,令人无法直视。

    此剑飞出后,顿时变大,十丈,百丈,千丈,最后到达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大小。男子掐诀往前一指。

    “仙神劫,八部剑炎!”

    陌生的话语,从陈锐空中缓缓说出,在手中一指的同时,那长剑蓦然往前一斩,顿时那些庞大的战车齐齐一阵,剑未临近,似有一股剑气波纹扩散开来,震动天地,在剑气波纹扩散中,那诸多战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纷纷被摧毁,更是燃烧起来,最终全部生机消亡。

    就在这一瞬间,石台正对面,画面中的那三个持剑的深渊者,掐诀中三剑交织在一起,顿时扩散出一道七彩剑芒,这些剑芒化作一道惊天的利箭,与那滔天的剑芒对抗,使得这天地有了颤抖,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惊天的呼啸骤起。

    却见那三个持剑的深渊者之后,那最后一人,忽然打出了一拳,口中低喝:“深渊道,返无!”

    在这一拳打出的刹那,顿时拳芒如扇形一般扩散开来,一股无法想象的波纹席卷而来,在这诡异的波纹下,那诸多的塔剑修士,其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其内升级全部消亡,成为了死气,轰然停止了动作,凝固在了那里。

    更是在这波纹的不断扩散下,除了男子外的所有人,竟没有丝毫抵抗能力,体内生机全部断绝。

    生与死的界限,有与无的转换,刹那完成。

    终于,这股波纹破开之前的七彩之箭,与男子的惊天剑气轰在了一起。顿时,轰轰之音,弥漫整个天地。

    这最后一个深渊者,没有丝毫犹豫,右手手掌张开,然后紧紧一握,口中低喝:“深渊道,归一!”

    话音落下的瞬间,此地所有的气息,生机,死气,杀意,煞气,剑芒剑意,各种术法,深渊者残留的异能,竟然全都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只诡异的黑色巨箭。

    此箭一经成形,便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势,呼啸间直奔男子,其速之快,掀起了天地崩溃,大地上更有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被深深震出,随箭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箭在半空,疾驰之下破开一切阻隔,取代了之前所有,破空而去。

    石台上的男子目中露出忌惮之色,然而,此黑色利箭,穿透了那巨大剑芒,崩断了男子的长剑,直接冲入了男子的胸口。

    似乎,在这一箭之下,就算是星河,就算是时光,就算是一切一切,都无法将其阻止。

    此箭冲入男子的胸口时,陈锐整个身子似乎燃烧起来,体内生机直接消耗殆尽,惊鸿一闪中,带着男子的心脏,直接穿透而过。

    男子的心脏,随着那黑色利箭,直接破开了天地,破开了这宫殿,直奔虚无,不知去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