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师尊,你这种心态太失败了!
    紫金莲喊道:“喂,掌柜的!”

    内堂快速走出一个人,此人脸色有些苍白,看向紫金莲二人时,立刻恭敬道:“两位客官,自从半个月之前,本店就不再营业。而且,再过三天,本店也要彻底关门了。奉劝一句,如果没有紧要之事,两位最好也不要在此逗留。”

    紫金莲好奇道:“为什么?”

    掌柜并未回答紫金莲的疑问,只是长叹一声,转身走向内堂。

    紫金莲阻拦道:“喂,掌柜的,你说店里不营业,那旮旯里的那个是谁?”

    掌柜沉吟片刻,正欲说话,眼见坐在角落里的剑修一挥手,旋即恭敬的退了开来。

    剑修站起身,走到紫金莲的前面,问道:“你们是谁?”

    眼看对方态度不善,紫金莲一歪头,沉声道:“关你屁事?”

    剑修眉头一皱,嗯了一声,然后冷冷道:“若没其它的事情,别逗留在这个城池里。”

    紫金莲拍了拍胸脯,道:“我这个人最爱和别人作对,你叫我别逗留,我偏偏要留在这里!”

    剑修内心有气,低沉道:“如果不知好歹,那只好用强的了。”

    话音落下,他的手已经按在背负之剑的剑柄之上……

    紫金莲见状不妙,连道:“别出剑!”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剑气顿时从剑尊双眼射出,直奔剑修而去,这道剑气来之无迹,去之无端,奇快无比。

    紫金莲眼看不妙,连忙一掌击向剑修,将他退出一丈远,由于剑气速度太快,剑修并没有完全避开,鬓角旁边的一缕长发已经被切断,然后轻飘飘落地。

    而那道剑气简直一往无前,瞬间似乎洞穿了虚空,射透酒店的墙壁,最终消失不见。

    剑修吓了一大跳,心知刚才不是这愣头青的小子推自己一把,现在只怕已经被那道剑气射穿眉心。

    “你!!”在惊惧出口时,手又不自觉地按上了剑柄。

    “你……侮辱了剑!”剑尊冷冷道。

    紫金莲眼疾手快,快速走到剑修身前,连道:“师尊,还请手下留情!”

    “你……你们到底是谁?”剑修内心恐惧。

    紫金莲转身按住他的双手,劝道:“别碰剑,会死人的。”

    “师尊,还请给他一个机会。”

    闻言,剑尊缓缓闭上了双目,并未再有动作。

    剑修第三次问道:“你们到底是谁谁?”

    紫金莲道:“我们只是路过而已,那又是什么来路?恩嗯嗯,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守护皇城的剑卫吧。”

    剑修道:“你怎么知道?在下正是皇城剑卫金九龄。”

    紫金莲道:“我怎么知道已经无所了。倒是你先说说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金九龄道:“我奉皇旨外出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后,在回归皇城时,恰好经过这个城池。这个城池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大概个把月前,这南阳城里出现了一只妖物,此物一场强大且喜好人的内脏血肉。只是短短一个月,南阳城几近灭亡,几天前,就连城主都拖家带口逃离此城。”

    “有意思,果然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老兄,既然除此危险,为何要逗留在此,你和客栈的掌柜有旧吗?”

    “作为剑卫一员,面对天元星上出现的灾祸,我等必须出手相助。”

    紫金莲道:“嗯,原来如此,懂了,这件事就算我一份吧。”

    这时,掌柜走上前来,恭敬道:“多谢两位仗义相助,但是此怪物强大至极,一般人根本无法抵挡,就连原先的城主都自愧不如,逃之夭夭了。”

    紫金莲拍了拍胸口,自信道:“怕什么?那怪物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出没?”

    掌柜沉默片刻,道:“每到夜里,怪物必定出现,而每次都有大量的城内住民成为其口中之食!”

    紫金莲安慰道:“别紧张,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我担,若我担不起,我的师尊也担的起!”

    金九龄一愣,道:“牛皮不要吹得太大!你师傅又是什么来路?”、

    “你作为皇城剑卫一员,肯定知晓我师尊的名讳。听到他的大名可不要吓死,他就是天地间第一剑修,剑尊,流浪剑子!”

    金九龄浑身一颤,喃喃道:“他就是剑尊前辈?掌柜的,我看你不需要关店了,这座城绝对有救了。”

    紫金莲点了点头,道:“有他在,保证谁也不敢放肆!”

    也就在这个时候,剑尊缓缓站起,淡淡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紫金莲尴尬道:“师尊,稍等!”

    剑尊并未搭理,缓步往城池外走去。

    “师尊,你没听过这城里有怪物为祸吗?”

    “你真爱管闲事!”

    “这算什么闲事啊,这是好事。”

    “意义相同!”

    “师尊,你的意思是只要练好剑道,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了?”

    “无法一心专念,就难有进展!”

    “怎么样叫一心专念,花一点点时间拯救一座城的生命,又会耽搁多少学习呢?”

    “你的心太乱,太杂!”

    “师尊,你说我的心太乱太杂,我承认。我这个人就是散漫,就是三心二意,爱管闲事。没错,我真散真烂,想学又耐不住枯燥乏味的练习。但是,如果学剑,就是见死不救,那学剑还有什么意义呢?学剑不就是为保护一方弱小吗?”

    “你想救人,不过是想满足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拯救的一方,让你愉悦,这种心情对剑是一种侮辱!学剑不是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

    “我……我只是真心想帮助这里受难的人。”

    “不纯的心思就是一种乱,乱心难以成剑。”

    “我是人,听到疑问会问,遭遇痛苦会哭,心生怜悯,就会忍不住去帮忙,这才是做人的意义!”

    “那个人就是因为这样,才放弃自己的剑道,你难道也想学他?”

    “疏影子,我就不能明白,他为什么不能一边做你的徒弟,一边保全自己的兄弟结义之情?”

    “浪费时间?”

    “难道你一点点同情心也没有?”

    “没有,因为不需要!”

    “不是这样,绝对不是这样!一个人若是没有保护的事物,他的修为就不可能达到顶峰。就算找不到敌手,也绝对不是真正的巅峰!师尊,你这种心态太失败了。”

    “你是在和我讲道理,进而教训我吗?”

    “就是在教训你,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