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拜师的少年
    剧痛从陈锐心神中如潮涌现,似乎整个身体就要支离破碎,随着生机的慢慢消亡,陈锐口中喃喃:“仙神劫,天地归墟!”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肉身包括元神全部爆裂开来,随着爆开,漫天的鲜血洒向宫殿各处,这些鲜血的去向,正是战场上所有的长剑法宝。

    这些法宝在沾染男子鲜血的瞬间,顿时消失而去,化作了剑意弥漫天地。仅仅只是数息时间,整个宫殿陷入了一片剑意的海洋,无数朵紫金色的莲花盛开也随之盛开。

    这些紫金莲花构造出一个无法想象的禁制,将这里所有人禁锢之内,而那剑意海洋在扩散间,轰然翻滚,崩溃了那三个持剑的深渊者,这三人嘴角泛起苦涩,其身子,渐渐失去了一切生机,然后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更是在这剑意海洋的横扫中,笼罩了那最后一个深渊者,此人也渐渐失去了生机,保持着生前的动作。

    时间慢慢流逝,陈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其脑海中的画面,还在继续,一幕幕闪过。画面内,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这里周围的一切修士,均都失去了生机,唯有那些中了阳剑烽火大神通剑术身死之人头顶的人灯之火在无止尽的燃烧。

    这一日,所有的紫金莲花崩溃,此地的神妙禁制缓缓解除,就连原先的剑气海洋,也消失不见。一朵莲花光团至空中缓缓浮现,然后静静落在石台之上。

    伴随着紫金莲花光团的出现,一股奇异的气息扩散开来,很快充斥着整个宫殿,继而冲出宫殿,弥漫在这奇异的黑暗世界中。陈锐能够看出,这股气息有一种守护之意,阻拦那些意图来此之人。

    陈锐脑海中的画面消散了,他整个人身子一震,与此同时,异变又起,脑海中的画面疯狂倒退,直至退到了无数年前,最终画面定格在了一处星空的巨大陨石之上。

    这巨大陨石很是奇怪,竟然在星空中一动也不动。

    此刻在这巨大的陨石上只有两人,一个是之前站在高台上的白衣男子,只不过此刻这白衣男子还是一个少年。另一个是背对他而坐的男子,这男子看起来是中年,然而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无尽的沧桑之气,此刻正目不转睛盯着眼前的一块奇异石头。

    “喂,你就是传说中的剑尊,流浪剑子吗?”少年出口问道。然而,那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

    少年有些恼怒,正要说话,只见远处星空中飞来两人,这两人来势汹汹,一踏上陨石,当中一人便开口道:“这里就是传说中天帝冥石降落的位置吗?”

    另一人缓步上前,走到中年男子的根前,看着男子身前的那块奇异的石头,伸出手去,口中说道:“哈哈,此物有缘人得知,你既只能坐在这里盯着看,想必与你无缘,还是让给我吧。”

    话音落下,就在此人手指刚要触碰奇异石头的瞬间,整个天地忽然为之一顿,似乎时光不再流淌。

    “噗嗤!”在少年反应过来的瞬间,这两人已经被无数剑气切成粉末,然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少年不由后退两步,吃惊的看着这一幕。不过很快他便镇定下来,眼中出现火热,激动道:“这种剑术神通,前辈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流浪剑子。晚辈轩辕紫金莲,特意来此拜前辈为师。”

    然而,那中年男子并未回答。

    少年不由一愣,说道:“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你既然默认,那我就跪下行拜师之礼了。”

    那中年男子依然沉默,并未答话。

    少年抓抓头,继续说道:“我可是轩辕一族的人,能拜你为师可是你的荣幸。我这就跪下了。”

    说完,少年屈膝跪了下去,拜道:“弟子紫金莲,拜见师尊。”然而,中年男子并未答话。

    少年不由感到尴尬,此刻若是站起来,岂不是对师尊不敬,若是就此一跪不起,但是眼前之人并不承认自己是他徒弟的话,那岂不是吃了大大的亏?

    “死就死吧,我就一直长跪不起,你总有心软的时候。”少年人倔脾气爆发,决定就此跪下去。

    然而,时间慢慢过去,一天,一个月,一年直至十年。中年男子也没有开口说任何话,他只是紧紧盯着身前的奇异石头。

    这一日,一个全身穿着火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来到陨石上。当看到跪着的少年时,不由一愣,口中喃喃:“又一个想要拜师的人。”

    少年说道:“你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

    中年男子道:“老夫天元星千刃宇。你这少年又是来自何方?”

    少年答道:“说出来怕吓掉你半条命,小爷我是轩辕一族的轩辕紫金莲。”

    千刃宇只是笑笑,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少年长跪,而是走上前去,仔细端详着那块奇异的石头。

    少年阻止道:“喂,你可千万别碰那块石头,会出人命的。”

    千刃宇笑道:“是吗?”说完,盘膝坐地,神情极是专注,然后剑气环绕全身,伸出左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块奇异的石头。

    少年不由吓得眯起了眼睛,然而之前那可怕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他们不能触碰这块石头,不代表我不能,更不代表你能。”千刃宇微笑道。

    然后他收起左手,只见千刃宇右手一翻,一柄火红长剑出现在了手中,对着那始终一言不发的中年男子说道:“这一次中洲之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特来归还前辈佩剑。”

    然而,那中年男子还是没有说话。

    千刃宇点了点头,道:“前辈的意思是,这柄佩剑就送于晚辈了?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轩辕紫金莲不由嗤笑道:“他又没有说话,你可不能强行下注解。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千刃宇却道:“他说了。”

    少年道:“你当我聋子吗,他说了我怎么没听到。”

    千刃宇道:“他的确说了,而你的确没有听到。”

    少年不由一怔,还想辩驳,却见千刃宇已经将那把长剑收入自己的储物袋,而那中年男子并未有任何阻止的动作。

    少年只好转移话题,问道:“喂,此人真的是传说中未曾一拜的剑尊,流浪剑子吗?”

    千刃宇点了点头,道:“的确,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剑尊,流浪剑子前辈。你是来拜师的吧,只不过仅仅只是这样,他可不会收你为徒。若不是看在你天赋超群的话,此刻早就化作一堆粉末了,看来你的机缘也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