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胜败
    ”向望北内心的震撼可一点都不比陈锐少,他实在想不懂,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会有如此战力,即便是金丹圆满也远远没有如此可怕才对。

    方才两人的神通已然完全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即便是那猫小倩,也是一样,黑衣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陈锐能够杀结丹修士如屠猪杀狗,便是假婴境界也是秒杀,因为陈锐的真正实力绝对等同归元期。

    结丹到归元,本来有巨大的鸿沟,能够以结丹圆满越阶战归元前期得以全身而退,已经是天大的能耐了,没想到陈锐竟能够占据上风。所有人都震惊得看着两大强者,不能言语。

    向望北目视陈锐,朗声道:“这位道友,为了古城的长远发展,老夫今次会用出最大神通,如果你还要执意相斗的话,只怕会道消于此,还望三思!”

    此刻,向望北已经把陈锐当成了同道中人,以道友称呼,这称呼此地所有修士都明白,城主已经完全放下了之前的恩怨,绝不会因为大管家和副城主一事寻陈锐什么麻烦。

    陈锐一愣,若是就此罢手,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损失,可能够与向望北这样的剑修不靠法宝斗剑,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当下咧嘴一笑,道:“真巧,陈某也还有最强一式没有用出,此招一出,陈某也把握不了,说不定会将向城主彻底击杀。”此言一出,本来鸦雀无声的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今天给他们的震惊实在太多了,方才两人的一式难道还不是最强神通吗。

    向望北狰狞一笑,道:“既然道友如此不知好歹,老夫今日就送你一程!”

    向望北那么说自然是想给陈锐一个台阶下,他的确是有着一式最强神通,但那一式造成的反噬对他来说也是不敢小看。眼下,他又受伤不轻,能不用,自然不用最好。

    但令他意外的是这个传说从沼泽之地里走出的神秘修士竟如此不知好歹。当下,他将长剑往空中一抛,双手齐出,连掐了数个剑诀。

    不多时,长剑之上白光流转,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竟衍变成一把两丈大小的白色光剑。

    此剑散发出的浓郁威压,就是陈锐也不由侧目。

    “这应该是以长剑为媒介,将自己的所有剑气压缩到极致之后再尽数输入长剑之上。如此手段,除非有高深剑诀为引,方才能成功,倒是符合了轩辕紫金莲前辈传承中集中的要点然而,这向望北不是,他是以归元之力强行压缩!”

    陈锐看了一眼对方的神通之后,心里瞬间明悟,他没有犹豫,口中默念起了小御风术·墨风剑的口诀,当下一股黑风弥漫天地,紧接着缓缓凝聚在了中品法剑之上。

    霎时,中品法剑已然成了一把三丈大小的黑色巨剑,剑身周遭黑气缭绕,散发出的威压竟不下于向望北的白色巨剑。他要以神妙用剑法门,用出这一式墨风剑。

    “嘣!”陈锐手持墨风剑,脚踏虚空,一道惊天的气爆声响起,身形犹如巨大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见到陈锐毫不犹豫出手,向望北单手一指,那柄白色巨剑也是激射而出,直直迎向陈锐的身形。

    “御剑术,绝后光前!”

    “墨风剑!”

    一黑一白两把巨剑仅在一瞬间便在空中碰撞开来。

    “轰!”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所有的人都是直勾勾的看着半空之中奇异的景象,此时,黑芒白光各自占领了半个天空。

    剑气之声连绵不绝,忽明忽暗的剑气华光令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在双方僵持到第七息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给陈某碎!”

    漫天的光华之中,忽然一道清脆的断剑之声响起在众人的耳旁。

    “咣当!”

    随着声响的传出,一道身影直接向陨石一般被砸落街道,就连这坚硬的黑石台也是出现了阵阵龟裂。

    而半空之中的向望北却是在狂喷一口鲜血之后,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直接掉在街道之上,他口中喃喃道:“怎么……可能!”当即便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边,被砸落于地的陈锐却是缓缓站了起来,此时,他金辉体的光芒已经散尽,全身各处被剑气刮伤,有鲜血留出。

    他表情冰冷,看向一旁昏迷不醒的向望北,冷冷道:“你败了!从这一刻起,古城陈某所有!”

    霎时,全场寂静无声!

    向望北一败,猫小倩紧绷的心也悄然放了下来,一双妙目凝视着陈锐。当然,这当中最高兴的当属黑衣子,此战若是陈锐败,向望北绝对不会宽恕自己之前的投敌行为,当下眼珠子一转,向着陈锐所在的方向拜倒在地,高声道:“弟子恭喜师尊成为古城城主!”

    那些古城的结丹修士内心暗骂黑衣子无耻,但紧接着一个个却飞快的来到陈锐身前,表情肃穆,齐齐拜倒在地,恭声道:“恭迎城主!”

    眼看城主战败,长老都已经跪迎,那些城主府的执事以及下人,也纷纷跪倒,高声恭迎。

    陈锐看向昏迷的向望北,深知他被自己墨风剑斩断本命法宝长剑,受伤频死,以后就算恢复只怕修为也会大幅度跌落,且再也无法寸进。此刻他虽然获胜,内心反倒升起了一股无奈之感,修真的世界没有对错,有的只是弱肉强食,为了生存,为了利益,只有把一切威胁彻底断绝,今日若不是自己主动找上门来,那么想必等待他的,将是古城无穷无尽的反扑。

    实际上,陈锐倒是无所谓,只不过他不是孤身一人,身边还有夏婉儿,朱三猴,张昊等人,以后的日子中,他们万一遭了暗算,那可没处说理去了。

    所以,他才会主动出击,为了就是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一个不能招惹之人,一旦招惹,那么后果严重。至此,陈锐在乱魔域的第一次立威,结束了。

    这次立威很有成效,最起码经过这一次,内域将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数百结丹修士的性命,以一个归元期修士的重伤修为跌落为结果,让所有试图从他身上打探神秘沼泽秘密之人,有了血的教训。接下来,应该无人敢惹了。

    看着眼前上万修士跪拜,陈锐抬起头,看向中州方向,心底默道:“苏无戏,你洗好脖子等着,我陈锐很快就会来了。”

    他深吸口气,目光一扫,指着黑衣子,说道:“陈某无意于古城,从今日开始,你便是古城城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