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什么是剑之道?
    少年问道:“刚才你那把剑非常不错,叫什么名字?”

    千刃宇道:“那把剑原先是剑子前辈的佩剑,名叫古尘。说的确切一点,我之前得到的只是有关古尘剑的剑术神通。剑子前辈的御剑,御风,御雷三大剑术神通,唯有使用他原先的佩剑古尘,方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少年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来归还剑诀的。”

    千刃宇微笑摇头道:“我要归还的,只是使用这三大剑术神通的权利。”

    少年被搞得有些混乱了,道:“使用剑术神通的权利,什么意思?”

    千刃宇哈哈一笑,道:“等他愿意收你为徒时,你自然就会明白。”

    “乱七八糟,到底在神秘什么东西?”少年不解道。

    “但是要拜他为师,你的觉悟还不够。”千刃宇摇头道。

    “不够觉悟,什么意思?”少年问道。

    “你肯为你的剑道奉献到什么?单靠卖弄口舌,你就想从他身上得到不世的剑道吗?所以说,你的觉悟还远远不够。”

    少年若有所思,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他的徒弟吗?”

    千刃宇摇头道:“我只是向他借三套剑术神通的晚辈而已。”

    少年依然大惑不解,就在这个时候,千刃宇身形一晃,已经离开了这块巨大的陨石。

    “不够觉悟,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跪都跪了,我就不相信你的心是铁打的,总有一天你会收我为徒。”少年紫金莲暗道。

    时间缓缓过去,就这样,一心求师的紫金莲已经在陨石上跪了三十年,流浪剑子依然没有任何答复。

    他心里心心念念就是一句话:“已经跪了这么久,他到底要收还是不收。”

    某一日,又一个白衣青年飘然而来,紫金莲自然察觉到有人到来,刚想回头看看,却听到一个声音。

    “不要回头,一心专意。”

    白衣青年道:“我今日到来,是希望你能一会连道天尊。”

    流浪剑子并未回答,却听白衣青年叙道:“这不是没有意义的行为,能验证你剑道的人不多,连道天尊挚友灭生老人绝对是其中的首选。”

    话音刚落,周遭的环境忽然剧变,似乎整个天地为之一肃,道道肉眼可见的剑气纵横交错,紫金莲丝毫不怀疑这些剑气的威力,虽说他轩辕一组以肉身见长,可这样的剑气他连一道都接不下。

    白衣青年又道:“灭生老人答不答应和你一战,我不能保证,但这绝对是一个机会。”

    白衣青年顿了一顿,说道:“那我明白了。”随即又转头看向紫金莲,说道:“起来吧,你这跪法,他是绝对不会收你为徒的。”

    紫金莲有些不忿,说道:“为什么?”

    白衣青年道:“你觉悟不够。”

    紫金莲更加恼火,说道:“又是觉悟不够,我都已经跪了三十年了,还不够是吗?”

    白衣青年道:“你不够专注,甚至你心心念念就是想让他早日收你为徒,我说的对吗?”

    “额!”

    紫金莲一窘,顿时无话可说。

    白衣青年道:“你对他这个人了解多少呢?”

    “这个我知道,他是活着的剑界传说,是这个天地间最强的剑修。”

    白衣青年呵呵一笑:“你太肤浅了。”说完,白衣青年飘然而去。

    紫金莲忽然站了起来,往白衣青年追了过去,口中疾呼:“稍等,我有话问你。”

    白衣青年停下脚步,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和他对话,他什么都没说,你们就这么清楚知道他说什么。”紫金莲将三十年来的疑问说了出来。

    白衣青年道:“他回答了,只是你听不出来。”

    紫金莲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难道他和你们对话用的是神识传音?”

    白衣青年道:“你还是太肤浅了,你的观察不够敏锐。”

    “观察什么?”

    “你知道吗?剑尊坐在这块陨石上已经整整五百年了。”

    “五百年,我去。为什么他要坐在这种偏远的星域五百年,然后一直看着那块奇异的石头?虽然我知道那块石头不普通,可以剑尊通天彻地的修为,需要如此?”

    “在你看来那是块石头,但是在他看来,那却是他唯一的佩剑。”

    紫金莲大惑不解,问道:“剑,那块石头竟然是他的剑。就算你说的对,那为什么他不取走他的剑?”

    白衣青年道:“时机未到,这口剑尚未完成。他坐在这五百年,就算想要观察这柄剑最后形成的过程,只有彻底了解自己的剑,才能让自己与剑真正的融合为一体。这种融合可不是寻常说说的什么人剑合一,而是一种,天,道,人,三者合一,如此才能将自己领悟出来的剑术神通发挥的淋漓尽致。所以,他的目光始终不曾开过那块石头半分。”

    紫金莲有所领悟,叹道:“原来如此。”

    “经过这五百年的岁月,他的身体早已与那块陨石融合为一体,这就是常说的天人之境。他一个心境的变化,就会改变整个陨石范围内的气流,当他流露不悦,欢欣,允许,杀意时,周遭气流也会随之改变。察觉这一丝丝气流的改变,便可以了解他的心思。”

    紫金莲张大了嘴巴,喃喃道:“这……这实在太过奥妙了。”

    “剑尊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剑,毕生追求的不是什么大自由大超脱,也不是无敌于苍穹,他与其他人不同,他要成就的不是自己的修为,因为对他而言,所有个人的修为,皆是虚幻,长生又如何?只有剑之道才是永恒的存在,他要成就的是剑,并非是人。”

    “剑之道?什么是剑之道?又怎样成就剑之道?”紫金莲问道。

    “真正无解可击,无法可破,至高至妙的不败大神通剑术。”白衣青年道。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天地间真有这种剑术神通?”紫金莲道。

    “也许有,也许没有。剑尊对剑道有超乎寻常的执着,任何人侮辱了剑,那就是一个死字。就算从他身上学到一些剑术神通,不经过同意,也绝对不能使用。因为对他而言,不能将剑术神通完美使出,便是对剑的侮辱。反之,若是他觉得你已经有足够的修为和资格使用他所传的剑术神通,他就不会再干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