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剑子传剑
    紫金莲全身脱力,缓缓爬了回来。

    流浪剑子看着已经成型的木剑,喃喃道:“还差一钱两分。”

    紫金莲不忿道:“我没偷懒,出剑的方式也没错误,为什么打我?”

    “爱惜你的剑!”

    话音刚落,流浪剑子单手一招,将紫金莲的长剑拿在手中,忽见剑气一闪,没入剑中。

    “师尊,为什么拿我的剑。”

    “你的问题真多,背着。”然后将长剑送到轩辕紫金莲的背后。

    “背在背后干什么?难道这样拔剑或者出剑比较帅吗?”紫金莲不解道。

    流浪剑子平静道:“你拔得出来吗?如果拔得出来就拔吧。”

    紫金莲不信,快速掐了个剑诀,本以为长剑会和往常一样瞬间射出,可没想到没有丝毫动静。内心诧异之下,他又连试了几次,却依然如此。

    这激起了他的胜负之心,内心暗道:“用剑诀不行,那我就直接拔。”

    只见他左手握住剑柄,右手猛地用力,然而长剑依然无动于衷,没有丝毫出鞘的迹象。他试了许多次之后,终于放弃了,只得无奈道:“怎么会这样,我的剑怎么突然拔不出来了?”

    剑尊平静道:“你虽然理解了什么才是正确的出剑方式,但仍然做不到剑出后来之无迹,去之无端。当你做到这点的时候,这口剑自然就能出鞘了。以后,你就用这口剑练习。”

    剑尊将自己削好的木剑抛给了轩辕紫金莲。

    “木剑?”轩辕紫金莲不解。

    流浪剑子沉声道:“若你不是我的徒弟,看你这样对待你的佩剑,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轩辕紫金莲诚恳道:“师尊,徒儿知错了。还请先将徒儿剑上的封印解除,用木剑,我实在太不习惯。要不然,让我用储物袋内的其余长剑也行。”

    流浪剑子低沉道:“在我眼里看来,你还不够资格用剑。单是听你出剑时的破风声,以及刺耳的尖锐之音,已经快引起我的杀念了!”

    轩辕紫金莲头一歪,道:“有这么严重吗?”

    流浪剑子双目寒芒一闪,低哼了一声,直接将轩辕紫金莲吓退了数步。

    轩辕紫金莲连道:“我知道了,我就暂时用木剑练习,练习到师尊满意为止。”

    流浪剑子看向不远处的一颗黑色的竹子,道:“你只要随手一剑就能斩断眼前的这棵黑节竹,那就够了。”

    轩辕紫金莲沉默片刻,道:“黑节竹以坚硬著称,以我现在的修为,若是师尊将我剑上的封印解除,我便斩给你看。”

    流浪剑子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用木剑!”

    轩辕紫金莲一窘,喃喃道:“用……用木剑,这……”

    “没错,而且切口要平整,不能有任何粗糙的裂口。嗯,我便以你这种程度修为施展一剑,师范给你看,可要看清楚了。”流浪剑子说着,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然后随意一挥,一道剑气激射而出,直奔远处的黑节竹。

    “擦咔!”只见那黑节竹应声倒地,而且切口光滑无比。

    轩辕紫金莲吓得跳了起来,心中暗道:“这……以我的修为,用枯木枝也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师尊,这太难了吧!”轩辕紫金莲老实道。

    流浪剑子缓缓道:“不难,重点在集中力量,善用力量,这里的力量是灵力和肉身之力的总和。你有轩辕一族血脉,肉身力量远比同修为的人要强,所以用木剑似我这般斩断黑节竹,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样集中力量,善用力量?”轩辕紫金莲不解道。

    “你认为在不用修为之力的情况下,持剑斩断一个人的头颅,需要多大的力量?”流浪剑子问道。

    “额,人的脖子虽然是要害,但若想一剑断首,我想上百斤力量总是要有的吧。”轩辕紫金莲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能勉强将自己认为的答案说了出来。

    “正确的力量,是一两二钱三分。”流浪剑子道。

    轩辕紫金莲内心惊讶无比,不由说道:“怎么可能?”

    “为什么用木剑,你不能斩断黑节竹,而用你自身之剑便可以?”

    “因为我的剑有锋利的剑锋,而且剑本身品级不低,蕴含莫大威能。”

    流浪剑子讲解道:“是啊,锋利的刀锋是帮你集中力量,能让你用最少的力量,达到最大的破坏。品级越高的剑,与其说它的威能越强,不如说是其威能对力量的集中更加明显。所以,重点不在力量的大笑,而在将力量集中到什么样的程度。”

    轩辕紫金莲若有所悟,暗道:“难怪当初师尊那一剑,留在刀鞘上的裂痕会这么浅。但是,要怎么集中力量,善用力道呢?”

    流浪剑子道:“贪多嚼不烂,你先练好拔剑出剑吧。”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时间很快过去十年,流浪剑子的修为在逐渐恢复当中,而轩辕紫金莲在练剑中,修为得到大幅度提升,就连在剑道上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某一日,轩辕紫金莲停止练剑,终于忍不住对着盘膝坐在一边的流浪剑子说道:“师尊,这五年以来我一直用木剑练习不说,你也没教我一招半式。师尊,你什么时候才教我剑法?就算是一招半式,但是我相信,师尊出品,必定也是神通之术了。”

    流浪剑子缓缓道:“剑术神通?除了五式仙神劫,其他的我已忘却了。”

    轩辕紫金莲一惊,问道:“师尊……你是不是在陨石上盯着原先那块奇异石头五百年,脑袋盯出了问题?”

    “忘了剑术神通,才能真正使用剑术神通!”流浪剑子缓缓道。

    “啥意思?”

    “剑是道,道,包罗万有,无存无不存,不可言,不可名,不可见。”

    轩辕紫金莲无奈道:“师尊,还请您老人家将层次放低几个层次吧。”

    “你听过无数败却无一胜之剑吗?”流浪剑子问道。

    “疏影子说过,但是我不能明白,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留几手,放放水就输了,这如何困难?”

    “败不难,败又比胜更困难。”

    轩辕紫金莲无奈道:“说的倒是挺顺口,但我依然不明白。师尊,你能解释得详细一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