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重出大陆
    赤土宫的退去,火炎城掀起了欢呼,可很多人都明白,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那位归元后期的银发老妪,此刻从半空走来,站在了张心语身前,凝视着他。

    顿时,四周渐渐安静,城池的火幕没有消散,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向张心语这里。

    “你来此有何目的?”老妪缓缓问道。

    “不灭火。”张心语微笑开口。

    “换一个。”老妪面色一变,厉声开口。

    “我救了她。”张心语一指身边的炎姗姗。

    “免谈!”老妪摇头。

    “我救了她两次。”张心语再次开口。

    “还是免谈。”老妪神色平静,看着张心语。

    “我想以后或许会救她三次,四次!”张心语淡淡道。

    “你就算娶了她,此事也免谈。不灭火,乃是我炎族族火,怎么会轻易交出。”老妪淡淡道。

    “我会禁制一道,也会帮忙退敌。”张心语抓了抓头,看着老妪。

    “加固城池防御,如果此番大劫,我炎家不倒,老身可以做主,赠予你不灭火的分火。不过若被我发现你有其余心思,那一旦进入此城,将没有出去的机会。”老妪深深的看了张心语一眼,沉声道。

    “凭你还有城里的两个归元大圆满,可留不住张某。即便是那个在归元圆满之上迈出半步之人,依然如此!不信,可以一试!”张心语摊了摊手。

    闻言,老妪面色大变,看向张心语的目光愈发凝重。

    “至于那位气息漂浮不定的前辈,虽说能留住张某,但恐怕自身也难以保全!”张心语再次开口。

    “你……”老妪欲言又止。

    “张道友,炎家大难当前,如你能助我等一剑之力,等退去强敌,不灭火之事未必不能商量。”老妪叹了口气,沉声道。

    “前辈的意思,先入城再说是吧。”张心语淡淡道。

    老妪点头,右手一挥,炎姗姗身体飞出,被她带着,转身走入散开的火幕。

    此刻,处于震惊中的炎姗姗忽然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张心语。

    “奶奶已经答应你了,先进来吧。不过,你千万不要有其他心思,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张心语微微一笑,道:“好吧。”

    火炎城,较之西岐城大了不少,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则是炎家住地,外城则是城内修士,这些修士均来自赤土。

    此地由于不灭火存在,温度较高,整个城内的植物,都是清一色的红枫。

    赤红的地面,鲜红的枫叶,有一番别样的景色。

    外城的西边,有一片宅子,每一处都有一口灵泉,尽管这种程度的灵泉和道院内门没有丝毫可比性,但在赤土而言,已是极大的奢侈。

    住宅不大,庭院不小,这也是炎家的安排。他们亲眼看见张心语收服蛮巨人,如若没有大一点的庭院,还真挤不下。

    此刻,蛮巨正坐在地上,如同小山一般,打着呼噜,苏醒之后,就会眼露迷茫,迷茫之后,会继续睡去。可有时候苏醒,就会瞪着眼睛,大吼起来。

    “我要……吃肉!”

    每当这么一喊,张心语颇为无奈,赶紧送上炎家赠予的大量生肉。时间长了,张心语觉得长此下去,不是办法。

    这蛮巨不仅喜欢吃肉,还会嚷嚷着要剑,张心语无奈,只得让炎家之人连夜打造一把和先前一样大小的玄铁剑。

    这种巨剑不需多少工艺,也没有要求很高的炼器之道,三日之后,巨剑送了过来,蛮巨巨剑在手,主动耍起剑来。

    他每次耍剑,都是轰鸣遍地,令得张心语叫苦不迭,他觉得自己养了一个祖宗。

    所幸,张心语所在的区域,乃是炎城的贵宾区域,每个宅子虽说单独,但有极强的的阵法禁制存在,防御极强,这才没有被蛮巨破坏殆尽。

    张心语也会试着和蛮巨沟通,可惜他灵智不高,只会一些简单的语言。但是,教他一些基础剑术时,蛮巨竟然展现了不低的天赋,这一点倒是让张心语吃惊不小。

    接连十多日下来的吃肉,耍剑,交流,倒是让这蛮巨又对张心语信服了不少。

    因为,从来没人这般对他。

    来到炎城二十日,炎家再没有提关于不灭火之事,甚至就连之前说好的禁制防御,也没有丝毫谈起。最近几日,张心语这里更是没有丝毫访客,只有他一个人,如同被遗忘。

    但他没有着急,当日一战,他已经显露了一定的实力,他相信,这炎家,无论有何打算,只要能用到自己,就一定会自己主动找来。

    而且,随着这场战争的持续,越是后期,张心语相信自己这里的实力以及曾经说道的禁制之道,作用会越来越大。

    所以,他安心和蛮巨交流,安心打坐。

    与此同时,在火炎城内城中,炎家主殿内,有四人盘膝打坐,包括当日那银发老妪在内。

    他们四人,正是炎家四大长老,最弱的那个老妪也是归元后期修为,其余三人中,两人归元大圆满,还有一人似在归元圆满上走出了半步,隐隐跨入人问修为。

    “我还是不同意四长老的建议,不灭火事关重大,族内不灭火虽然能孕育分火,但岂能轻易送人。”四人中一个红发老者,眉心有一朵火焰印记,此刻印记闪动,抬头沉声开口。

    这四人,针对张心语之事,已经讨论了很久,一直无法统一。

    “我赞同二哥的说法,那擅长剑道的修士首先是来自中土,其次区区归元初期修为,竟敢如此大言不惭,说我等留不住他,还敢直接索要不灭火!”

    “此人定是看到如今炎家将倒,故来此敲诈一笔,如此卑劣之修,按老夫的想法,直接去灭杀,以除后患。”说话的,是四人中一位中年男子,这男子神色阴沉,看样子脾气极为火爆。

    “两位,此事我等已谈了很久,此人无论有什么目的,可帮助我炎家击退赤土宫之修,那是事实。且那日一战,表现出的战力绝对不止普通的归元初期,这种实力应该足够我等重视才是。”

    “这样的强援,若被我等拒之门外,谁还敢为我炎家效命?如今得到确切情报,中土妖兽之乱爆发,赤土和中土的障碍落日山脉已不存在,如此,中土之修来我赤土,有何不可?”

    “此事老身已对他承诺,绝不会改变,此人的禁制和战力,若真的无法起到作用也就罢了,一旦决定了胜负,不灭火孕育而生的分火,就是他的!”老妪平静道。

    大殿内再次沉默,许久,唯一没有开口的那位大长老,半只脚迈入人问修为,满头白发,容颜苍老,身材极为高大的老者,微闭的双眼蓦然睁开。

    在他的双目开阖的一瞬,有精芒闪现,使得此地的气氛都有些改变。

    “四妹,还有你们两个,此事不需再争,炎家危机,此人若这能助我等退敌,那分火给他又何妨!”这位大长老话语一出,包括老妪在内的三人,顿时低头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