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失败是可耻的吗?
    紫金莲眨了眨眼,惊讶道:“这……”

    疏影子只是被负双手,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缓缓道:“再来一次。”

    紫金莲低喝一声,单手往远处一招,那把长剑极速飞回被他握在手中,然而他刚刚握牢,却感到一股大力自剑身之上传来,他拿捏不住,长剑顿时又极速飞去,插入原先那块碎石当中,而且还是同一位置。

    紫金莲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不由一阵无语。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剑这么轻易脱离自己的控制,我看的出,刚才你弹去我长剑时所用的修为之力,并未比我现在的修为高出多少。我……我真的有这么弱吗?”紫金莲一股挫败的样子。

    “你不用伤心,同等修为之下,你有轩辕一族血脉加成,应该算是高手了。”疏影子道。

    紫金莲非常不忿,低沉道:“这……这算哪门子安慰。”

    之前的千刃宇也好,你也好,原来我在你们眼中就是个连拔剑都不会的废物。

    “你知道当年我多久才学会正确的出剑方式吗?”疏影子问道。

    “三天,五天,还是一个月?”紫金莲随便猜了个数字。

    “夜以继日,总共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学会正确的出剑方式。”疏影子道。

    “五……五年,竟然用五年练习如何正确出剑。”紫金莲不由无语,之前他从未想过,仅仅只是学习出剑方式,就能花那么久时间。在他看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修炼,提升修为呢。

    “那到底怎么样才算正确的出剑方式,你表演一次给我看看。”紫金莲取回自己的长剑,将他递给疏影子。

    “没他的允许,我不能表演给你看。只能给你一些提示,诀窍只有四字,一心专念。”疏影子道。

    “一心专念,怎么样才算一心专念?”紫金莲问道。

    “你是如何挡住他一剑的?”

    “这……我见过他杀人,我知道像他这种修为的人,取人性命必然是一剑断首,然后剑气冲入体内将元神破坏殆尽。由于他出招时修为不过和我相同,加上我轩辕一族强悍的肉身,用我轩辕一族的神兵护住我的喉管,赌一个机会。”紫金莲回忆道。

    “剑尊出手之前可有任何征兆?”

    “没有,毫无征兆,我甚至……甚至都不知是怎么挡下这一剑的。”

    “因为当时你生命所系,全神贯注,就算毫无征兆,但你好歹是轩辕一族之人,自能察觉到危机而下意识的抵挡。因为你这份专念,才通过他的考验。当然,若没有一份超人的资质,他也不可能收你。”

    紫金莲内心暗爽,道:“意思就是我果然天分超群,是他生平仅见了?”

    疏影子叹道:“你又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聊的问题上了。”

    “反正时间还多,我就给你讲一些过往旧事,让你了解你所承受的剑道,究竟是什么?”疏影子。

    “过往旧事?”紫金莲好奇道。

    “没错,就是剑尊一脉的传承。你向剑圣学剑,想学到什么样的剑道?”两人在星空中别走边聊。

    紫金莲拍了拍胸口,傲然道:“作为轩辕一族之人,自然是无敌苍穹之剑。”

    疏影子微微一笑,道:“你想学的到底是无敌苍穹还是剑道?”

    紫金莲道:“这还不是一样?”

    疏影子摇了摇头,道:“无敌苍穹不止剑道这条路,若求的是个人修为高度,连道大天尊,灭生老人,甚至是你轩辕一族现任族长,都可以是你的选择。以你轩辕一族肉身为根基,在学习这些人领悟的道,最终开发出自己崭新的道,是否能无敌苍穹我不知,但这些绝对算是达成你目标的好选择。但若你想学剑道,剑尊才是唯一。”

    紫金莲坚定道:“我一爱剑,二喜禁,三是管闲事。所以,我的梦想,就是用剑缔造新的传说,一如当年我轩辕一族的老祖宗一般。”

    疏影子点头道:“那我懂了,只不过就算是剑尊,也曾败过了,恰恰是败在你家老祖宗手下。”

    紫金莲内心有些复杂,问道:“师尊真的败给了老祖?”

    疏影子道:“剑道到这种境界,能使他产生拔剑兴趣之人,已然寥寥无几。轩辕一族的缔造者,苍穹间的神话,是他实验的好对象。”

    “可是我师尊输了。”紫金莲有些遗憾道。

    “严格来说,也许不算败。”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放心,我学习师尊剑道后,将来必然会超越老祖,让二老内心都宽慰。”

    “你讨厌失败?”

    “废话,不说我是轩辕一族之人,就是个普通人,肯定都会讨厌失败。”

    疏影子呵呵一笑,道:“你对剑道的认知太浅薄了。”

    “来到陨石后,类似的话我听多了,伤害不到我。”紫金莲内心虽然有气,可嘴上却不想认输。

    “看来要纠正你的观念,必须从头开始了。”疏影子摇头叹道。

    紫金莲却是有些不耐烦了,低沉道:“又怎么了?你的话就不能讲清楚有点吗?”

    “你听过流浪剑尊,可知剑尊一脉师承何人?”

    “不知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修道还不成体系,人们都还在摸索中前进时,天地间有一位剑客,名唤不胜剑子,他一生求战,在与同等修为或者略高于他之人战斗时,不求胜,只求败……”

    疏影子话都还没说完,紫金莲却是插嘴了,肯定道:“那他肯定和剑尊一样,要求一败而不可得是吗?”

    “错了,他不断失败,失败,再失败,不断败在被挑战之人的手下。”

    紫金莲一窘,喃喃道:“额……这,这种三脚猫有什么好说的?”

    “他就是流浪剑子的师尊。”

    紫金莲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呵斥道:“乱七八糟,你在耍着我玩吗?剑尊的师父不是剑圣,便是剑神,哪有可能败再败再败再败……”

    疏影子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相信天下间,真有无懈可击,无法可破,至高至奥的无敌之剑吗?”

    “这是每一个剑修最终的目标。”

    “没错,不胜剑子毕生所求的正是一套真正无敌的大神通剑术。”

    “那这和他战败无数次有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