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剑尊之怒
    轩辕紫金莲无奈道:“说的倒是挺顺口,但我依然不明白。师尊,你能解释得详细一点吗?”

    “能胜则不胜,周旋其中,不将势走绝,不将路逼绝,让对手帮你找到剑术中的弱点与破绽,这可比取胜要难的多。”

    轩辕紫金莲兀自辩解道:“对手若是一个废物,若不放水,怎么打都打不输,这样怎么帮助自己找到剑术中的弱点?而且按照师祖的方法,随着修为的提高与剑术神通的完善,想失败就变得越加困难了。”

    “慎选对手,在每一个修为阶段,选一名足以势均力敌的对手。”

    “无数败,这天元星上真有这么多强者吗?”

    “天元星上没有,但是这天地之间无穷无尽,就到别的地方寻找。距离天元星遥远的地方,有一处苍茫大陆,此地之大是这天元星的无数倍,据说那里能人辈出。所以说,不是对手难选,而是失败困难的问题。”

    “嗯,不败之剑,不对,不胜之剑才对。这跟师尊所说的道又有什么关系。”

    “剑术和他修之道的术法大同小异,术法是以印诀催动灵力从而转化为各式各样的神通,而剑术存在的意义,只是肢体动作配合剑的延伸,可以延伸出剑气,甚至可以调动天地自然之力。所以说,一旦运使,都有他既定的轨迹或者说规则。当你掐诀,回身,踏步等,你有想过,这一式剑术为何能够这样发出吗?”

    “因为,这是最好的动作,每一式剑术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可能是求快,可能是求变,也可能是求力,端看催动灵力的大小与性质。”

    “所以,剑术如何发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招的意义!”

    “这一招的意义?嗯,嗯!”

    “你见过断水剑法吗?”

    “当然见过,这是遍布天元星剑宗各处分宗所修炼的基础剑术。”

    “那对手若用滴水穿石,你会怎么接?”

    “那我就用石破天惊,只要修为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这一招瞬间就破了。”

    “为何你要这么接?”

    “因为滴水穿石是一种突刺,应该是急刺之招。无论对手刺出的是剑气,还是本人持剑刺来,一旦刺出后,全身各处都会露出空门。石破天惊世回身横扫,避过对手突刺,则能够快速扫向对手空门。”

    “你已了解这一招的意义,那面对滴水穿石之招,唯有石破天惊可破吗,唯有石破天惊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吗?”

    “也不是啊,哈哈,我明白了。如果为了守住自己的空门,我有更多其他更好的方法,甚至一旦混元一体,都未必要露出空门。或许,利用破绽做进一步的反击,只要目的达成,剑招的意义并存在,就算它和原本固有的剑招不同,那也无妨。”

    “记住剑招,而后忘却剑招,这边是剑意!”

    “剑意!?记住招式,忘却招式!”

    春夏秋冬,四季更替,紫金莲原本华丽的白衣已经破败不堪,但他却没有刻意替换,一切随心所欲。

    一路行来,陈锐的心前所未有的舒畅,在剑尊的指导下,只是感到每一日剑术之道都有所提升。

    每一次的提升都让他发自内心的喜悦,感动。只不过无论他进步了多少,每天都需要花三个时辰练习最基础的拔剑出剑,这让他很郁闷。

    因为,在他看来,这出剑的窍门,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才对。

    “师尊,这三个时辰,我已经练习出剑三千次了,可不可以让我修炼了?”

    剑尊缓缓道:“你只练了二千八百九十九次,还差一百零一次。”

    紫金莲全身冷汗直冒,紧张道:“原来师尊还有替我计算啊。”

    剑尊伸手一指,道:“再加练三千次。”

    “再练三千次?”

    “六千!”

    “等一下,我没时间修炼了啊!”

    “九千!”

    紫金莲浑身一抖,连道:“我马上去练。”

    就在这时,一个青衫青年,背负长剑踏空而来,紫金莲立马迎上前去,道:“疏影子,是你?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气霎时迎面少来,剑气当中带着冰冷的杀意。紫金莲顿时被剑气扫出数百丈远。

    “你配剑了?”随着冰冷的声音,剑尊缓缓站起。

    “是!”疏影子恭敬道。

    只见剑尊身形只是一晃,似乎洞穿了虚空,在远处的疏影子反应过来之时,他就看到剑尊的一双剑指不知何时已经点在了疏影子的眉心之上,一行鲜血自眉心流淌而下。

    “你配剑了!?谁准你配剑?”剑尊的声音中带着愤怒和无尽的杀机,霎时剑气迸射,令人不寒而栗。

    紫金莲立刻爬起,走上前去,劝解道:“师尊,你别……”

    “练你的剑,无法一心专念,就是对剑的侮辱,你能一心专意吗?”话音落下的瞬间,无数道剑气顿时激射而出,每一道均是剑意赫赫,仅仅只是瞬息之间,这片庞大的森林顿时毁灭,只留下光秃秃的地面。

    原先森林中的草木,不是被剑气切倒,而是不知为何,忽然失去了踪影,无影无踪!

    紫金莲直接把接下来要说的话吞入口中,内心颤抖不已……

    疏影子毫无害怕之意,平淡道:“是,我侮辱了剑,所以你将我的剑封印!”

    “佩剑,你有觉悟了吗?”

    “为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六人的生命,这一次我必须用剑!”

    “死也无悔?”

    “你对剑执着,我对剑一样是执着!”

    “半途而废算什么执着?”

    “为我六人结义之情出剑的执着,他们的生命,是我牺牲一切都必须保全的执着,就算牺牲性命也要进行到底的执着!”

    “师尊,他……他若死了,就没人帮你约战灭生老人了。”

    疏影子道:“灭生老人也无法赴约了。”

    紫金莲诧异道:“为何?”

    “因为灭生老人败了,败在了一个神秘邪修,自号邪灭天来之人的手下。此刻,灭生老人寿元已尽!”

    紫金莲更加惊讶,道:“这不可能,我家族长说过,灭生老人乃是这天地间最为顶尖的大能,除了我家老祖宗和师尊,应该没人是他对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