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别怕,我回来了。
    ”“公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还记得当初你我的约定吗?你在哪里?”夏晚儿神色凄苦,内心一直念着陈锐的名字。

    “还没到绝望的时候,大哥哥一定会回来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的。”寂静中,丹朵朵忽然摇头,轻声道。

    说到陈锐时,众人眼前不由一亮,可是这种亮光只是持续了片刻,便又黯淡了下去。因为这句话,丹朵朵已经说了无数次,可每一次奇迹都没有出现。陈锐已经整整一百多年没有回到这里了。夏晚儿每次想到这里,心底都会升起一个绝望的念头:难道他已经道消了吗?在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她都会目中噙着泪水,人也一天比一天脆弱下去,好几次虚弱到生机要断绝的程度。

    若不是蛮巨等人的救治和安慰,她不可能撑过这一百年。

    轰隆隆,就在这时,陡然的一声巨响传递开来,伴随着这道巨响的传开,宫殿内之人脸色顿时大变,因为此刻正有人以强力的术法攻击宫殿大门,最后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这道巨响的传开。

    殿内修士的脸色顿时大变。因为,就在此刻,宫殿大门,已被攻破。

    天空上,三道人影狂掠而来,当中一人的大笑之声,在整个宫殿内响彻而起。

    “哈哈,巨灵族后裔,现在宫门你已破,你可曾想好了?究竟是乖乖交出所有禁制大师玉阶飞的道藏,还是让我等取你妖丹,将你等尽数斩杀?”

    听得那道响彻在天地间的狂笑,蛮巨目中闪过一抹冷色,身形一闪直接迎向三大归元修士,而其余之人也是豁然而起,准备死战。

    此刻,宫殿外的半空之上,正黑压压有着许多修士,这些人修为俱是不俗,特别是为首的三人,其修为更是到了归元期的地步。

    这三人均是目无表情的黑衣老者,而开口说话之人,却是左侧那人,此人修为归元前期。

    “师弟,不要再废话了,这些蛮荒之民,今次一个不留。”中间那黑衣老者淡淡开口。

    听得这道声音,之前那老者面色也是微微一变,虽说同为归元前期,但自己只是在数十年前方才达到这一步。而师兄则是归元前期的巅峰,半只脚踏入了中期,实力相差巨大。

    “想要吞下我主所有道藏,你也不怕崩掉了牙!”蛮巨冷声开口。

    “聚灵族后裔,这最后的机会,可是被你放弃了……”

    感受着忽然间弥漫天地的杀意,以及密密麻麻的人影,此地所有人面色凝重,紧握手中法宝,准备拼死一战。

    虽然经过这一百年,众人修为也有很大进展,但面对这一大批结丹修士,还有不足。

    蛮巨看向一旁的丹青生,低沉道:“稍后大战开始,丹青生,夏姑娘就交给你了,好好保护她。”

    此刻的丹青生修为也到了结丹中期,虽面对着死亡的绝境,可毫不气馁,朗声道:“放心,纵使灰飞烟灭,我丹青生也会保得夏姑娘周全。”

    “丹青生大哥,算了吧,今日我们所有人就死在一起把。”夏晚儿脸露死色。

    空中的黑衣老者并不着急出手,特别当中不少人,眼睛直勾勾看着夏晚儿妙曼的身影。只见此刻夏婉儿衣衫楚楚,淡雅脱俗,虽说比美貌,夏晚儿和丹朵朵相差不多,可前者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

    便是为首的三个老者,也不忧眼神一眯,不过很快他们目光便掠过夏晚儿,看向远处大殿。

    一个脑袋尖尖的修士嘿嘿一笑,走到为首老者身边,怪笑道:“长老,这小娘子就归我如何。”

    老者淡然道:“随你!”

    尖脑修士淫笑中一把向夏晚儿抓去,道:“小娘子,今日你便好好伺候我,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疼惜你的。”

    夏晚儿面色苍白,带着一丝凄苦,蛮巨正要阻拦,却听到一个黑衣老者哈哈一笑,将蛮巨拦住。至于其余之人,各有厉害修士阻挡。

    这些人似乎不着急杀死蛮巨他们,颇有一副戏耍的模样,似要将这数十年来被拒之门外的怨气,好好发泄一番。

    夏晚儿目中露出决然之色,在对方要碰触自己的瞬间,正打算自断心脉,但就在这时,那向他抓来的尖脑修士,蓦然间惨叫起来,声音异常凄惨。

    他双手齐根而断,口鼻鲜血喷出,七窍随之涌现大量血液,身子被一道剑气笼罩,整个身体不断发出呲呲的声音,爆出一团团血雾,最终砰的一声,所有血肉离骨而去,只留下一具骸骨,一颗杂丹飞向夏晚儿身边,被一人抓住。

    这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一头黑白参半的头发,一身粗布麻衣,面貌俊朗。

    夏晚儿看到这个身影的瞬间,松了一口气候,身子一软,忽然一只温暖的手臂,从她腋下穿过,鼻间传来那熟悉的味道,眼泪不由夺眶而出,她正要说话,此时耳边传来陈锐温和的声音:“别怕,我回来了。”

    “主人!”

    “大哥哥!”

    “陈道友!”

    看着忽然出现之人,狂狮等人先是愣了一下,片刻后,一股狂喜之色陡然涌现,一道道各不相同的称呼也是在狂喜中大声喊出。虽说时隔百年,前者更是多出了一头白发,但当年陈锐因种种事迹,已让他们深入灵魂。所以,他们依旧是在短短片刻之内,就将陈锐认了出来,而且也知道,只要陈锐一来,这一次危机定可度过。

    “从这一刻起,此地由我支配!尔等若没有隐藏修为的归元中期以上修士,那么就可以全部……死了!”

    一个极度冰冷的声音,自陈锐口中传出。

    然而,仅仅只是过了一息,天空黑压压的修士群中,便爆发出滔天的爆笑之声。

    陈锐摇了摇头,不愿意多废话,手中掐了一个奇异剑诀,然后抬手向天一指,空中忽然乌云集聚,化作一股庞大云形旋涡。

    “天丛云剑!”陈锐口中低语道。

    话音未落,云形旋涡中射出无数剑气,这些剑气,仿若一柄柄小剑,散出浓郁的剑气,每一柄小剑之内,都蕴含着一股天地之力,此刻倾斜而出,直接射向黑压压的万千修士。

    一式剑术神通,夺天地造化,在陈锐以传承用剑之法施展而出时,顿时惊天动地。

    这无数的剑气,疯狂的向着围攻之人射去,每一柄小剑,都拥有极为可怕的剑气和破坏力,只需一柄,便可让一个筑基修士灭亡,这无数剑意铺天盖地磅礴射出,即便是归元修士,都不得不暂避锋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