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局势明朗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我不甘……”夏刀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轰鸣之音打断,整个身体瞬间就被那恐怖的火炎巨剑消灭殆尽,消失的干干净净,连渣都没剩下。

    木晨双目一凝,掐诀中,那火焰巨剑一震,顿时剑身之上弥漫的火焰消失而去,露出了其中的赤红长剑。

    他单手一招,赤红长剑飞回,咣当一声,回剑入鞘。

    远处,陈锐的嘴角不由狠抽搐了几下,暗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何以这剑术如此恐怖。如果是一般火焰形成的巨剑,没有这么可怕的威力才对啊。”

    “不过,这样一来,三只深渊者已经去了两只,看小白的状态解决掉最后一只也只是时间问题。”陈锐简单想了想双方的局势。

    “阿锐,接引飞剑到手了没?”木晨凌空飞来,问道。

    陈锐微微一笑,道:“我已用灵识查探过烙毒的储物袋,飞剑已经到手。”

    “那现在我们是继续战,还是撤?”

    陈锐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沉声道:“当然是继续战,既然遇上了,怎么能够轻易放走苏门副教统以及和苏门有着紧密联系的黑印门?”

    “说的太对了,我还没有打够呢。看你受伤颇重,稍后围杀苏万澈和墨倾池时,你在一旁掠阵即可,人头我来拿。”

    陈锐没有矫情,点了点头。两人简单商量一番后,分别往最后两处战圈赶去,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索性就做个彻底,将对方尽数斩杀。

    巫玉和苏万澈的大斗法仍然在继续,虽说前者的实力略高出一筹,这种微小的优势想要彻底击杀对手,可没有那么容易。

    “巫玉,如此缠斗下去,只怕你我会两败俱伤,到时候可白白便宜了他人,不如罢斗如何?”苏万澈虽然落在下风,可丝毫不见有什么惊慌之色。然而其话语刚刚落下,不远处的天空,却是猛然传来一阵异常强大的剑意威压,感受着这剑意的恐怖,苏万澈面色微微一变,旋即瞳孔骤然一缩:“烙毒的气息真的完全消失了!”

    “巫玉兄,陈某前来助你一力。实际上,陈某也和苏门有着旧怨,也想借此机会逃回一些旧账。巫玉兄不介意陈某和你分这笔账吧。”空中,缓缓传来陈锐的声音。

    此刻,巫玉自然也感觉到烙毒的气息已经消失,不仅如此,他已经感应到,在先前那柄似能开天辟地的火焰巨剑下,无限谜城的执事夏刀的气息也已经消失。

    巫玉目光转向,看着极速飞来的陈锐,微微一笑道:“没想到就连陈道友也和苏门有旧怨。也对,苏门虽为儒家宗派,可他们行事半点不像儒者,没半点温文儒雅,谦恭礼让,反而是行事霸道,最终弄得神憎鬼厌。”

    苏万澈内心暗道了一声不妙,正欲退走,然而身形刚动,前面一道人影便闪现而出,正是巫玉,他笑吟吟道:“你当巫某不存在?”

    “滚开,你这儒门弃徒!”

    苏万澈面色一寒,大袖一挥,顿时数十道散发出浓郁的书卷飞出。这些书卷上散发出浓郁的灵力,相互之间彼此连接,蓦然间,一道庞大的灵力光柱自书卷上狠狠对着巫玉射去。

    巫玉脚步微微退,一拍储物袋,一只恶灵飞出,和那灵力光柱撞在一起,旋即在一道嘹亮的爆炸声中,将光柱震得粉碎。恶灵吃痛,飞回巫玉的储物袋。

    “巫某想要将你彻底击杀的确有着不小难度,可要拖住你,精通巫术的我,却是有数百种方法。”巫玉冲着苏万澈淡淡一笑。

    也就是这么一耽搁,陈锐已然感到,一前一后将苏万澈钳制住。

    “苏副教统,如今你还想逃离的话,却是有些晚了。”陈锐手持秋水,将苏万澈牢牢锁定。

    而另一边,阎王锁和木晨也将墨倾池的退路封死,看来这一次烙毒和苏门搭台演出的大戏,台柱却是在无意间换了人。

    与此同时,那些在极远处围观的乱魔域修士,已经察觉到,这边的斗法声势已经弱了许多。当下一些对自己有些信心之修,便是对着森林疾驰而来。

    而当他们感到近处时,看到的正是墨倾池和苏万澈被围堵的一幕。他们有些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脸上现出古怪的表情,墨倾池他们认识,乃是乱魔域最为顶尖的修士,而看苏万澈散出的修为气息,丝毫不下于墨倾池。如今,这两人竟然被人围堵,这要在往日,绝对没有人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到了这种时候,不少人也是从中看出一些端倪,能够将墨倾池这种级别的修士围堵,想来围堵之人必然是同阶修士,这些人纷纷咽了口唾沫,本来有点升起的贪婪之心,也在悄然间收起。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观看即将上演的最终之战,也算不枉此行了。

    天空上,陈锐全神贯注,凝视着那一动也不动的苏万澈。他虽然将修为重新封印至归元前期的层次,受伤也颇为沉重,此刻若是一对一对上苏万澈,的确有些勉强。可万一有什么意外出现,他也会毫不犹豫再次撕开封印。随着烙毒和夏刀的死亡,局面已经明朗了许多,可各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苏万澈不愧为苏门副教统,在如此危机之下,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是平静开口:“巫玉,你我当初也算是同门,过往虽有旧怨,也只不过是你和我苏门之间的事,此事难道你真的要外人插手。再说了,就算你和陈锐将苏某击杀,你也夺不到钥匙,别忘了,你此行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接引飞剑。想想陈锐小子的阵容吧,足足有着三位匹敌你我的强者。不如这样,你我之间的恩怨暂且放下,不如大家团结起来先把陈锐斩杀,之后再了解恩怨如何。”

    “温文儒雅,谦恭忍让这八个字从你苏万澈身上看不出半点,看来你只适合狡诈虚伪,卑鄙无耻这八个字。”巫玉神色平静,看起来竟然不为苏万澈的话语所动。

    陈锐咧嘴一笑,道:“同感!”虽然嘴上这么说,可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还是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将其放在了巫玉身上。

    虽说他不知这巫玉和苏门有什么深仇大怨,但是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有些人说不定还真的能暂时放下仇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