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商议对策
    “你小子虽说才结丹后期,可我看你是自行将修为封印压制,方才那黑色剑气实在惊人,剑意赫赫,极快又准,威力更是奇大无比,竟能压制我的剑·炎旋。”

    望着满脸喜悦的木晨,陈锐内心也是涌起一抹暖流,轻笑道:“这个也是彼此彼此,你现在归元中期,若是我没看错,应该达成无瑕归元了吧。而且,你的灵力有些特别,似乎……”

    木晨一抹鼻子,笑道:“那是我应得的传承,此事不需多说,总之你我能够再见,实属人生幸事。”

    陈锐点了点头,也没在这话题多作纠缠,当下将自己的遭遇如实告诉了木晨,包括如今抢夺接引飞剑的打算。

    而木晨也将百年经历大致说了一下,也说了为什么会来到乱魔域说的清楚明白。他来此一来想要查探一下当日陈锐失踪之地,看能否找到陈锐的踪迹。二来,他是跟踪苏门副教统来此,想找个机会将其斩杀。

    “此刻城内局势错综复杂,现在木兄你来了,我方的战力可以说大大的增强。”陈锐笑道。

    “这是自然。不过如此一来,我们还得好好准备,这一次不仅要将接引飞剑搞到手,还要将苏门副教统苏万澈斩杀在此!”木晨目中闪现一丝煞气。

    陈锐表情凝重,道:“木兄,现在我们的目的有两个,这两个目的都很难达成。不知苏门副教统实力如何?”

    木晨双目一闪,道:“苏万澈归元后期修为,而且极为难缠,此刻必定与黑印门沆瀣一气!听你说来,如今在这黑印城中,打接引飞剑主意的人,也不在少数。”

    “何止不少,只要修为达到归元者,必定都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陈锐皱眉道:“不过想要从烙毒这深渊者手中夺取阳剑,可真不是件容易之事。五灵界时,我和你说过吧,深渊者乃是毁灭之源邪灭天来创造物种的最终形态,但是最低层次的杂阶,都不是什么易于之辈。最为重要的是,此人背后还有乱魔域中最为神秘的势力,大渊宗。”

    “阿锐,那你可看出烙毒确切的实力?”木晨沉吟道。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不下于我。然而,有一件事颇为蹊跷,如此重要的拍卖会,此人竟然单独前来。”陈锐缓缓道。

    “若这是单独一人的话,那事情倒还好办,你,我还有小白三者当中,任何两者联手,就有把握击杀甚至是生擒这只深渊者。”木晨自信道。

    “木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即使我们从烙毒手中取得接引飞剑,可又如何面对身后那些虎视眈眈的魔修们?”陈锐沉声道:“特别是内域一个赵无极的老怪,他身边跟着一个神秘的黑斗篷,此人深不可测。黑印门也有墨倾池这老怪和苏万澈这苏门副教统。还有,之前和我有过节的阴死门门主阎通,似乎他身后也有一位强大修士,想必就是他的兄长阎王锁了。除此之外,还有葬古之地内域或多或少的归元中期老怪。”

    又道:“在你来之前,我就有所打算,我们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然,我们也不是黄雀,更不是黄雀身后的猎人,而是猎人之后的掠食者。因为到时候一旦爆发飞剑争夺战,肯定非常混乱,我们一定要有耐心,等到最后一个出手。”

    听到陈锐的分析,木晨目中爆发兴奋的光芒,大笑道:“哈哈,这真是有趣极了,我等不及大杀一番。”

    “嗯,趁着现在还有些许时间,我们先做好调整,必要的时候,我会解开莲花禁制,让修为提升。这段时间里,趁机让小白服下薤叶芸果,一旦有所突破,我方战力将会更强。”陈锐沉声道。

    由于院墙被破坏,客栈掌柜领着伙计急匆匆来此查看,陈锐有些不耐,赔了些灵石,将他们打发走了。陈锐让小白和夏晚儿去密室闭关,小白是吞服了薤叶芸果,需要吸收。夏晚儿则是要利用地心青莲子和天合丹突破至结丹期。

    在陈锐的一番吩咐下,众人要么休息,要么打坐。庭院中,只剩下陈锐和木晨这对生死之交。

    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两人痛快喝酒,笑谈往昔。只要有木晨在,他那比陈锐更加强大的感知能力,就能锁定黑印楼内依然没有动静的烙毒,后者有所异动的话,绝对逃不出他的查探。

    然而,令陈锐没想到的是,这烙毒还真沉得住气,他在黑印楼里一待就是三个月,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而这三个月时间里,夏晚儿已经成功突破至结丹期,而小白早就将薤叶芸果完全吸收,修为又进一步,虽说还不到中品荒兽,可也相差不远了。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夏晚儿凝聚出的乃是紫丹,并非金丹。

    对此,夏晚儿对陈锐感到十分愧疚,在她看来,陈锐千方百计帮她,没想到凝聚出来的内丹依然还是紫丹。

    陈锐半点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温言宽慰,这让夏晚儿内心更加感动。

    庭院中,陈锐和木晨两人面对面盘膝坐地,两人的双目紧闭,然而在两人周围,一道道惊人的剑气飞舞,令人不能近身。反观两人的额头上,都有冷汗泌出。

    “晚儿姐姐,大哥哥和木晨大哥哥在干嘛啊,这不像是闭目打坐吐纳啊。”一旁的丹朵朵好奇问道。

    夏晚儿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子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朱三猴摸着下巴,缓缓道:“这……这难道是意念之战,主人和木前辈虽然没有动,可在他们的意念之中,已经展开了一场剑术神通的较量!”

    朱三猴话音落下,陈锐和木晨不约而同睁开了双眼,彼此都长长吁了一口气。

    “木兄,你可真够厉害的!”陈锐感叹道。

    “哪里,单以剑术来说输的是我,你这家伙当真是得了一门不得了的传承啊。”木晨摆手道。

    夏晚儿快步上前,拿出一条雪白丝娟,将陈锐额头上的细汗擦去。

    木晨撇了撇嘴道:“看吧,我就没有这么好的命,没有人为我擦汗。”

    陈锐有点尴尬,刚要说话,却见木晨瞳孔一缩,淡淡道:“阿锐,烙毒离开了黑印楼,正往城外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