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黑心老人
    ”至于两件中品法器,在佾云子和蛮巨的建议下,他选择了一件甲衣和一具傀儡,这具傀儡乃是玉阶飞生前炼制,可用灵识操控。

    当然,这种层次的法宝对现在的陈锐来说,虽然有些帮助,可还谈不上巨大,他将其送给了夏晚儿防身。

    蛮巨微笑道:“陈锐,你在禁制一道上已经达到小成层次,我先恭喜你了。”

    陈锐道:“和玉阶飞前辈生前的水平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对了,申屠虎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蛮巨道:“主人生前本就是五阶星域北辰家之人,他们能找到这里一点也不奇怪。”

    陈锐道:“既然如此,在我们离开这一段时间里,我要加固宫殿大门上的禁制,以防他们再派人来。”

    蛮巨高兴道:“这样最好,申屠家觊觎主人传承已久,只怕他们贼心不死,肯定会在来。不过有了你的禁制帮助,便是他们再来,也难以进入宫殿大门一步。”

    蛮巨很清楚陈锐现在的禁制到了什么水平,若是精心布置一段时间,便是归元期修士也无法击破,除非在禁制一道上达到陈锐相近的境界。

    三个月后,陈锐带着夏晚儿等人离开了玉阶飞宫殿,在这三个月内,他夜以继日利用平生所学彻底的加强宫殿大门上的禁制,如此一来,他才能安心离开。实际上,玉阶飞宫殿其余地方固若金汤,唯独大门是一个弱点,如今在陈锐的加强下,这唯一的弱点也被加强了。

    此时此刻,葬古之地外域北斗城一座茶楼中,一个鼻若鹰钩,面色冷峻的老者,推门走了进来。此人身材高瘦,身穿红色长袍,分外耀眼,可更耀眼的是,在其袍底的三寸上,绣着七颗黑色的心,看起来极是森寒诡异。

    修真界,爱别开生面打扮的修士不在少数,可像眼前老者这般着装的,却不多。

    茶楼内修士众多,彼此间在老者进入的一刻,交谈声立刻消失,数道目光在老者身上转了转后,便收了回去。

    老者进入茶楼后,看都不看四周一眼,而是在一靠窗位置坐下,点了一些茶水,自酌自饮起来。

    此时,客栈内再次恢复了之前的交谈,可声音却是小了许多。

    其中一张桌子上,几个修士脸露复杂之色,当中既有敬服也有畏惧,低声道:“廖昆将陈锐从沼泽之地安然走出的消失传遍了整个葬古之地内域,最后许多结丹老怪起了贪心,想要将陈锐斩杀,以便获得造化,也有人建议只擒不杀,好慢慢套问出进出沼泽的方法,至于他得到的造化,再慢慢瓜分不迟。”

    红袍老者在听到“廖昆”两字时,神色一动。

    “却不曾想,陈锐竟自己从古城主动离开,在前行了三个时辰后,停下身形,让众多结丹老怪现身,一场大战终于爆发。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陈锐只一出手,剑气纵横,就有众多结丹修士眉心中剑,死于非命。剩下的老怪看情形不妙,做了鸟兽散,纷纷逃离。可那陈锐一路追杀,最终杀到古城,在与古城城主向望北大战,最后以一式神妙剑术击溃向望北,使他重伤沉重,修为跌落,永世不得寸进,就连古城也易了主!”

    “嘿嘿,这算什么,我当初可是亲眼见过陈锐那煞星,当时他身后的巨网法宝内,可困着十多个乱魔域有名的结丹老怪。陈锐那人倒会享受,杀伐血路中,还牵着红云弟子猫小倩的手,当时就这么从空中呼啸而过,那情景,我至今无法忘记!”一个结丹修士脸上露出感叹之色。

    “我说你们还是小声点吧,听说那人剑下无情,凡是招惹之人必定死无全尸。不知他修炼了什么样的诡异剑术,不见他捏诀,不见其拔剑,对手就已经倒下了。听古城新城主黑衣子说,此人最厌恶别人私下给他搞小动作,你们这些话若是传到他耳朵里,不知什么时候剑气射来,你们一个个死无葬生之地。廖昆就是你们的借镜!”一个瘦削青年冷笑道。

    红袍老者忽然双目一冷,放下手中的茶杯。

    “要我说,廖昆自己招惹,结果被那煞星亲手杀死,也只能说自作自受。我若是他,也定会杀了廖昆泄愤!”

    “廖昆死了?”红袍老者双目一凝,右手一抓。

    那正在说话的青年立刻涨红了脖子,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最终被狠狠拽了过去。

    “小子,你给我说详细了,廖昆是怎么死的?”

    一时之间,整个茶楼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红袍老者身上,老者手里掐着青年的脖子,冷眼扫了一圈。

    这些人纷纷双脚一软,一种仿佛被看破了虚实,全身从头到脚一片冰冷的感觉,立刻在他们每一人心底出现。

    一个结丹前期修士,手中茶杯立刻掉在了地上,他连忙低头,眼露骇然之色,内心叫苦,暗道:“这种感觉,是归元期无疑,可这种老怪只在葬古之地内域隐居,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老者收回目光,松开手,只见在那青年脖子上,赫然出现了一圈黑色的掐痕。

    “说吧,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老者轻描淡写为自己倒了杯茶,然后慢悠悠呷了一口,缓缓道。

    青年大气不敢喘一口,以他聚灵后期的修为,根本看不出对方虚实,但凭借多年的经验,青年猜出对方至少是结丹圆满,甚至是归元修士都有可能。

    青年吞了口唾沫定了定神,然后将自己所知,关于陈锐一事前前后后完完整整叙述了一变,末了还加了一句,道:“此事先从葬古之地内域传开,然后传到了外域,我们这些拾荒者都有所知晓。”

    老者眼睛微合,右手随意一挥,那青年立刻砰的一声,化作一团血雾,老者再一挥手,一道怪风吹来,那血雾立刻消散。

    茶楼内的修士,一个个心底震荡,想要离开,却又不敢做出头鸟。

    红袍老者沉默片刻,目光扫视了一圈,盯着方才那个感慨陈锐杀戮的结丹修士,平淡道:“你,过来!”

    此人身子一颤,不过还是乖乖走到老者身前,恭敬道:“晚辈杜奇,参见前辈,前辈有话尽管问,晚辈愿发下道心誓言,所说绝无半点虚言,只求前辈开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