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对战杂阶深渊者(下)
    ”“小杂种,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烙毒说着,身子向前一踏,背后两张肉翼往身前一合,不断扭曲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根漆黑的长枪。

    烙毒没有丝毫犹豫,那肉翼形成的螺旋长枪,猛的刺出,一道恐怖的空气爆裂声响彻四周,其速之快,眨眼便临近陈锐,

    “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拼了!”他右手一拍储物袋,那用丹火祭炼许久,久未使用的默灭神钉呼啸而出,直奔长枪。

    与此同时,他长剑指天,天空乌云汇聚,一个巨大的旋涡出现,狂风大作。陈锐目中带着血丝,沉声道:“给我融合!”

    话音落下,狂风乌云竟然迅速融合,一柄五丈大小的巨大黑剑,自旋涡中心生成。

    “流云诀,天丛云剑!”

    实际上,陈锐的这一式剑术已经不再是流云诀之中的天丛云剑了,而是经由逆反融合戒融合后的天丛冥剑,乃是此刻陈锐所能施展的最强的剑术神通。这一式集中了他肉身之力,修为之力,风云融合之力,包含了他修行至今的全部。再加上先一步施展的默灭神钉,陈锐可以说将自己的底牌全部展现,因此,这也是陈锐眼下所能施展的最强法宝和剑术神通。

    默灭神钉先一步碰上螺旋长枪,在碰撞的刹那,空间为之一滞,与此同时,天丛冥剑也呼啸而来。

    两者交击的中心处,一道道强大无比的力量,疯狂的横扫,烙毒的身子首当其冲,立即喷出一大口鲜血,他那肉翼形成的螺旋长枪,立刻崩溃,化作无数粉末消散天地,以此同时,他身体上的黑色铠甲立刻化作细丝,在其身前凝华成盾,想要抵挡转瞬即至的默灭神钉和天丛冥剑。

    然而,这盾牌才持续了两息,便彻底崩溃,没有了铠甲的保护,烙毒的身子瞬间便被默灭神钉刺中,在他痛苦哀嚎声尚未传出时,天丛冥剑又至,他的身体,瞬间崩溃!

    远处的陈锐脸色苍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体内五脏六腑剧烈翻滚,一道道剧痛遍布全身,仿佛整个身体要散架崩溃,身体也是摇摇晃晃自半空中落下。他没有丝毫犹豫,右手抬起一抹,那被撕开一半的莲花印记顿时愈合。

    与此同时,陈锐暴涨的修为也缓缓降了下去,停留在归元前期层次。他苦笑一声,此次受伤沉重,这伤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自己的根基无法跟上忽然暴涨的修为。虽然归元前期对他来说,也有些无法承受,只不过现在大战未休,为了以防万一,只能暂时忍耐了。

    “但愿不会伤害到道基吧。”陈锐深吸口气,取出一粒丹香逼人的丹药吞了下去。在稍微调理了一下后,便抬眼朝远方各处战圈看去。

    “嘭!”

    轰鸣之声传来,那是小白所在的战场,此时的小白,全身白色火焰膨胀,正疯狂的与无限谜城执事,深渊者凛冬疯狂对攻。而那凛冬在小白疯狂的攻击下,显得有些狼狈。他虽然也是深渊者,可没有被上封赐予那神秘兵之铠甲,而他所修异能功法与阴寒之气有关,刚好和小白属性相反。若非深渊者异能众多,恐怕早就死在小白的火焰之中了。

    “轰!”

    小白的荒兽神通与凛冬深渊者异能再次碰撞,火焰对寒冰,然而两者只是僵持数息,那狼形火焰旋涡便冲破寒冰之墙,直接往凛冬的身体轰去。

    一口鲜血自凛冬口中喷出,一股焦臭气味瞬间传出,他低头看了一下各处都被烧焦的身体,脸上戾气更盛。

    陈锐深吸口气,身形一闪,来到两人交战近处,脸上有着笑容。之前凛冬一直全神贯注在与小白的交手上,此刻眼看陈锐到来,内心不由大骇,可丝毫不敢分神。

    他内心忽然有不好的预感,这个陈锐之前修为明明只是结丹后期,怎么现在一看成归元前期了,而且看他周身隐隐散出五色光芒,竟是无瑕归元。

    “嗷呜!”小白低吼一声,意思是这里不需要帮忙。

    “放心,我不会出手相助,只是为了防止这家伙逃脱,还是限制一下范围吧。”陈锐话音落下的同时,双手打出奇妙印诀,莲花六十三禁猛地飞出,将凛冬和小白笼罩在内。

    凛冬若是全力攻击,此禁也支撑不了多久,然而陈锐相信小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之所以会这么做,那是因为陈锐已经看出,以小白现在的实力,想要取胜,不难。即便那货现出本尊,小白也不可能败。毕竟,战到这种程度,凛冬还未施展类似烙毒的铠甲,这就说明他没有获得上峰赐予。而陈锐的这番猜测已经与佾云子讨论过,后者也是这般看法。

    若是真有什么意外,陈锐不介意再次撕开封印,拼了一切也要保护小白周全。

    莲花困禁内,小白再度和烙毒展开激战,小白是越战越勇,而烙毒节节败退,虽好几次再小白锋利的狼爪之下讨得一条性命,可周身鲜血淋漓,狼狈至极,连气息也开始萎靡了起来。

    望着这一幕,陈锐轻吐一口气,给了小白一个鼓励的眼神后,目光一转,看向了另外几处战圈。

    木晨和夏刀之间的战斗,动静非常大,恐怖的剑气刀芒纵横交错,弥漫天地。两人看似有来有回,势均力敌,可陈锐一眼便看出,木晨这家伙根本是游刃有余,非但游刃有余,他根本就是在享受厮杀的乐趣,根本没有用出真正的实力。

    “看来木兄就不需要我担心了,就算夏刀也有兵铠,想象也不是那小子的对手。”陈锐一脸轻松,甚至根本没有用莲花困禁将他两困在一个庞大空间内的打算。因为陈锐非常了解木晨,这家伙一旦动了杀机,就会铁了心想要做掉对方,想来到时候夏刀想逃,也没有能力。

    陈锐的目光在另外两处战圈扫了扫,陈锐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巫玉和苏万澈同为归元后期,两者实力也是相差无几,不过巫玉凭着一手诡异的尸傀之术加上巫术,竟有隐隐压制苏万澈儒门绝学的迹象,看起来稍微占据上风。

    不过有一点令陈锐有些奇怪,那巫玉除了施展巫术和尸傀秘术外,竟然还用出了儒门神通。看来,这巫玉的来历也极不寻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