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剑术神通的比拼
    ”“嘣”

    只见陈锐黑中带金的凌厉一剑俯冲而下,从向北望的身体穿过,一剑狠狠刺在了街道之上,那黑石铺成的街道竟然被炸出了一个巨坑。而下一霎,两人的身形又消失不见了。

    这种速度战,只有在双方长剑交击而速度略微下降之时,围观之修才能勉强看清。

    “呼呼!”

    随着两人斗法到了白热化,整个城主府的高空竟刮起了剑气风暴,两人的身形依然在纵横交错。

    陈锐暗道:“如此交战对我不利,论修为向北望是归元,灵气充沛,而我即便是黑金结丹,但毕竟是后期,长此下去,局面会对我不利,毕竟紫金莲前辈传承里的快,集中,准,三大要点,我领悟的不过是皮毛而已。加上归元期修士的强大足足是结丹期的百倍有余,我那结丹期无法抵抗的剑气,似乎对于归元期修士作用不大。”

    陈锐一剑挡开向北望挤压空间的一剑,然后极速退开,持剑横空,并未上前,而后者也是停在原处,没用动作。就这样,两人在剑气之风中临空而立,彼此对峙着。剑气逐渐消散,慑人的剑气之风也是停了下来。向望北凝视着远处的陈锐,手中长剑白光流转。

    而陈锐全身金光闪闪,周身剑气飞舞,使得整个城主府上空之处,一片压抑。

    向望北微微一笑,道:“想不到阁下修为不过结丹期,竟能跟得上老夫的速度,而且阁下的用剑之法,也让老夫大开眼界。”

    陈锐的双目一直冷视着向望北,冷然道:“向城主归元修为,不仅能挤压周遭空间,更是能将身形半融入天地之间,速度之快,也是陈某平生仅见!”

    向望北凝视着陈锐,双目精芒闪过,道:“可敢与老夫正面一战?”

    陈锐淡然道:“有何不敢?”对于陈锐来说,不用法宝和归元期修士比剑,对自己的剑道有莫大的帮助,虽然得了轩辕紫金莲的剑道传承,可也需要有人试剑,而眼下,这修为在归元期的古城城主向望北就是一个好人选。

    斗法终于到了关键时刻!在场的所有修士均是变的火爆起来,双眼直勾勾盯着两人,生生怕会错漏每一个细节,似乎那些城主府的修士都忘记了,他们城主若是失败的话,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像这种没有丝毫使用法宝,单纯比拼剑术神通之战,也是他们生平仅见。

    几乎就在一瞬间,两人同时动了,彼此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直线向对方飞掠而去,众人只能见到两道幻影般的身形一闪而过。

    在临近之时,向望北手中长剑顿时白光大震,白芒急射而开,令得众人均是眯起了眼睛。

    “这,这是城主剑术神通,韬光养晦!”

    然而白光四射仅仅只是一刹,然后竞完全消失而去,向望北手中长剑很突兀的变成漆黑一片,看气息倒是和陈锐风云融合之后周身的剑气相似。

    陈锐施展金辉体获得的爆发速度令得自己身形转瞬即到向望北身前,中品法剑极速被黑气笼罩,他双目一凝,默道:“风云融合,冥刺!”

    这冥刺一式剑术,其实只不过简单的刺击,只不过加上了风云融合之力,可在陈锐独特的用剑法门下,这一刺竟爆发了滔天的威能。

    “韬光养晦!”

    “嘣!”顿时漫天的黑色剑气飞舞,所有修士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漫天黑芒之中,空中两道身形倒退而出,直至退到城主府边缘方才止住身形!

    “哇!”两者在停止身形之后,竟不约而同喷出一口鲜血。然而,两人都没有出声,目视对方。

    陈锐表情无比凝重,暗道:“剑术神通韬光养晦果然不凡,在一瞬间将剑气压缩到极致,似乎和我的冥斩不相上下。今次如果不是金辉体,恐怕受重视的会是我,果然能在葬古之地内域雄霸一方的归元修士没有弱者。”

    此时,城主府周遭的空气宛如凝结了一般,可怕的压抑感令得在场的修士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向望北心中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暗道:“此人到底怎么回事?区区结丹期,为何会有这么神妙的用剑法门,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肉身,竟拥有归元期的战力!”

    当下,他不再犹豫,单手掐了几个剑诀,长剑之上白芒流转,并缓缓升起,但其上的光芒却没有方才耀眼。

    陈锐瞳孔一缩,暗道:“好强,接下来这一式应该会无比强悍。”

    当下,陈锐身形不断旋转,整个人周遭刮起了剑气之风,而身形旋转的愈来愈快,心中一直回想传承时,那位天地间最强剑修流浪剑子所提到的,快,集中,准三大要诀。

    向北望脸上寒芒闪过,单手一指,长剑“咻”的一声极速而出。

    剑身之上白光收敛,但所过之处空气炸裂,气爆声连响,剑气纵横。

    陈锐双目一凝,带起整个旋转的身体,向这道微光之剑迎面而去。

    “冥之旋转!”

    “驹光过隙!”

    一黑一白两道幻影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剧烈的撞在了一起。

    “铛铛铛……”

    无数道撞击之声轰然而起,剑气纵横撕裂,火星四射。

    “嘣!”

    一声巨响过后,众人只见得一道黑色身影被轰飞而去,直接落在了街道之上。而那道微光也是消散而去,化作一道剑芒倒卷而回,回到了向望北手上。此刻,他浑身剧震,气血翻滚,直接喷出三口鲜血,方才勉力站稳身形。

    落地之后的陈锐缓缓起身,他身形虽说狼狈,衣衫多处破损,甚至就连金辉体都黯淡了几分,然而在场一众修士都能看出,这一次交锋看起来陈锐占了下风,可实际上受伤更重的反而是向望北。

    不过对于陈锐来说,这种情况还是他首次遇到,凌厉的剑气竟然能穿透金辉体,只不过那些剑气穿透金辉体时,已不再凌厉,自己也只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所以那些被剑气穿透的地方,正有鲜血流出。

    “没想到一个归元前期的修士竟强悍到如此地步,那如果是无瑕归元,会有多恐怖!”

    陈锐抬头,一双自信的双目冷视向望北,因为在他看来,归元前期修士虽然强大,但还不是不可以战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