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拂长剑,寄白云,舞秋月,戏江风。
    ”小白呜咽一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陈锐取出一枚地心青莲的莲子,丢给了小白,淡淡道:“这莲子给你,能不能突破,就看你的造化了。”

    小白兴奋地低吼一声,卷起莲子,来到了角落,然后以独特的方式,吸收着莲子内庞大无比的灵力,开始了突破。

    陈锐微微一笑,再次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正是自己还未进入修真界时,东方剑谁所赠的剑灵天卷。

    此卷奇异,自己修为在聚灵时,无法打开丝毫。但他有种感觉,如今却是能够打开了。

    他将天卷往空中一抛,然后往其一指,顿时一股庞大的灵力注入其内,终于,天卷缓缓打开了。

    只不过,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能打开小部分,目前能打开的部分,仅仅只是最上面的两个长方形条框。

    陈锐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柄上品灵器的长剑,将其放入了第一个条框,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长剑被天卷吸收入框内,其内出现了一柄长剑之画,此画分明就是那把上品灵器的长剑。

    然而,仅仅过去数息,长剑被弹出,而那条框依然空白。陈锐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显然这柄长剑不被天卷认同,也就是说还不够资格被天卷收录。

    看着那两个长方形条框,陈锐回想起了当初东方剑谁的话语。六个条框,代表六个品级的法宝长剑,按照这种套路,要想让天卷认定是合格之剑,只怕需要每一个品阶中的极品方可。

    “最上方两个条框,应该放入极品灵器长剑和极品法器长剑!”陈锐喃喃道。然而,令人郁闷的是,极品层次的灵器长剑他没有,极品层次的法器长剑,他就更没有了。

    灵器也就罢了,极品法剑别说是他,就是归元大圆满修士也未必拥有。看来,第二个长方形条框,可以先放弃了。

    至于极品灵器,他倒是有了主意,当下招呼猫小倩前来,给了她三件下品法器法宝,让他去城内的宝阁换一柄极品灵器的长剑回来。

    对于陈锐交代之事,猫小倩自然不遗余力去办。当然,在猫小倩去寻觅极品灵器期间,陈锐也在暗暗感悟修炼。

    他的目标很明确,首先要将修为巩固到结丹后期层次,其次要彻底演练一下轩辕古玉灌输而来的轩辕紫金莲之剑道传承。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期间,他消耗了大量的灵石,终于将修为推进到结丹后期的地步,至于那剑道传承,他也和当初的紫金莲一样,从如何开始出剑开始练习。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出剑比起初学剑道的紫金莲,也有非常大的差距。然而,他没有气馁,而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练习着。由于得了传承,他已经有了剑意,只是差在熟练度而已。

    四个月后的某一天,猫小倩终于将极品灵器长剑送了上来,并说道:“前辈,极品灵器虽然威能不比法器,却是极其稀少,晚辈花了两件下品法器才将此剑弄到手。”

    看着眼前的水晶之剑,陈锐脸上有了笑容,道:“此事办得好,剩下那件法器就送你了,去吧。”

    猫小倩连声道谢,看了一眼角落化成光茧的小白后,躬身而退。

    看着这把水晶之剑,陈锐目中有了兴奋之色,在打开天卷后,将他放入了第一个长方形条框。

    水间剑被吸入化作一幅画后,再也没有被吐出。陈锐目不转睛盯着天卷,想看看它到底会出现什么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天卷忽然光芒大涨,刺人眼球,光芒内响起了一道声音。

    “拂长剑,寄白云,一生一禁一剑道。舞秋月,戏江风,八佾之舞唯我照。”话音落下的同时,只见这些光芒急剧收缩了起来,而后化为一道迷蒙的流光,这道流光从天卷内飞出,而后落在地面上,直接化作了一个人。

    这是一位穿着月白长衫,面容俊美,温文尔雅的青年。

    陈锐倒吸一口气,震惊道:“你……你是谁?难道你就是东方大叔说的挚友?”

    “小家伙,你好。你说的没错,我名佾云子,确是东方贱人的挚友,且是出生在八阶星域的一名散修,”青年微笑着说道。

    陈锐眼睛陡然瞪得滚圆:“你……你叫佾云子?还是来自八阶星域?”这令陈锐万分惊讶,当初桃花村那场惊变,那些神秘莫测,强大无比的黑衣人追杀之修,正是一个名叫佾云子之人。

    “看来当初我的计算无误,东方这家伙倒是真把剑卷送到了,而小家你确是我的生机所在。”佾云子看着剑卷,感叹道。

    陈锐看向佾云子,脑海中一堆浆糊,当初东方剑谁说的不清不楚,眼下可以问清楚了。

    “佾云子前辈,既然你是东方大叔挚友,想必修为强大无比,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会让你们两位仓皇逃窜,就连前辈你都差点道消身亡。”

    佾云子看了陈锐一眼,道:“听过深渊者吗?”

    陈锐心底暗惊,道:“何止听过,还亲眼见到过。”

    “距今三百年前,我和东方遭遇了一群强大的深渊者,他们为首者是一个叫牧王的深渊者。我们双方彼此颤抖交战,期间斗智斗力,一直缠斗了两百年之久。然而,我们却没想到,除了他们外,还有一只更为强大的深渊者在暗中潜伏,并在一次大战中偷袭了我和东方……最后我们战败,残魂融入了这剑灵天卷,并利用破界术逃得性命。”

    “所幸事先我就对生机进行推衍,最终才得以保全。这天卷是非常神奇的,乍看之下没有丝毫灵力气息,可是其作用却非比寻常,非但可以隐藏我的残魂气息,让深渊者们一时半会找不到我,而且能温养我的残魂。经过一百年的温养,如今已能够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前辈,深渊者的起源一事,我也略有耳闻。只不过他们不是在流浪剑子的大神通剑术下,接近灭绝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么强大的深渊者?”

    佾云子看向陈锐时,不由双目一闪,道:“小家伙,你果然不简单,不仅能让残魂躲在天卷中的我完美避开深渊者们的查探,竟然连深渊者起源一事,还有剑尊之事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