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极品法器
    ”红袍老者沉默片刻,目光扫视了一圈,盯着方才那个感慨陈锐杀戮的结丹修士,平淡道:“你,过来!”

    此人身子一颤,不过还是乖乖走到老者身前,恭敬道:“晚辈杜奇,参见前辈,前辈有话尽管问,晚辈愿发下道心誓言,所说绝无半点虚言,只求前辈开恩。”

    红袍老者缓缓道:“你说你在内域见过那人杀戮,如今却在外域,想必是最近葬古之地内外域交接处紫气淡化,才得以冲出吧。”

    杜奇点了点头,道:“确如前辈所言。”

    “那你说说,他什么修为?”红袍老者眼内露出杀机,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方才那青年说半天说不出所以然来,这才杀人。

    “结丹后期!”杜奇有些不确定,说完之后又道:“前辈,此人看起来就是结丹后期,可他的剑术……”

    听到结丹后期四字后,红袍老者神色如此,但内心却是一动。他也没想到此人能够以这种修为击溃向望北。

    “他之剑术,来之无端,去之无迹,结丹修士在他手中走不出一合。而且,此人修为明明是结丹后期,可散出的气息又比一般结丹圆满还要强大。晚辈猜测,此人很可能凝聚了传说中的金丹。”

    老者沉默片刻,站起身子,扔下一块灵石放在桌子上后,然后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了原地,其速之快,在场之人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

    他这一走,茶楼内的修士,一个个脸露惊容,心底均都浮现出三个字:“归元修士!”

    而那杜奇更是大汉淋漓,口中喃喃道:“他……他是葬古之地内域出名的魔道老怪,黑心老人!”

    黑心老人内心杀机滔天,速度更快,当他来到古城时,强大的灵识横扫一圈,寻到黑衣子。

    在黑衣子目瞪口呆中,红袍老者居然从其身上强行取出一滴修为之血,此血虽不是魂血,却可以与黑衣子之前主动送出的魂血相联系。

    凭借着这一丝联系,他扔下颓废的黑衣子,迅速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再说陈锐,带着夏晚儿等人离开玉阶飞宫殿后,一路速度飞快,往葬古之地内域赶去,因为他有些担心小白突破的情况。

    乱魔域中虽说恶修遍地,但看到陈锐一行凌空飞过时,都纷纷退避。毕竟陈锐散出的修为气息对于一般乱魔域修士来说,太过强大。

    “有人来找你麻烦了!”在通过一处迷雾区域时,天卷内一个声音响起在陈锐的脑海中。

    闻听此言,陈锐蓦然间停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散开他那强大的灵识,仔细观察着四周。

    “怎么了?公子。”夏晚儿看到陈锐脸色严肃,而且闭起双目,不由问道。

    “有客人上门了,小事!你们往那个方向先走一步。”陈锐神色如常,指着一个方向淡淡道。

    夏晚儿等人虽然知道一定有事发生,可对陈锐的吩咐又不敢打什么折扣,当下顺着陈锐所指的方向快速离去。

    陈锐望着远处,眼中却是有寒芒闪过,他这次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仅仅只是过了半刻钟,旋即远处薄雾翻滚,便有一道破风声传来。

    他猛的抬头,一道红芒,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最后驱散薄雾,出现在了陈锐身前,红芒散去,一个红袍老者赫然出现,正是那黑心老人。

    黑心老人脚踏虚空,目中露出嘲讽,然后目光扫视了一圈,淡淡道:“小子,你好像知道老夫会来?”

    “阁下是谁,特意来找陈某有什么事?”陈锐并没有回答黑心老人的问题,而是开门见山,只问对方来意。

    “老夫黑心老人,廖昆虽说不成器,可也是我唯一徒弟,他是你杀的吧!”黑心老人冷冷道。

    陈锐摊了摊手,道:“是我杀的!”

    黑心老人冰冷道:“这种废物徒弟我本也没打算要,可要杀也是我杀,哪里轮得到你?既然你杀了他,那就让这里成为你的葬身之地吧。”

    陈锐深吸口气,微笑道:“那可真是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了,黑心老人,这地方是为你选的埋骨之地。”

    声音落下,他掐诀一点,背后天卷打开,他伸手一握,第二个长方形条框内的极品法剑秋水已经在手,而后天卷又缓缓合拢,飞回陈锐背后。

    就在陈锐握住秋水的一瞬,顿时一道道惊人的剑气,自他周身上下席卷而开。

    “这老鬼修为很强,应该比向望北更强,达到了归元中期!”陈锐内心暗道。

    “的确是归元中期,可那只是最低层次的二色元婴,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是有点机会取胜的。”佾云子的声音再度在陈锐脑海中响起,陈锐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

    既然连佾云子都这么说了,接下来想必会有一场惨烈的大战。

    看着陈锐手中秋水剑的威能,黑心老人瞳孔不由一缩,冷笑道:“极品法剑吗?我道你小子怎么能以结丹后期击败向望北,原来是仗着极品法器之力啊。不过如果以为凭借一个法宝,就能弥补巨大的修为差距的话,恐怕太天真了点。”

    “天不天真,打上一场就知道了。”陈锐冷笑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真以为你击败了向望北就有资格在老夫面前猖狂?也罢,今日老夫便代你宗门内的长辈敲打敲打,在这葬古之地内域行事,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最好不要太张扬,否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黑心老人眼中闪过寒芒,森然道。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内心却泛起了嘀咕,毕竟极品法器层次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以结丹期就能持有如此重宝,此人要么就是中州四大宗派的天骄之辈,要么就是如传说中的那样,此人侥幸进入核心区域沼泽里的秘地,得到了惊人的造化。

    若是后者,他会毫不留情出手将陈锐斩杀,再将其宝物尽数夺来,若是前者,下手还需要注意一些分寸,当真将这般天骄斩杀,可得罪了中宗顶尖大宗,也是不大好。

    所以,他想试探一下,陈锐到底是什么来历。对于黑心老人的话语,陈锐一眼便看穿意图,当下也不点明,只是淡淡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